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第一次坐高铁的心情,我等了太久!

几个月前,振奋我心的消息:回老家的铁路开通了。
老家不老,但我老了,出门近二十载,回去却变得步步维艰。


那年十八九岁,那年真年轻,不高的收入里,为了省下一趟回家的路费,愿意借“住”厢式货车的快递承包车,打着老乡的面子,让开车的师傅,给一席黑暗的厢式位置,随行一夜。

过江到达南通,然后千恩万谢换乘上乡野中巴,摇摇晃晃到城里。
再下车等上未知的一小时或是两小时,或是幸运的半小时,乘上城镇中巴车。
五六十里的路程,摇呀摇呀摇到镇上一瞧:咦!10里路外的老爸,已在桥西头等了大半天了。

PS:如果像今天这样会跑步,我想会从市到镇再到村,跑个超马也到家了吧!嘿嘿!
当然,那时的心情里,连这样的想法都没有,因为圈子不同,所以疯想的本领都入不了梦。
记得的,只是黑暗。

还好是冬天,厢体内不会闷热。
那会过于年轻的自己,无法企及迷雾中的未来,有的居然是窃喜的心:嗯,省了一张车票的钱。

人生无从对比,就没有伤害。
想的是车票,不是高铁的便捷——
因为从未坐过火车,何谈高铁?
司机随笔的图片

有一年,老乡高兴地告诉我:“去老家的大巴车,五小时即可抵达了!”

我们开心极了,终于告别了8小时的漫长,能有一班如此人性化的大巴,真是天大的福分。

于是在不多的回家机会里,我一定会选这班清晨七点的大巴车。
那时的它真谦虚:可以递一瓶矿泉水,可提供晕车药,可耐心不断地上车发送名片……
因为谦虚,让这班班车很快获得了些老客。(站内130站门外90 如此的票价多年不变。大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但慢慢因为更换承包人,守时并变成了往事,常常也一路停车带客,或收费口调个头带客,原本的五小时变成了六小时。
我们无力抗争,有的只是默默承受。
因为与别的车相比,这辆算是提速了,加之司机到收票员都成了熟脸的熟人,于心是善良的不忍。

那时的我,开始慢慢羡慕起目前所在省份的交通便捷,深深体会到火车和遵守规则的大巴车,是要存一丝感恩之心。

人生最贵的是时间,而我们的时间留给了无奈与心善。
心终于是不甘,是埋怨的吧!


大概四五年前吧!
时间真的是快,我应该未记错。
因为国庆长假的堵车,也从那次毁了我回家的勇气。

我记得仍然是清晨七点出发,原本期待午间到市区,火速打辆车回家吃中饭。
结果那天连晚饭都延迟了……

那算是我头一回体验回家堵,体会站在江的这头看那头,懂得一座过江大桥可以几小时过不去的感觉。

当时的我在想:私家飞机就算了,如果修个高铁,哪怕绿皮车也行,那该是怎样的美好?

为了避开返程的堵,那次国庆我足足提前了两天,以为的OK,结果再一次失算。

从此我再没有在国庆那样的长假日,鼓起所谓回家的勇气。
而对于一个上班族来说,这却是回家最长最好的时间段,我居然只能用曲线救国的方式——这两年是开车边玩边回家,待上一至两日,再马上返程。

谁会想到呢?
当年拼了命地想出去,现在拼了命的回不去。
是近还是远?
我总在迷茫里寻找回不去的家乡。
对高铁的心情更是五味杂陈。


在医院里照顾母亲的那段时间,听说用不了两年,我们的家乡就可以通火车了,与此同时也刚撤市为区不久。甚至有谣言争论站点的停靠问题。
那时的我已无心关注火车这件事,只希望当时的母亲能扛过这场劫难。

很多的快与慢,堵与顺,都建立在珍惜这份感情够不够?

所以,那一刻的自己,心中充满无尽的希望:
希望属于我的老家,还能回。

那个想我的母亲在,我并永远还是位有人疼的孩子。
交通不便又怎样?
交通便利又如何?
心中有家,并不会有何阻碍。

高铁的心情,是年纪越长,越思念着老家了。
哪怕回去待不了多久,但时常能任性地多回几次家,陪父母说说话,拉拉家常,也就足够了,其它都不需要。


几个月前,老同学坐着家乡的高铁来杭州,兴奋不已地告诉我,“只需要三个多小时!哪怕上海中转也值得。”
一路她挺着个大肚子,独行都很有安全感。

好像就是在那一秒,我和她一样,感觉到时间掌握在自己手中,欢天喜地想去坐这样的高铁,尤如第一次那样开心坏了。

我会傻傻地全程拍照留恋,好像真的是自己“喜提高铁一辆”。
那感觉里有点傲娇了,有点读懂幸福的矫情。

母亲说:“你回来呀?”
我答非所问:“我要回来吃你裹的白米粽子。”
母亲说:“下次何时回来拿新菜籽油?”
我任性地回:“你一个电话打来就可以。”
……

高铁的心情:是什么?
是十岁生日,收到了一双长筒高跟靴。
大喜:嘿嘿,我也能像大人一样,拥有这种鞋了。
好富有!
是童年,父亲带给我一件别人嫌小的公主裙。
大喜:我就是那位最漂亮的小公主。
天下最美!

而高铁则真的让我激动的是:
从此我的家乡也富起来了,对吗?
我为它深感骄傲!
享受那样幸福的富有感。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