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用熟悉的风物构筑阅读的亲切

每个人都有一份自己的乡情,每一份乡情都装满少年的故事。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故乡,不同的故乡有不同的故事。所以,潜藏于每一份乡情中的那些山川草木、村庄田畴、街巷邻里、牛马鸡犬,以及这乡村或市镇中的那些人、那些事,永远会形形色色。然而,在相同或相近的风俗文化背景下,那些千姿百态的旧时风物,其风韵又有着高度的相似性。

这种相似性的存在,使我们在阅读别人的乡情叙事时,往往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和亲切感。在审美体验中,这种亲切熟悉感,大致便是共鸣吧。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读房建武《麦子熟了》,最强烈的感觉,便是这种熟悉与亲切。我少时见闻的故乡旧事,竟与作者的讲述,有着如此多重叠之处,以致其中很多人事与风物,竟是可以相互替代的。

岂止是我,每个“前三十年”在北方乡村生活过的人,大概都会有相同的感受。这是因为,这个群体的少年记忆,大致是相似的。尽管彼此的故乡,或许一个叫李家庄一个叫王家堡,尽管旧时故事中的人物,可能一个叫李三一个叫王二,但那些风物却有着相同的底色和相似的味道。那是麦子熟时大片翻滚的金黄,那是大辫子村姑脸上的一抹质朴的酡红,那是土灶与柴烟烹出的匮乏却温暖的炊香……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是的,麦子熟了的季节,我们也曾与凤凰村的少年一样,因搓吃半熟的麦粒,而使手心“都泛着青色”。在上下学、或者第N次去周边村子追看露天电影的田间小径上,因匮乏而贪嘴的少年,准确地揪取成熟火候恰到好处的麦穗,两手用力搓揉,吹去麦糠,便得到一小把青且饱满的麦粒,在筋道的口感中,嚼出微甜并清香的味道。我们也曾在端午的农家小院里,看姑婶或者姐嫂们的“巧手翻过来覆过去,左一圈右一圈,一眨眼就包好了一只漂亮的粽子”。我们也曾将葵花竿和竹竿接成粘杆,在中午炽热的骄阳下粘(套)知了,或在夏夜村前的树林中,呼朋唤友打着手电捉知了猴……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我们熟悉“赊~小鸡喽~”那一唱三叹的叫卖;我们熟悉锔盆锔碗的小炉匠们走村串户的身影;我们熟悉行走江湖的鲁铁匠们在村中空场上临时搭起的红炉,我们熟悉打麦场的忙碌和热烘烘的麦香,或许还曾在麦秸垛后撞上过“纯天然的爱情”……

地域乡土文化的“共根”性,使我们能够切肤地感受作者叙述的那些情境,也给《麦子熟了》平添了强大的“代入性”。作者通过对乡村旧事的情景再现,用自己少时的记忆,带着读者在各自的旧忆中徜徉,并在这旧时故乡的梦回中,生出深深的依恋来。

因为曾经熟悉,所以读来亲切。这大致正是《麦子熟了》的魅力所在。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