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绿色星球

《绿色星球》的镜头感与代入感让它大放光彩。最为重要的是,你在这部纪录片中可以感受到镜头之下、旁白之中的人文关怀——是的,这部 纪录片从来没有止步于令观众惊叹的观赏效果。它在纪录,纪录这绿色星球上的种种奇妙景象。这种纪录本身就是一种呼吁:不要让这样瑰丽的景色消失,这是不可多得的财富。

司机随笔的图片

好久不看记录片的我 又看起了纪录片《绿色星球》。

 

BBC在《蓝色星球》后推出的《绿色星球》,给人的震憾没有丝毫的减少——以年为单位的拍摄周期首先便奠定了它的基础,而且不论拍摄团队,音效团队、后期团队,哪支团队都是无比专心和用心。四年的积累与打磨造就了《绿色星球》——一场盛大的视听盛宴。

 

影片中无数震憾的画面我实在描述不出,况且我也才追了两集。有些时候我会好奇那各种梦幻的镜头是怎么拍出来的:比如在第一集的雨林中一个切叶蚁搬运树叶回巢的长镜头。延时摄影下的切叶蚁队伍车水马龙般川流不息。镜头随蚂蚁队伍慢慢向前推进,穿过片片硕大的叶子,穿过倒在地上的粗壮的树干,到达蚁穴。后来通过花絮了解到,拍摄团队为了这个镜头专门做了一套“三角树系统”。它可以灵活的带着摄影机沿特定轨道行进。在付出一个星期的努力后,我们看到了这段几十秒长的镜头。

 

除了录制上的困难外,疫情也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摄影团队无法进入当地拍摄。面对这种问题导演马上着手请当地的摄影师拍摄,同时在自己家里的车库、卫生间里种起了植物,养起了蚂蚁。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部分镜头,没错,就是导演家卫生间里的景象。

 

美到让人无法呼吸的镜头是《绿色星球》一绝,更绝的是《绿色星球》讲进化论会让你发现生物书是何等的苍白。地球上,动物和植物的每一个举动都有千万年的智慧在其中,还是刚才切叶蚁的例子。切叶蚁用叶片喂养巢中的真菌,真菌给蚂蚁食物。这是生物书上说的共生关系。然而我们接着往下看呢?真菌会用信息告诉蚂蚁它想吃什么叶子,蚂蚁就排着长队“不远万里”找到目标,一片片标准的半圆形叶子被切叶蚁裁下,运回巢中。

 

久而久之,目标树上的叶子被切得破烂不堪。这时,植物开始并反击。它分泌出一种化学物质,这种物质可以抑制真菌生长。不知情的蚂蚁仍源源不断地送着叶片,真菌开始萎靡不振。于是真菌又告诉蚂蚁换棵树切叶子,蚁群长队又浩浩荡荡地进发了。

 

于是,植物得以生,真菌得以生。自然就是如此奇妙。别忘了,这一切仅仅发生在地球某一个小小的角落之中。

 

《绿色星球》的镜头感与代入感让它大放光彩。最为重要的是,你在这部纪录片中可以感受到镜头之下、旁白之中的人文关怀——是的,这部 纪录片从来没有止步于令观众惊叹的观赏效果。它在纪录,纪录这绿色星球上的种种奇妙景象。这种纪录本身就是一种呼吁:不要让这样瑰丽的景色消失,这是不可多得的财富。

 

在《绿色星球》的第二集有段让我很感动的镜头:亿万年前,一颗海藻种子漂漂荡荡数千里后终于在海底萌发。千万年后,这里变成了一片海底草甸。草甸千万年来所吸收的碳在海藻下方一层层堆积。这时镜头里出现一个潜水员,他用水抚摸着时间堆砌碳层,穿过水草,在一片沙地上,种下一枚新的海藻种子。因为世界上的海 底甸在快速消失着。一些人希望通过种植这些种子来挽救这些草甸。

 

镜头最后是那株小小种子的特写——一株渺小而伟大的种子。

 

也许我的文字传递不出那种感觉。通过这个镜头我似乎感到一种很复杂的思绪。那一刻人的渺小与伟大,时间的无情与有情被刻画地淋漓尽致。于是,我忽地意识到,我正住在绿色星球上。

 

《绿色星球》中倾注了人对自然很多、很复杂的情感。那是对过去的传承,对今日的纪录,对明天的担忧与期望。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