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和父亲去卖猪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01

我读四五年级的时候,母亲还在养窝猪。

所谓养窝猪,就是养一头老母猪,让老母猪产下猪崽,等把猪崽子养到一定大小后再卖掉,但是老母猪仍然留着,让它继续产猪崽卖,周而复始。

很多时候,父母卖的都是比较小的猪崽,满月或者一两个月就出窝的那种。

出窝时,一般都选早上,还得请人给猪崽做一下绝育手术,一早上只听见小猪“吱吱吱”地叫,很多人会来看热闹。

猪崽好卖的年头,猪崽还很小,早就有人定好了,直接上门拉猪,拉猪的时候还需要个中间人,叫经纪。

他们买了这小猪崽回去,大多是再倒手卖掉,卖给要养猪的人。

那年月,农村家家户户都会喂猪,一头或者几头不等,喂大卖了再买小的养,很多养猪的人家就从这些贩猪的人手上买。

02

但有时候自家的窝猪也会留几个长大些再卖,那一年我和父亲去卖猪的时候,就是家里喂大了几只猪崽。

前一天就定好,让我和父亲去卖猪,一个是让我给看着一点,二是母亲说卖了猪着给我买双鞋,这第二条对我来说更有诱惑力,于是一口答应下来。

一大早,父亲和母亲就把四头猪从猪圈里捆好,抬到独轮车上,一边放两只,收拾妥当后,我们就上路了。

那是个冬天,天气很冷,路上还结着冰。

父亲推着四头猪,我跟在后面,上坡下坡,上岭下岭,一路辗转,走过羊肠小道,才到公路,再推到县城,经过十八里路的跋涉,终于推到一个专门买卖牲口的院子里了。

一进那个院子,里面牛羊猪鸭鸡,什么牲口都有,卖牲口的人各占一角,也有一堆几个人的,正比划着说些什么,走进一听才知道是买家和卖家正在出价还价。

03

父亲把猪推到一个边角上,我们就等着来买猪的人过来。那四头浑身黑白花纹的猪,还被五花大绑地捆在独轮车上。

不时有猪贩子过来看,问了价格,摇摇头就走了,父亲卖东西一向会坚持自己的底线,价格达不到他的心理价位,他很少会出手。

有好几个猪贩子陆续走过来,看了猪就说:“这是克洛蛮”。再问价,父亲报价格,然后他们摇着头就走了。

我对猪的品种一点不懂,什么克洛不克洛的,只要是猪就行了呗,都是自己粮食喂的猪,不都一样吗?

当然那时候对市场更不懂,猪不管什么品种,只要市场上猪多了,价格都会下跌,至于他们说的“克洛”,其实是为了再压价,或者他们又更好的选择,觉得还能买到更便宜的猪。

04

就这样,每个过来看猪的人都说“克洛”,最终都没买就走了,到最后,父亲也没能把猪卖掉,他不舍得自己养大的猪,这么便宜卖掉,就又辗转十八里,原路返回,推回家去了。

到家之后,满心期待我们卖猪的母亲,看到父亲又把猪推回来了,就对父亲说:“怎么又都推回来了?”

父亲说:“都一个劲地说是克洛,克洛,没要的,卖的话,太便宜了,不舍得卖,还是自己先养着,以后再卖。”

母亲说:“哎,推都推去了,贵贱地,还不都卖了。”

一边说着,一边去给我们弄饭去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