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小说:小潘佃

小潘佃不是本地人,他顶着个蘑菇头,眼睛里流淌出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老气横秋。他可能只有十二岁,或者不止,跟这些爱撒谎的小家伙们打交道,要弄清他们的年龄有些费劲。
小潘佃说他母亲在山上帮人看树,父亲在建筑工地干活。他每天都混在一群网吧上网的孩子中,小潘佃没人管,孩子们上课的时间他就在外边逛荡。
他跟随一些智商不高却又有些生存之道的人在一起,比如附近或乡下有老人去世了,这些人会自觉去帮忙,获取主人的打赏,小潘佃好像能养活自己。
一天,小潘佃蹲在市场拐角处看人杀牛,一叠百元钞票从一个大高个口袋里掉出来,大高个一边捡钱,一边低声对他说:“想要很多很多钱,对吗?……嗯,你想要,我能帮你弄到。”
大高个将小潘佃带到一个山坡上,他说看到栓在树下的那些牛了吗?你过去把绳子解开,一头牛可以赚到 500 元。
小潘佃拒绝了。
漫长的三天。小潘佃吃不好睡不好,一百元的钞票在他脑海里飘来飘去。第四天,他到杀牛场,见到了大高个,五张大钞票的诱惑太强烈了……
小潘佃听从大高个的安排,夜晚 11 点,他右手打着手电筒,左手提了个布袋子,预收到的 300 元被紧紧地贴在口袋里。
前面就是栓牛的地方了。“哽哽哽!哽哽哽!”大高个怎么不说这里有狗呢?小潘佃停下脚步,他战战兢兢地看了看四周,黑乎乎一片!月亮藏乌云里了。小潘佃摸了摸睡在口袋里的 300 元,又继续往前走。
“嗖!”一个黑影箭一样窜到小潘佃跟前,黑影随即咬住了他的裤腿。小潘佃吓得哇哇大哭:“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正当他尿裤子时,一个声音传过来:狐狸!狐狸!
一个老头举着手电筒走到小潘佃跟前,他的声音像极了小潘佃的祖父,“你这孩子,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小潘佃摸了摸口袋,明天可以去肯德基吃一次炸鸡腿,剩余的还能管自己一段时间的饭钱。小潘佃举起拳头擦了擦眼泪,鬼使神差地说:“我妈妈病了,我想到前面掰些竹笋卖了换营养品。”
老头举着手电筒打量了一下小潘佃,然后指着黑漆漆的山路说:“现在怎么挖笋?你跟我来吧!”老头咳了几声,黑狗随即跳到老头身边。
栓牛的树侧面有间简陋的房子。老头站在窗边,他的背有点驼,满头白发,深褐色的脸上刻满了皱纹,老头的样子像小潘佃网吧游戏里的树妖。
小潘佃很想说点什么,但是又怕说错什么。
他的前面,老头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小潘佃,他的目光有关怀和责备,似乎他也有一个和小潘佃同样的孙子。“你是个有孝心的孩子!等天亮了我带你去挖嫩笋,你可以拿到市场卖个好价钱!”老头说。
老头叫小潘佃睡在他的木板床上。老头从木柜里拿出一瓶米酒。老头喝一口酒嘴巴就吧唧一下,小潘佃想起自己在网吧吃辣条的时候嘴巴也是这样吧唧吧唧的。老头突然对着床板打起了拍子,摇头晃脑地唱起来:“当当当,陈塘关……将军府……”老头唱的是《哪吒闹海》,小潘佃在老家的时候经常听。
小潘佃在木板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索性爬起身来。老头的脸色像煮熟了的虾一样。黑狗把头放在自己的两只前爪子上,安静地看主人表演。
小潘佃扒了扒头发,揉了揉眼睛,眼前这一幕怎么和他乡下家里一个样?小潘佃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祖父睡觉前也爱喝几口,唱的也是从黑白电视里学来的《哪吒闹海》,家里的大黄狗这时候就趴在地上,自己一会抚摸它的头一会捣弄它的尾巴,大黄狗乖得很……但这些已经离自己太远!祖父死后母亲也得病死了。这之后父亲像变了一个人,整天酗酒,地里的红薯也不管了。父亲后来带着自己出来打散工,这次走了很久都没回来。
早上那个胖房东凶得很,他说明天再不交租的话就把小潘佃、小潘佃父子的东西一起扔到大街上。
木窗“嘎吱嘎吱”,起风了!屋外响起“哇~哇~哇”,小潘佃知道那是灌木丛里的牛蛙在叫唤。
老头喝完酒,倒在了木床上,屋里的呼噜声和屋外的牛蛙声一唱一和。小潘佃轻手轻脚地下了床,黑狗让他抚摸得温顺乖巧。
小潘佃的心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大高个的大卡车在山坡路口等着。小潘佃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的身子像被栓在栓牛的那棵大树上了。他无法爬上车!大高个朝他屁股狠狠踢了一脚,骂骂咧咧地把他塞进了后驾驶室。
“老头丢了牛有多伤心啊,他的孙子会安慰他吗?他以后可能不会再喝酒了吧?”小潘佃趴在床上,没钱交房租的难过和钱赚到手的难过完全不一样!两天没出门了,小屋里的狭窄和阴暗让他喘不过气来!
小潘佃的脑海里晃荡着驼背老头的白发,他的眼神和祖父的眼神一模一样,他还说天亮了帮自己挖嫩笋,小潘佃忍不住哭泣起来……
小潘佃是穿着露出脚趾头的烂皮鞋到派出所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