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目击平川疫情

10月30日上午10时,我从平川二十里墩驾车出行109线到王家山装煤,这是我在疫情期间的常规出车,天泠了。

 

水泉象鼻坡,西部上水工程在坡的中间建造四层高的蓄水泵房,外墙粉刷由原来土灰色,一夜之间变成深赭色,说明疫情期间,处在百公里长的平川靖远西部上水工程正在人迹罕至的荒峰野岭中,紧张施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水泉象鼻坡,左拐硬化路的路口,通往下堡村的入口,军用帐篷上方写着一个大大的“灾”字,身着“警察”马夹的执勤人员恪尽职守地站在鲜红的党旗下,检查过往行人和车辆。外地车,不准入村。有了爱村如家的绾结,疫情,就会不战而退。

 

长途货运车辆在疫情扩散的“限通令”中,从银川方向过境平川的内蒙、山西、陕西、宁夏车牌照的挂车,明显减少。但是在今天上午的平川109线,笔者亲眼看见有不少外地牌照的大货车接踵而至,如入无人之境地奔驰在平川的109线上。园林工,正在道路两侧清理入冬后的枯草藤蔓,看起来,园林工,没有受到疫情影响,还在上班。

 

从平川109线的水泉镇,下国道入境水泉镇的路口,原来有四个入口,非常时期,用土丘,封堵三个路口,只剩一处入口,要从下行的水泉镇卫生院和毗邻中学一条街的三角地带,扫码测温,方能入水泉镇。只限生活采购的本镇小型车辆。我在测温扫码入口,看见衣着整齐,面孔青春的志愿者,态度温和地给过往行人,举手行礼,照章办事,她们用冰雕般地岿然不动,拒绝疫情入内水泉镇。

 

走在10月30日下午3点钟的水泉镇的大街上,往日拥堵不堪的私家车,荡然无存。行人稀少,偶有上街买菜的青年少妇,都是行色匆匆地买完菜,急急忙忙地往家的方向赶。路见熟人,不出声,点点头,算是问候。

 

我在乡政府办公大楼的斜对面,卸完煤,看看手机,下午,4时30分。空旷的街道,刮起大风,一眼望去,道国两侧,大大小小的饭馆,全部关门,没有营业。一阵响亮的警笛声,划水泉镇的天空,非常时期的疫情执法车,正在平川109线,拉响警报,告诉市民,疫情,已经到了法律层面:不可触碰红线。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