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苍天呀!大地呀!

如上图,是在监考老师们的考前培训会中(当然是偷拍的)。司机随笔的图片

恰好坐在她左后方,昨天还一直羡慕她那一头浓密的乌发,怎么梳理都好看。也赞叹她纤纤的细腰,穿什么都漂亮。殊不知,低头一看,却是这样不堪的一幕。始终没有注意她的正面,也没有时间去关注,至此,这一形象在我眼里已是大打折扣。

这让我想起两个曾经的场景。

一个是三十年前了,也是中考监考。

那时的监考还没有现在这般严格和紧张,也没有这么先进,什么探头扫描屏蔽监控设备,一概用不着。那时的答卷只是答卷,没有答题卡,装订试卷是用线的,拿锥子扎一排孔,然后,用大针穿线,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地穿过去,再贴封条。拆的时候自然要用剪用刀,阅卷自然也没有电脑,纯手工翻页。

老师们领到手里的监考装订工具,有锥子、夹子、大号缝衣针等等,最显眼的是还有一大团粗线。我们一个年轻的男老师,坐在讲台前,监考一上午,把他脚上的那双开了裂的凉鞋缝缀了个板板正正,结结实实。下来后,还在我们面前得意地炫耀一番,大家呼天告地,一阵阵大笑。

另一件事过去也有十来年了。

全年级召开家长会,校园里车水马龙,沸腾喧闹。家长们也是形形色色,年轻的妈妈们像是在争奇斗艳。四十岁左右的妈妈们正是到了会收拾自己,也有条件有精力收拾自己的时候,说不上个个珠光宝气吧,也是盛装而行,脸上那份隆重感,是要为半大孩子挣一份脸面啊!

那天,我和秀娟站在大礼堂外面等时间,说话间,她突然惊呼一声:“苍天呀!大地呀!”

我吓一跳,扭回头顺着她惊异的目光望过去,也不由得在心里暗叫:“老天!”

迎面过来的是一位妈妈,头发染成了黄色,无光泽;上身着一件粉红间白色条纹的钻头背心;下着浅绿色短裙,最要命的是脚上那双紫色及膝长筒袜,还有,白色皮鞋上带了个金色大扣,闪闪发光。

家开染坊?她怎么不画个脸谱再安个带小红球的鼻子头?那就可以判断她是从杂技团直接过来的了。

我和秀娟面面相觑,然后,无语。

不是说人家穿什么妨碍了谁,也不是说人家缝了双鞋子就犯了什么法违了什么规,而是说太违和,太不合适。就说会场上的这双脚吧,味道如何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下。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并不代表着别人也看不见,上升到公德更加不好说也不好听,对吧?就比如有人当众挖鼻孔、影剧院里大声说笑,离犯罪犯法还有好大一截距离,警察也管不着,说到底还是个形象,还是个自律,或者说是个修养问题。修养不就是让自己舒适的时候也要让他人舒适吗?虽然说我们不一定要在下楼去丢个垃圾时,也化个淡妆,着个华服,但最其码是不应该披着睡衣圾着拖鞋满大街逛吧?

图片

 

图片

这双脚如若在田埂上、在稻禾间,当属一道美丽的风景,但这是在会议室里,是一众领导与老师们在开会。

合时宜,舒适——自己舒适,也让周围的人舒适,当为我们日常生活的准则吧?修为太深刻,修养太高标,最低,也要给自己留一份斯文,不要在惊诧了别人的目光时,也失了自己的身份才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