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和姐姐一起走过的小时候

我们家姊妹四个,我排行老二,上面一个姐姐,下面一个妹妹,妹妹下面一个弟弟,只差个哥哥。标准的山东盼儿家庭,仨姐一弟。村里像我们家这样配置的家庭,还为数不少。

这种生态层次丰富的家庭,孩子的性格多多少少会受排行的影响。

别看我缺个哥哥,但实际上,我姐既可以当姐姐,也可以当哥哥。小时候,她就是我的偶像,但也是我的“克星”。

姐姐大我三岁,记忆中,干什么都有她的影子,不管是干活,看电视,还是睡觉。

很多方面,我受姐姐的影响,比受父母的影响还大。父母天天忙忙碌碌,忙完了地里,忙家里,忙完家里,忙其他的。即使没有其他的,下面还有俩小的,所以基本忙不到我。

倒是我和姐姐还得忙着照看下面俩小的,她看妹妹多,我看弟弟多。

姐姐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大胆,外向,从小就被人夸俊。

出去玩,去邻居或者亲戚家,都说,“俺娘,大妮(一般叫名字),真俊啊!我看恁家就你最俊来。”

有人也说我们家就我妹妹三妮最俊,但从来没人说我们家二妮最俊。这点,我非常有自知之明,所以,从来也没奢望过。

村里来我们家玩的几个叔伯,虽然不直接夸我姐俊,或者夸妹妹俊,但是他们会说:“俺娘,小二肯定是捡来的,你看看恁姊妹四个,就你长的跟他们不一个样。”

我知道所有这么说话的大人,都是无心的。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我那时候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有时候也不免落泪。少不更事的我,有时候真的会认定自己是捡来的。

到现在,我脑子里还模模糊糊有一个画面:一个想挎着小橼子离家出走,准备出去要饭的小孩子。

当然那个念头从来也没有付诸实施,相反,我还是最恋家的那个孩子。

姐姐俊归俊,小时候却很调皮。玩起来,跟个男孩子一样,那个皮劲,真是比哥哥还哥哥。

村西头和村东头的孩子,一般是有地盘概念的。西头的孩子来东头,就要小心被东头的孩子打。同样,东头的孩子去西头,也要小心被西头的孩子打。

姐姐连村南头的孩子都打,被打的还是个男孩。他奶奶家就和我们家在同一个胡同,斜对门。每次他来,姐姐就守在门口,有时候那个男孩竟然被姐姐给吓得不敢去他奶奶家了。

我是没见过我姐打架,都是听她自己说。每次我听到她这种壮举,我都会被她的勇敢深深折服。

我就不怎么跟男孩子打架,不是不想打,是打不过。

她出去疯的时候,很少带我,都是跟着比她大个一两岁的一帮孩子。山上,岭上,河里,到处去。最过瘾的,当属去岭上果园偷苹果了,被发现后,几个孩子就呲呲地跑,使上喝奶的劲,拼了老命地跑。

记得有一次,她带了我上山挖野生白蒜。我们走在山腰上崎岖的羊肠小道上,她可能要去挖路边上的白蒜,居然从小道上滚下去了。所幸,那个地方是个沟,草多,没滚多远,一块石头把她给拦住了,居然一点也没受伤。现在想来,还真后怕,但是当小孩子的时候,是什么都不怕的。

话说,这么个调皮的无法无天的孩子,学习怎么样呢?

一点悬念都没有,成绩奇差无比。

但是小时候学习不好,不代表长大了也学习不好。

这点,我和姐姐,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都是到了小学五年级毕业之后,再留级才开始学习的。

从此,不再撒野,不再调皮,一下子从无法无天的假小子变成了懂事乖巧的大姑娘,顺便也从差等生一跃而变身为优等生。

说来也怪,怎么会幡然醒悟呢?那个醒悟就是现在家长们所期盼的孩子的自觉。

想当年的自觉,也不是因为父母怎么教育了我们,更不是因为父母硬逼着我们学习。

事实上,那时候很多父母会觉得学习没啥重要的,也没指望孩子会学习好,有出息,所以帮他们干些农活,分担一下生活的重担才是正经事。

父亲亮出最后的底牌,再不好好上学,就得回家干农活了。我想这个回家干农活,从此和学校再也无缘了,才是让我们自觉的最大因素吧,毕竟,谁想天天在大日头底下翻地瓜秧啊。

但是村里也有很多宁愿回家干农活,也不愿意好好学习的孩子,所以说自觉,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吧。

