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悄悄发生的变化

期中考试之前,韩亦可确实是压力最大的那个。只要她无法保持第一名,她就是倒退。最后半个月,除了学习,她什么都不做。而压力最小的,便是赵大军了。刘琴问他紧不紧张。他说,如果不突然有人留级或者来了转校生,他就不会后退了。这么说来,他的心态倒是好的,但是他也是把时间都用来学习了,毕竟他的理想是前进到能考上大学,最不济也要考上大专或者中专啊。
期中考试一二年级同时进行,是一种很特殊的“拉单桌”考试,一二年级交错坐着,同一考场,一年级考英语,二年级考化学。刘琴分到二年级考场,赵大军留在原位置不动。刘琴的位置坐了一个男生,化学考了一半,趴桌子睡着了,监考老师也不管他。
赵大军看时间距离交卷还剩不到二十多分钟,用笔捅醒了那个男生。那个男生睡眼惺忪,看了一眼,小声说道:“谢谢,你专心答题吧,你还那么多没写呢。”说完,脑袋掉了个方向继续睡。赵大军看叫不醒这位兄长,只好自己专心答题。
交卷铃声响起,监考老师把那个男生使劲一抬,把卷子拽了出去,那个男生就像没事人一样,继续睡着。赵大军从侧面出去,上了一趟厕所,回来看见那个男生依旧睡着。
第二场开始,铃声一响,那个男生如同条件反射一样,从桌子上弹起来,收试卷,奋笔疾书。大约刚到半场,他又倒头就睡。
赵大军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物和事儿,心里觉得好笑。中午吃饭的时候跟张兴辉说起,张兴辉又兴奋又神秘地说:“你还不知道吧?他就是二年级的考神。”
“什么是考神?”
“考神就是考神,神知不知道?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就是神。”
“我好像明白了。那应该多向他讨教怎么学习。”
“没用的,他的智商跟我们不在一个量级上,他的那些方法对我们来说都没什么用。”
“这样。”赵大军听了之后有些失落,难道学习这件事,真的智商决定了一切吗?
下午第一场考试时,考神如旧,半场答题半场睡。第四场时则不睡了,答了半场题之后,就在草纸上勾勾画画的,最后一张纸画得乱七八糟,赵大军扫了一眼,也看不出所以然。
两天考试结束,考神走前,跟赵大军说:“我叫李伟,是二年六班的,你学习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来找我。看你答题特别吃力,不少题目一眼看去就答错了。”
赵大军口里说“谢谢,我叫赵大军”,但心里却咯噔一声,觉得自己很努力,但是人扫一眼,就知道是答错了,让他感到很难过。
周五周六考试,周日照例休息,周一开始上课,数学、物理老师已经公布了单科成绩。到周三,大榜已经排出来了,赵大军考到了267名。这个名次他好多年没有忘记,那是他高中三年考得最好的一次。商筠特别表扬了他,说他是班里进步幅度最大的学生。
很多年以后,赵大军终于想清楚了,他此后很难超过这个成绩,并非是他没有努力,也并非是别人更努力,而是中考成绩有一些偶然性,在这些同学中,他大概就是270-280之间,他没有更落后,但也无法更进步。可他想清楚这些事情时,早已经模糊了一边努力一边痛苦的经历。
万幸的是,韩亦可没有后退。她保住了学年第一名,李梦葵是第四名,没有超过她。吴璋考了298名,是1班的最后一名。
周日学校开了县城内学生家长会,吴璋爸爸来的,商筠专门跟吴璋爸爸有一个单独的谈话。商筠若隐若现地谈了吴璋与韩亦可传纸条的事儿,也说了吴璋给韩亦可买可乐的事儿。还有一些别的,堆积起来,好像刚刚入学两个月,但已经成了很有说服力的素材。现在两人成绩,一天上一地下,显然不是先进能带后进的,防微杜渐,或许才是吴璋进步的前提。
吴璋爸爸回家之后,与吴璋小心翼翼地谈了一次话。吴璋心领神会,答应自己去找商筠,要求上进,要求换座位。吴璋爸爸没想到吴璋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意料之外。他不知道的是,吴璋喜欢的是李梦葵,而是不韩亦可。
星期一吴璋就去找商筠,要求进步,希望坐在老师眼皮底下,接受老师监督。商筠不能随便给他调座位,让他自己去找人调换。只要找到人愿意跟他换,他就可以换。
吴璋回去直接找了赵大军。赵大军从哪个方面考虑,都得答应跟吴璋换座位。没想到的是,他答应完,商筠却找他谈话,让他慎重考虑,毕竟他好不容易进步。赵大军说进步退步与座位没有关系,韩亦可坐在中间位置,仍旧是第一名。他坐在韩亦可后面,方便问题,或许还能更进步。赵大军既然如此说,商筠也没有理由不答应,而且她主要的是为了把韩亦可和吴璋分开,为了韩亦可不受影响,为了吴璋能进步。
当天中午,两个人就调换了座位。赵大军搬书的时候,跟刘琴说:“以后的日子,你自己好好把握。”还故意“呵呵”了几声。刘琴白了他一眼,然后说了一句:“在中间混不下去了,就回来,我依旧罩着你。”
中午回家的路上,韩亦可就把吴璋调换座位与刘琴同桌的事儿告诉了李梦葵。李梦葵倒一点儿都不紧张,还笑着说:“愿他们走得更近,我就彻底摆脱了。”
期中考试过后,班里的氛围发生了很大变化。赵大军名次提高,整个人自信了不少,也开朗了不少,在班级活跃多了。当然,氛围发生变化的原因,是经过两个月,同学之间熟悉起来,考试的情况大体稳定,人与人都放松下来。而青少年那些懵懂暧昧,也不像初中时憋在心里,班里已经出现了一些隐秘的地下恋人。这些,赵大军都或多或少能体会得到。
至于吴璋与刘琴,不到两周时间,他们就成了地下恋人。“地下”二字,是针对老师们尤其是针对商筠而言的,同学之间大体都知道。商筠调开吴璋与韩亦可,以为已经化解了危机,没有想到,她判断失误,反而促成了刘琴的心事。
真的到了吴璋与刘琴成了地下恋人,韩亦可倒无法将这件事跟李梦葵说了。大概到了圣诞节前,李梦葵才意识到这件事。她原以为吴璋跟她联系少了,只是吴璋住得远了,上学放学都不顺路,所以不像以前那么经常出现。往年圣诞节时,吴璋都会张罗一些活动,今年已经临近圣诞节了,吴璋仍然没有出现,竟然连圣诞节卡片都没有收到。
李梦葵拿着几张写好的圣诞卡,一张给韩亦可:“这是给你,告诉你做好准备,期末考试我要反超了。”又拿出一张:“这张是给吴璋的,最近老见不到他,你带给他吧。”
韩亦可说:“行,我给你带过去吧。免得你尴尬。”
“我尴尬什么?”李梦葵有些莫名其妙。
“没什么?我想多了。”韩亦可接过卡片,准备夹到书中。
“我自己送吧。”李梦葵一把抽回卡片,“正好有事要问他。”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