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七八岁的孩子渐渐要独立了

最近两周,一直在回忆自己的童年中度过,着实温暖有趣。

现实生活也在精彩地继续,同样需要记录,暂且把自己从乡村趣事中拉回现实,焦点对准女儿。

至本月底,女儿刚好七岁半,独立意识逐渐凸显,独立需求日益强烈,而且坚定。

两周前,女儿和我说,晚上她要自己睡觉,不用我陪了。

其实去年秋天,就自己睡过,后因冬天太冷,半夜偶尔做梦惊醒,踢被子,就又陪她一起睡。

今年独自睡觉的这两周,表现良好,还没发生半夜惊醒踢被的情况。

周二接她放学,她突然说要自己放学,放学后,她要自己走路回家,不用我去接了。

这,这,这的确有点突然,我想自己放学回家,怎么着也得是三四年级的事情。

我心思暗暗嘀咕,虽然我们小时候从很小就独自在外面游荡了,但那是在农村,孩子多,而且也没有拐卖孩子的。现在环境不同了,孩子就是宝贝,万一有个闪失,那将遗憾终生啊。

要知道,从学校到我们小区,大约有5里路的路程,走路大约半小时。这么个毛孩子,还背一个大书包,还真有点令人担心。

但我又没有立刻说不行。

我说那你可以试试,就是书包很重,你能背得动吗。她说可以。

约定好周三下午,我不去接她。她和同学及同学妈妈一起走到同学家小区门口,她再继续穿过马路,往家里赶。也就是同学妈妈可以陪她走一半的路程。

我私下和她同学妈妈说,前半段路请她帮忙看着点,后半段过了马路之后,我会悄悄地跟在女儿身后。至少我得确认她能自己背得动书包。

当天就照约定行事,可是等女儿过了马路之后,她居然一眼就看见了我。小嘴立马一撅,有点不大高兴,让我不要跟在她后面。

我问她怎么知道我躲在旁边,她说看到了咖啡。咖啡是我们家养的一条狗,名字是女儿起的。我是藏好了,可还是被咖啡给暴露了。

无奈,我只能等她走了大约500米之后,我才走。

我跟在她身后,她和咖啡在前面,背着书包一路没停地回了家。

回家之后,她说周四她还要自己走,而且还拜托我不要跟踪她,让我就在家里等她。我考虑了下说,好。

周四,我照约定没有出门,决定在家等她。她和同学约好,也不让同学妈妈去接。

同学妈妈同样不放心,待放学的时候,尾随她俩身后,拍照,发视频,向我通报最新消息。孩子自己放个学,真是操碎了老母亲的心啊,看,这都把老母亲逼成狗仔队了。

“她俩走的还挺快,快到那座小桥了。”

“现在过了桥,在那里玩。”

“她们现在开始走了,走的还比较快。”

 

还特意发了女儿单独过马路的视频给。

看着那小小的身影,不仅感慨,孩子长大了。

 

前半段路程我丝毫不担心,右有伙伴,后有“保镖”。后半段路程是看不见的,在家等孩子的过程还是难掩心中的焦急与杂念,但是答应过孩子,在家等,就在家等吧。

左等右等,站在窗口等,十五分钟过去了,楼下几个孩子已经回家了,还没见她的身影,最后还是按捺不住了,下楼。

下了楼,刚走几步,就看见女儿背着书包拐过来了,一屁股坐在小区楼下的木椅上。等我走过去,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惊喜,我问她累不累,她眼神里有一丝木然。说不累,但告诉我路上流鼻血了,书包里的纸用完了,她就用树叶擦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我嘴上说没关系,天干又冷,容易流鼻血,很正常,还好,流的不多,你自己就处理了,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我突然明白她刚才那个表情代表什么意思了,那其中明显有丝丝委屈。但是要独自回家是她自己,所以她的委屈又不能表现出来。

本来很兴奋地自己往家赶,准备给我一个惊喜,可是突然流鼻血了,我想她肯定还是有点慌乱的。平常在家里,不管有什么事,都喊“妈妈,妈妈”, 这次在路上,她只能自己处理。

但很棒的是,她自己很好地处理了这件事。我的适时表扬也驱散了她那丝丝委屈,不一会就高兴地和我说这说那。这两天的家庭作业,也明显积极了很多。

周五,她还是坚持自己回家。早上我给她戴了电话手表。下午她放学后,我打电话问,要不要去接她,她说不用。

其实,我小时候也有很多类似的场景。

有一年秋天,正值刨地瓜,晒地瓜皮的时节,当时我大概也只有六七岁年纪。

我对母亲用的那个搓地瓜皮的搓板,很感兴趣。真想自己也来搓搓地瓜皮啊。可是白天,都是母亲一直用着,家里又没有多余的,只能趁母亲休息吃饭的时候,我才能拿过来搓一下,过过瘾,但母亲一回来,就把搓板要回去了。

于是,有一天下午,全家人收工回家的时候,我对母亲说,你们先回家吧,把搓板留下,我要学着搓一下。母亲欣然同意,并叮嘱我早点回家。

说起来,这点,我还是要感谢母亲。从小不管干什么,母亲很少会阻拦,小孩子能得到大人的信任和放手,内心是喜悦的,开心的。

母亲他们都走后,我自己高兴得手舞足蹈,终于可以自己随便用这个擦板了,如获至宝。拿起地瓜,搓啊搓,搓啊搓,天很快黑了。突然,地瓜掉地上,手一阵疼痛,本能的把手拿近眼前,啊,不好了,流血了。原来一个手指头,没翘好,给搓板的刀片擦伤了。

我找来地瓜叶,包好,没法再继续了,只能抱着搓板,捂着那个受伤的手指头回家。时隔多年,那个抱着搓板,走在夜晚空旷静谧的田间小路上的孩子,会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那是一种很美妙的人生体验。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地瓜皮擦板,图片来源于网络)

每一个孩子长大的过程,都是由已知向未知慢慢探索的过程,这些经验,只能靠孩子自己积累,而父母需要的是,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适当放手,并鼓励孩子。

当孩子体验到自己能够做更多事情时,便会有一种成就感,慢慢会有自己的主见,从而敢于向更广阔的未知探索。孩子就是这样在依赖中,渐渐独立长大。

父母都希望孩子听话,又希望孩子有主见,可是随着孩子慢慢长大,听话和主见就是一对矛盾,这种矛盾是孩子和父母都必须经历的。孩子终归会长大,终归需要独自面对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除非父母能包办孩子的一切,并跟随孩子一生,但是,那又怎么可能呢。

就像龙应台说的:“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