自觉之后的姐姐才真正开始成为我的偶像。

我特别愿意跟她在一起,愿意听她讲他们班里同学的各种故事。经常是她手舞足蹈地讲,我在一旁哈哈大笑。我俩就是天生的一对,一个爱讲,一个爱听。

记忆中,经常是在上午翻地瓜秧的时候,或者晚上躺下睡觉,睡不着的时候,她就开始讲。

她讲给我听的时候,应该也觉得有意思,要不她怎么这么爱讲。而我听的时候,也觉得有意思。大部分时间,她不主动讲,我就不主动问,我充当了一个忠实的耐心的一点都不烦人的听众。

有时候,她讲得差不多了,我还没听够,也会小心翼翼地追问“后来呢”,她一句“睡觉”,就没下文了,搞得我意犹未尽。

哎,谁让我小呢,没办法,不得不再等她有心情的时候再讲给我听。

毕竟我俩差三岁,论好玩的事情,她肯定比我多。这种不对等的关系,决定了我只能作为她忠实的听众。

记得从她小学留级的时候就开始给我讲,一直讲到初中,中专,她的很多同学,我都略知一二,有时候见了她的同学,居然觉得和见了自己的同学,一样亲切熟悉。

从她那里,我知道了,学习好的好处。老师会喜欢,同学会讨好,自己也会有优越感。

我是亲身感受过,我姐当年在我们镇重点中学,有多威风。

在我小升初的考场上,那场考的是语文。我记得有两位监考老师边看我,边小声嘀咕,还盯着我的卷子看,后来才知道那两位老师,当时正是教姐姐的老师,他们当时就猜测我是她成绩优异学生的妹妹。

记得考完,其中一位老师还问我:你是XX的妹妹吧?

我姐读初中的时候,成绩非常优秀,班级每次考试基本不会出前三名,还担任班里团支书,有很强的组织能力。

记得我刚上初中的那年,在学校春节联欢会上,她和同学搭档说的相声,超级棒。

最后一句好像是“欢迎大家都到俺家乡,请你们吃知了猴”,搞得后来我们班几个男生,经常问我要知了猴吃。

我唯一觉得可惜的是,姐姐后来读了中专。

读中专,其实不是她的想法,她想读高中。可是,家里孩子多,父母经济压力大。父母觉得,农村家庭的女孩子读个中专,能吃国库粮也不错了,高中还要三年,而且变数也大。

最后,我姐还是服从了父母的意愿,读了中专。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姐姐读了高中,一定比我要强多了。她外向,热情,大胆,漂亮,在大学里,她的舞台会很大,大学毕业后,她的能力也可以得到更好的发挥。

我和我姐读书的轨迹,学习成绩的走向,也基本雷同,这其中和受她影响不无关系。只是我始终是内敛的,没有她泼辣,大胆,外向。

到了该读高中还是中专的时候,父母同样也想让我去读中专,但我没有听从。我连续游说了父母七八个星期,说了各种我要读高中的理由给他们听。最后,他们竟然被说动了,随我的便了。

除了学习上的影响,我和姐姐在一起,会看各种电视节目,电视剧之外,最喜欢和她一起看的是综艺、体育类的节目,包括新闻,我从她那里知道了很多东西,知道了世界上居然有比我们小村庄更有意思的事情。

一起看春晚,一起追亚运会,奥运会,我们会为中国运动员所得每一块金牌欢呼,那种感觉,是比吃任何美食都愉悦的。

这,其实就是一种精神的力量。

家有姐姐,是幸运的;家有能够引导你人生的姐姐,是更幸运的。

感谢带我一起长大的姐姐,感谢让我开阔眼界的姐姐!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