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家乡的社火

社火,作为最古老的风俗,在我国有着数千年的历史,它来源于古代中国劳动人民对土地与火的崇拜,是远古时期巫术和图腾崇拜的产物,是古时候人们用来祭祀拜神进行的宗教活动。”社”为土地之神;”火”,即火祖,是传说中的火神。能驱邪避难。崇拜社神,歌舞祭祀,意在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万事如意。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在西北地区,社火如同秦腔戏曲文化艺术一样在每年的春节期间,各县,乡镇或村都有群众自发性组织游演活动。在我们陕西的宝鸡有血社火,陕南有地社火和悬台社火,陕北地区的骡马社火游演!在我们陕南,社火规模从几个人的扫五穷到上百人秧歌队,包括锣鼓手,舞狮等等。社火经过之处,爆竹声声,锣鼓喧天,人山人海,气氛热烈。社火真正的是民间传统艺术文化的展现,有“一村三里,三里不同”的可比性,这样的可比性一直延续了成百上千年之久。在最近几年里,一些地方乡村文化被时间遗弃了,但我们洋县的社火却以顽强的生命力“存活”了下来,而且日新月异,地久天长。只要一闹腾起来,乡村便热火朝天,到处都是欢乐,人们整天围着它团团转。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几乎每个村都有社火队伍,每年正月十五十六,村与村之间还要进行社火比赛。正月里乡村社火如雨后春笋,遍地都是,乡村的传统民间艺术文化进入了高峰期。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自我记事以来,每年的正月除五村子里举办扫五穷游演活动开始,伙伴们都很高兴,他们终于有事干了,有玩的名分了,这样的玩就名正言顺了,家里人不再因为孩子们玩而指责他们无所事事。孩子们也能借机真正放松一下,纷纷去报名,选择自己喜欢的角色。村干部给村子里的老艺人提前打招呼做准备,老艺人们都支持村子里办社火,也来了精神,决定要办比往年更好的社火。他根据孩子的特点分派活儿,耍龙的,舞狮的,耍彩船的,扛旗的,秧歌队,敲锣打鼓跑龙套的……,孩子们把自己的活儿禀报给家人,家里人只听孩子说说,不管什么活儿都是耍,他们一笑了之,不再说什么了。耍社火是全村人的事情。在每年正月耍社火之前,村委会组织村民提前开动员大会,家家都得出人。有孩子的孩子上,没有孩子的大人上。在这件事情上,人们没有分歧,村子里的人都很自觉,只要是村上吩咐的都坚决服从自觉支持。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孩子们知道要耍社火,可高兴了,早早写完作业,等着社火队负责人的一声号令,便纷纷赶到村委会,扮演起自己的角色。因为耍社火,不但能在一起玩,还能分到瓜子、水果糖之类的小零食,算作劳动的报酬,偶尔也会分给三五元零花钱,没人会计较多少,小孩是为了涨点知识和好玩,大人图个吉利和喜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只要耍社火,村庄里的老艺人最忙了,也能显示一下自己的手艺了。他们提前聚集在一起商讨,整天绑啊,糊啊,绑彩船的,糊灯笼,拉花的,他们尽显绝技。虽然一天到晚忙得顾不上吃饭,但是心里却乐呵的很。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那时候,社火所有的袍杖(纸扎、兵器道具)物件都是手工制作。因为他们要做得跟上一年不一样的东西,展现在全镇或全县群众视野里,还要跟别的村镇进行比较。因此,他们会在设计、图案、材料上花费一番心思,尽量弄得华丽一点。比风格,比智慧,比装扮的脸谱和服装,他们需要压过对方,取得胜利,就得胸有成竹。耍龙、舞狮的琢磨怎么样耍得带劲一点。鼓手考虑怎么打鼓更为喜庆,秧歌队考虑怎么更为整齐划一,旗手考虑怎么扛旗。大家一下子都认真起来,不像是玩的样子,每一个人都显得慎重,各自训练各自的活儿。即使排练,乡村里的人也亲热地围成一个圈看热闹。乡村社火老少皆喜,不管是大人和孩子似乎都能看出名堂来,能说其中的角色是来自那些历史典故或戏曲小说里的人物故事。

正月十五社火游演开始了,我们龙亭村的《哪吒闹海》就是神气,杜村的《穆桂英挂帅》精神抖擞,杨家湾村的《火焰山》斗智斗勇,一张张脸谱一个个故事;秧歌队更是花样多,龙亭村的《军民大生产》堰坝和镇江村的《拥军秧歌》杜村的抬花轿《接亲》……锣鼓声一时大震,都想以气势压倒对方。各家社火扮演的人物,也以动作、服饰,三人或五人变换花样的悬台和高跷来回游演,个个使出浑身的解数, 吸引观众。一天下来,人累得不行了,每个村都想要在全镇社火游演比赛中赢台,因为赢台后才能参加全县的社火游演活动。

社火一旦耍起来就停不下来,一个村一个村挨家挨户走。每到一个村子前一小时,就能看到骑自行车的报马(勘察线路和疏通道路交通),只要听到锣鼓声到,全村人出门迎接社火游演进村,等社火队伍进入村子里乡亲们欢喜地出来站成两行,挨家挨户的燃放烟花爆竹来庆贺。社火到村子里院子里走一圈,舞一舞狮子,耍一耍彩船,或者扭一扭秧歌,村民们高兴得拍手叫好,如果舞龙舞狮,人们更是高兴,给舞狮舞龙队的负责人好烟好酒招待。负责人便再说一些吉利祝福的话语,让舞狮舞龙的做几个高难度动作赢得喝彩给人们带来了欢喜和自信;人们认为社火给他们带来了吉祥,人们的精神全在那些吉祥祝福的话语里,人们都会把那些吉祥的话语背下来,记在心上,当做一年励志的话。社火(扫五穷)在人们心里是较为神圣的,因为它代表的是一种精神的慰藉,更一种文化的内涵。如见到舞狮队伍进村入户时,大人会带着孩子挡在门口,等着狮子队过关。狮子队负责人看到过关的孩子和家长,顺口说到:狮子狮子过门槛,金银装了几簸篮,小小孩童来过关,过一关来把书念,过两关来出状元。随后抬着锣鼓家什的在房子周围转一圈或掌狮人用其他道具从孩子头身上或屋里比划几下,就这样孩子和父母们仿佛都得到了吉利和庇护。村子里的小孩子几乎都要挨着过关,过关成了社火的一个优雅的插曲,更让社火增加了神秘感! 到了夜晚,社火队选择一个大场院(村委会院子或学校操场),把所有的内容演一遍,全村的人都赶着去看社火。狮子、长龙、花灯、秧歌队,彩船依次上演,船里点上蜡烛,既朦胧又闪亮,好看极了;船姑娘跟着二胡和笛子的伴奏唱起了《绣花匾》、《小放羊》……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社火演完了,大家便慢慢散去了;边走边评论那个环节好,那个环节不足,意犹未尽等着明晚或以后改进。社火从正月初五开始一直到正月十六晚上结束。正月十六这一晚结束后,社火队会把所有的纸扎东西全部烧掉,等下一年重新开始。

社火结束了 ,人们又回到开始忙碌春耕备种的田园生活。孩子们也一样,开始新一年的校园生活。现在,随着乡村人口的迁移,年轻人进城务工后乡村社火也越来越少了,不再是一个村或许是几个村镇(社区)合办一支社火队。但是,社火直接影响着一代代人,人们物质生活的不断提高下的每年春节的社火游演让人们精神上一次次获得了愉悦!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