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开泰山的故事多

昨夜,我又爬上了开泰山,梦里有和蔼慈祥会讲故事的嘎公,还有我的童年。

开泰山,在临澧与津市交界处,一脚踏三乡,是连接洞庭湖平原的武陵山头脉,位于烽火乡白龙井村(现南田村),我的嘎公就住在开泰山东南面的山脚下,一个叫张二岗的小村庄。

司机随笔的图片

小时候,我无数次跟着嘎公登上开泰山。这里曾经是一个藏在深闺无人知、几乎与世隔绝的古老山地。连绵起伏的山岭,清澈如镜的堰塘,山下是绿油油的农田,纯朴的山民祖祖辈辈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

嘎公在田里干活的时候,我就在边上采野花,打百草(一种游戏)。嘎公说,他的祖辈曾经很富有,但担心自己死后儿孙挨饿,就把金银珠宝埋藏在这块土地里。我很好奇,宝藏不是应该藏在山洞里么?嘎公只是呵呵,笑而不答。山下有两个堰塘,叫上双堰和下双堰,灌溉着山下的农田。嘎公是不许我下堰塘玩水的,他说堰塘里住着披头散发的“涨水鬼”,专门抓小孩子,但我只看到水里的鱼儿游来游去,自由自在。

“七月毛桃八月楂,九月毛栗儿笑哈哈”,我最喜欢九月的开泰山了,嘎公带我上山摘毛栗儿。毛粟树不高,毛栗球长满了小刺,一个个像小刺猬一样,用手摸上去很扎人。毛栗和板栗一样,只是个头小一点,嫩一点的剥来生吃,味道清甜。老了煮来吃,糯粉香软。

这里山势并不高,但山路婉转崎岖,爬到山顶,却很平坦,山上有一座小庙,供着土地神,保佑一地平安。小庙不远处的岩石上,还有七个大小不一的小孔,听说山顶原来有一座古庙,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消失了。嘎公说,很久以前,这里很穷,山上的小和尚下山化缘,常常要跑很远,还经常饥不饱腹。有一天,八仙之一的吕洞宾路过开泰山,对小和尚心生同情,手指一点,地上就多了一个小凹,里面装满了米,不多不少刚刚够小和尚吃一天,第二天早上小凹里还是有同样多的米,这样小和尚每天都不用下山化缘了。日子久了,小和尚开始不满足,嫌弃石凹里的米太少了,于是一连在边上又凿了六个小凹,从此以后,小凹里却再也没有米了。

登高望远,站在山顶,烽火乡,棠华乡,白衣乡尽在眼底,双堰的水一直流向毛里湖。顺着山顶往北顺势而下,就是著名的白龙井,关于白龙井的来历,众说纷纭,但白龙井的水一年四季,不枯不溢,恒温18度,冬暖夏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嘎公说,有老人曾看到一条大蛇头在井里喝水,尾巴在山顶,我的天嘞,这该是一条什么样的蛇?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白龙?

可惜在我十岁的时候,嘎公因为高血压离世,十四岁的时候,嘎嘎也离开了我,后来舅舅一家搬到了安乡,我也长大成家,开泰山就爬的少了,每次回娘家只是远远地望它一眼。

现在开泰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张二岗走出去的张总,牵头引资,开泰山越野露营公园已初具规模,拥有汽车露营基地、天然游泳场、户外拓展训练营、射击打把场、环湖垂钓,开泰山最好玩的项目就是越野赛车,开着改装的越野车,直冲六七十度的陡坡,那才叫刺激!车技好的,还可以在陡坡上横行,感觉时时刻刻都有掉下来的危险。

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你可以在阶梯式观望台观看旌旗招展,马达轰鸣,体验现实版的速度与激情,也可以享受“一顶斗笠一副竿 垂钓不为羡鱼鲜 忘却一己烦心事 放眼天地山水间 ”的悠闲自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