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戴着口罩送礼

于知文

门禁开了,廉振忙将脖子一缩,紧走两步,想跟着前面那位红色长裙的女士直接跨进角门。
“哎,哎……扫码登记,查核酸!”
廉振吃了一惊,他猛地捏了一下手中的文件袋,然后慢慢地伸直脖子,松下双腿,怏怏地退了下来。
三五个人一起围向角门。
“从哪儿来?找谁?”,蓝制服居高临下地问。
白大褂手一指,“口罩戴好!伸手测温!”
“扫码!出示核酸”,红袖标发起令来。
一通折腾后,廉振摇着头走进去。
前面排起了两竹竿长的队伍。
看不见一张完整的脸,蓝色、粉色、白色、黑色的口罩在众人嘴角上拉出一条彩色的线条。
“唉,孙子上个学,还得来找人”,廉振跟红裙女攀谈起来,“一个什么校长,一点面子不给。幸亏有个牌友,管什么学校,考试、职称还不得靠人社局。不过,滑科长,我还得给他意思意思,意思意思啊!”
“哦,我是儿子就业”,女士半是苦恼半是炫耀地说,“一个什么局长,一点也不通融。好在人社局有个亲戚,管什么单位,招聘、编制也离不了人社局。我也来找小滑,是得给他表示表示,表示表示啊!”
两人戴着口罩,捏着档案袋,踌躇焦躁地排队等着。
一个秘书模样的人过来,示意他们进去。
廉振正正黑色的口罩,甩起方步。
红裙女紧紧白口罩,优雅地抬起脚。
秘书从人群中滑过去,趴到一个圆肚子秃脑壳的男人耳边说,“时间到了,您把视频会议APP打开……”
“喂……是是是……对对对……好好好……”
秘书还没说完,滑科长就打电话了,他只好梗在那里不动。
滑科长摁了几下,手机就撂给秘书,兀自打着电话。
口罩队伍中安静下来,随后开始躁动。
“真不容易,上个学,还要东找人西找人的”,廉振忍不住又说。
“哼!上学简单,找工作才难呢!找人,都找不着!”
“国家多重视教育,都是校长把经念歪了!安排个学生,都要万儿八千的!”
“没办法,学位不足!户口、房产、居住地划片,和辖区适龄儿童哪能一致!校长,能做多大主!上学不难,就业才难呢!”
“就业,难啥?招聘有考试,求职有网络,还可以去人才市场!”
“嘿,这都面儿上!好工作,得找人,得送礼!这个局,那个局的。局长们的手,伸得太长了!”
“校长心黑,上学难啊”,廉振拨楞着脑袋。
“局长心黑,就业难哦”,红裙女摇晃着头。
“吵吵什么,开会呢!小王!”
秘书腰低得更弯了,嗫嚅道,“是廉局,郝校……”
科长“啪”地站起。
“廉局长啊!郝校长……其他人,先出去!”
廉振忙上前,拍拍档案袋,捏捏袋子一角,“小滑啊,孙子上学的材料,您费费心!”
郝校长也拍拍档案袋,捏捏袋子一角,“小滑,弟弟的档案,您帮帮忙!”
滑科长笑得眯起了眼,伸手去接。
“滑民同志,请把两个袋子打开!”
小王手中的手机,突然传出一个义正辞严的声音。
是浉城市纪委张书记!
滑科长脸部顿时拧起来,咬牙切齿地指向小王。
小王颤抖了,惊恐无助地望着会议系统中处于打开状态的话筒和视频。
红色话筒又闪动起来,“滑民,打开!”
袋子开了,两摞一万元捆扎好的人民币,分别掉落到桌上。
“滑民,请他们摘口罩!”
廉振一阵眩晕,缓缓摘下口罩。
手机响了,“浉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廉振局长?”
廉振点头。
红裙女咬起下唇,右手指着廉振,愤恨地说,“是你……”随即,她也摘下口罩。
“郝仁校长,浉城百花实验小学?”
廉振怒发冲冠,指着郝仁,恨恨道,“是你……”
滑民指指廉振,又指指郝仁,喘道,“你……你……”
他摇起头,指着小王,气急败坏地吼道,“你……”
然后又垂下头去,“我……”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