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苦行

“殊不知自己依傍的,却是将自已笼罩进黑暗的一棵枯槐。
不过是幻象,舒适的幻象。”
丁卯年的除夕,我的周围一片寂静。世界翻天覆地变了样,冬季开着藤萝,蜂围蝶阵,但严寒不减半分,花上结的霜像迸溅的水花。
我穿得很单薄,但一直的行走让我浑身热了起来。前面长长的路,我不想因寒冷而将血气方则消磨褪尽,我不想在这条路上成为一个孱头。
刚刚这片藤萝繁密得仿佛经过了千年的沉淀,开得香气四溢,那香气从哪儿来的?两旁船舱一样饱满的花苞,盛着甜蜜的仙露琼浆,滴答滴答。藤萝成了一位少女,给了我一个让我忍俊不禁的笑。
那笑容神秘。可怕的是,这里勾人魂魄。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颤抖,我凝望这朦胧的花,放缓了不断前进的脚步——这是个不好的兆头。
我那苦行的双腿似乎被盘虬卧龙般的枝干缠绊住,但我沉浸于放松和舒适带给我的享受,索性直接倚傍着那柔软且芳香的神秘瀑布,花舱中的酒酿染了满身。
我沉醉其中,逐渐沉迷。自己躺着的是软绵绵的云吧,这是多么美妙的床啊,紫色的花在与我挑逗,闭上眼,有少女循环的笑声。多么梦幻!
殊不知自己依傍的,却是将自已笼罩进黑暗的一棵枯槐。
不过是幻象,舒适的幻象。
稀零的叶,伶仃地晃,我竟沉沦下去。我在停下脚步的一瞬息,还是成为了一个孱头,一个缺少自控力的孱头。
挣脱后,热量全无,打着哆嗦。如此严冬,扭头看那株枯槐,依然是装着仙露琼浆带笑的藤萝。我不再看它一秒。
我又迈动那苦行的双腿了。
淅淅沥沥下起小雨,一路上芳草萋萋,草丛里的花虽然渺小,但开得是灼灼的。我执着着走下去,任雨去洗涤我内心的遗憾与忏悔,祭我耽误的不复的时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