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只是可惜,上天未曾善待我的少年”

我曾在书中看过一个传说——

 

在日本远古之时,人们信阴阳五行,黄昏时刻也被称作逢魔时刻。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他们笃信这是一个被诅咒了的时间,所有的邪魅都会在这时候出现在天空中,而单独行走在路上的,会被迷惑而失去灵魂。

 

在再一次遇见康州之前,至少我是不相信这个传说的。

 

那是一个盛夏之初,当我登上了彩霞满天的佛山顶,滚滚红日从地平线殆尽前最后一刻,我在那里重新遇见了康州。

 

或是是因为曾经看习惯了他的侧影,所以站在离他还有八九步的台阶之外时,我就早早认出了他。

 

他有一双特别的眼,眼尾细长,微微上扬,笑起来时开成扇。

 

火烧云弥漫了半边天,金色的光淋沐在他身上,在黄昏下割出一寸立体,很美很美,像传说里描写的邪魅幽灵。

 

然而却在他转身的那瞬间,我却看到了他的另一边侧脸。

 

世界很小,兜兜转转又相遇了,只是这一次,良辰美景都在,我和他却不是最初的模样。

 

🌲

 

我一直记不清楚,喜欢康州,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

 

2012年,玛雅人预测为是世界末日年,这一年似乎连秋老虎也来得格外嚣张。

 

那时候高中的教室没有空调,暑气一轮一轮的在狭小的空间里蒸,老师们上课基本会湿透半边衣服,大多数同学和我一样都是一只手握着笔一只手不停摇晃着扇子。

 

当然,其中也有例外,比如康州。

 

好像天生自带冰buff似的,他永远是以一副端端正正的姿势坐在我的斜前方,像一棵挺拔的小白杨。

 

最初我对他的印象,来源于有一天学校给各个班级买了西瓜,而他给了我他自己二分之一牙的西瓜。

 

那天,班长站在讲台上把一个个圆滚滚的冰镇西瓜切成瓣,大家兴高采烈地传开。

 

巧合的是西瓜分不够,到了我们最后一排两个人,偏巧就没有了。

 

班上的同学因为能在这样的酷暑天气吃上西瓜,个个都乐开花了,完全没有人注意到后面还有两个人没吃上。

 

我的同桌是个性格很开朗的女生,嗓门大心眼直,看见这样的场景刚准备吆喝班长。

 

这时前桌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际的康州,拿上了他手中的西瓜转身,将那一瓣月牙状的西瓜轻轻放到我和她桌子中央,他说:“你们吃吧。”

 

红色的瓜瓤染满了鲜艳的汁水,甘甜仿佛在空气中飘荡,那是入学以来我第一次很仔细看他的脸。

 

很白很干净,一双眼睛格外清澈,笑容像春天和煦的清风抚平了此刻的燥热。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故意骗自己说,康州不喜欢吃西瓜,所以才舍得给我们的。

 

🌲

 

我开始关注起康州,或许是因为那块西瓜,或许是因为其他,我不确定。

 

最初我在课堂上无聊的时候会偷偷歪着脑袋观察他。

 

发现他喜欢穿白色的短袖,上课看不清黑板时会微微眯着眼睛,鞋子永远被洗刷得很整洁,他会转笔,但不常转,只会在思考难题时转个一两圈。

 

再后来,我已经不满足于课上“偷窥”,开始变得猖狂起来,渐渐地我发现,康州身上有一种不同于我们这个年龄阶段的安静。

 

他很少主动和人讲话,大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埋头做题,但班里的同学来问他题时,他又会耐心的帮他们讲解。

 

当学校的运动会大家都不愿意参加,体育委员为难的时候,他会在角落里默默举起右手报名。

 

偶尔哪位同学有事,不能做当天的值日,找他帮忙他也会特别容易的答应。

 

最意外的是,校园里有两三只脏兮兮的流浪猫,我曾在放学后目睹着他把买来的牛奶小心翼翼倒在它们的小破碗里。

 

他似乎不像大多数青春期的男孩子,好动、调皮,甚至张扬热烈,他只是安安静静地待在自己的世界,善良温柔地对待身边人。

 

就好像一束月光,淡淡的,温柔的,却格外明亮。

 

🌲

 

我没有告诉过生命的任何一个朋友我喜欢康州这件事。

 

比起那些轰轰烈烈的暗恋来说,我对他的喜欢,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安静、平淡。

 

偶尔我会在买了好吃的东西时故意分给周围人,再假装自然地分给他。

 

他对我说“谢谢”,然后我会因为这句话开心一整天。

 

我也会和其他同学一样,去问他各种题目,但每一次,都是题没听懂,只顾得去看他的睫毛。

 

我还刻意在某次大扫除时留到最后,陪他一起把教室的地拖了两遍,当时他怕我太累,索性承包了洗拖把的任务。

 

他喜欢听孙燕姿的歌,所以我特地跑到学校电台为他点过几次《遇见》,希望他在听到这首歌时,也会庆幸和某个人的遇见。

 

后来,等到我们要毕业了,我也终于鼓起勇气约他到学校的天台上对他告白,我说:“康州,我好像喜欢你,很久了。”

 

夜晚的风很凉,但我的心就好像被那一年他给我西瓜时的盛夏鼓热一般,砰砰地往上跳。

 

我听见他说:“谢谢你的喜欢,但我相信以后会有更好的人来喜欢你。”

 

那时我没有转身去看他的表情,但我能想象到,那张脸上,一定很真诚,很温柔。

 

因为我喜欢的人,永远眉目舒展,对整个世界都抱以微笑。

 

🌲

 

毕业了之后,我没有再和康州联系,好像没有再喜欢他了,但也无法忘记他。

 

如同沈从文的那句经典情话: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康州就像一道“白月光”,深深地刻在我的人生里。

 

我有时也会想,这样好的男孩,上天要给他怎样美好的结局才能配得上呢?

 

我甚至憧憬过,再见他时,他会过得多么好,娶一个多么优秀的女孩,永远幸福永远快乐下去。

 

只是我没有想到,在普陀山的佛山顶上,我们再相遇时,我见到这样一个他。

 

几乎是一眼,我便在人群里认出了康州。

 

太熟悉了,他抬头的弧度,他侧脸的轮廓,曾在我的青春里留下那么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想跑过去和他打招呼,像以前那样,对他露出一个我最灿烂的笑容。

 

但他很快转过身来。

 

这个时候,我却看到了他的侧脸之上——一道由眼下蔓延至下巴的疤痕。

 

很狰狞的,仿佛是这场夕阳在他脸上烙上的一个吻,当人们路过他身边时,都会不自禁地注视一眼。

 

我忘记了自己那一瞬间的心情,只记得我转过头,压低了头上的帽檐,飞一般的往下跑,越跑越远。

 

直到夕阳已经完全落下,我看见我的影子越来越模糊,最后我再也忍不住颤抖。

 

我忽然想到那个毕业前被康州拒绝的夜晚,他走了之后,我一个人留在天台,那天的月亮高悬在天幕,发出淡淡一层薄光。

 

当时我以为,即使以后我抬头再不见月亮,月亮也可以依旧明亮。

 

我责怪上天是不是没有听到我的愿望,我甚至根本无法想象,对于康州来说,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只能一边又一边告诉自己,那个人不是他,一定不是他。

 

下山的路上,我再也克制不住哭了起来,恍然间记起书上曾说过:这世上最叫人灰心的,原是人生,不是爱情。

 

我好像一点也不可惜我的暗恋最后没有成功。

 

我只是可惜,为什么后来上天没有善待我的少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