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来世再做亲兄妹

文、图:沈芳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自从春节哥哥被诊断为肺癌晚期,一种不祥之兆就如黑云压顶,让我越来越感到不安。真没想到,预料中的事还是提前来了,就好像一场提前来临的暴风雨,让一家人措手不及。一直以为,哥哥还能再活些时日,起码熬到夏秋季节让我和小弟能多陪陪他。弟弟甚至都预定好机票,想陪哥哥去他一直想去却没去成的名胜景区周游一趟,可是哥哥还是在全家人的祈祷和挽留中,匆匆地离我们而去。似乎是睁眼之间,哥哥还谈笑风生;闭目的一瞬,却已饮恨九泉。为了摆脱亲人离散的苦痛,我读了《西藏生死书》,想以生死轮回的禅释抚慰自己的心灵,但仍然难以走出失去哥哥的悲痛。这么多天过去了,我不敢提笔,一提笔又泣不成声。

 

哥哥生前的病情,我们一直对他隐瞒着,只说体内有一个囊肿需要喝中药治疗消瘀,让他在家卧床静养。他很配合,一直坚持服药,用坚强的意志与病魔抗争着。但急剧扩散的病情使他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一天比一天更消瘦,最后就连翻身下床都异常困难。作为妹妹,我心疼万分,但也只能每逢周末或者出差之际去看看他,陪他说说话。弥留之际的那天晚上,突然哥哥头痛不止,难受的不得了,而我在那个时段也莫名的呼吸急促,心如刀绞。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心灵感应吧!那天一大早,远在深圳的弟弟也从机场起飞,千里迢迢赶回来,只为再见哥哥最后一面……哥哥,你的疼痛我感同身受,遗憾的是,我们却留不住你的生命!近几年我参加了好多慈善活动,就是想修行为你和亲人们祈福!我去杨候禅院做过义工,去万佛寺,甚至去黄帝陵祈求过神灵护佑你。许愿时,本想求佛保佑你病愈,可是也知道这根本是痴心妄想,所以,就许愿让你临走时少些痛苦。果然,在临走前,你说你要远走高飞,我不知道这是你病痛中说的胡话还是即将脱离苦海的征兆。哥哥,回想起来,这辈子你受了太多的苦,太多的累,却没有享受过一天安闲。你走的那天是戊戌年丁巳月辛酉日壬时(2018年5月29日15时22分),大师说,这个时辰好,你算是脱离苦海升入了仙界,来世不用再受苦受难。我情愿相信大师所言,只有这样想着的时候,内心才能稍感安慰。

哥哥,你只比我大七岁,从小我却得到你百般的呵护。是你教我走路、教我说话、教我巧解数学难题;为了强健我的身体,你还曾陪我练长跑。后来我上了寄宿中学,你又教我防身自卫的技能。母亲去世的早,那时我和弟弟还小,父亲很快扔下我们组建了新的家庭,是你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我们的家。那时候的你多难啊!嫂子体弱多病,你还有襁褓中的女儿要照管,可你没有抛下我们,你像父亲一样拉扯我和年幼的弟弟走过了那些艰难的岁月……因为家庭的变故,我没能上大学,顶班参加工作被分在深山育林,我心有不甘下海去打拼了几个月,是你劝说我回到单位,一步一个脚印地成长,成家。弟弟也是在你的帮助下读完技校走上了工作岗位……

哥哥,你的一生被沉重的生活所困扰,为家庭,你无怨无悔,呕心沥血拼尽了全力,就像一只张开翅膀的大鸟,始终在风雨中呵护着妻子女儿,替她们遮风挡雨。又像一座厚重的大山,默默承受着风雨雷电,烈日暴晒,承受着一切生活重压。你至死用生命爱护着你的亲人,在别人眼里有时候甚至是溺爱。是你提前感知,自己不能陪她们走到最后,所以爱的那么彻底那么无私吗?你善待每个人,可是唯独忽略了你自己!哥哥呀,我们都知道,你是长期在透支着体力,你的病是积劳成疾!

生前,你的生活中几乎没有自己,甚至一次简单的旅行在你那儿都是奢望。除了家和工地,这些年你最远也就是到我家里。我和弟弟一直很后悔,以前你身体好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带你出去转转啊,那么多大美的河山你都没有游览过,在北京打了两年工你甚至连天安门广场和长城都没去过。今年春天弟弟和弟妹专程从深圳回来看望你,想带你去旅游,我和先生也想驾车想带你去华阳景区游玩,可你已经力不从心了。想来,幸亏之前我曾带你去过圣水寺、诸葛古镇、大汉山和汉江湿地公园,洋州三馆夜景,还看了美丽的音乐喷泉和最美油菜花海,见识了一些好吃的,好玩的,才算是多少感到一点点安慰。最近的一次,今年五月,我去延安学习前还叮咛你好好吃药,等我回来再带你去吃好吃的。哪曾想等我回来你的病情已经开始恶化,说话吐字不清,食物难以下咽……

还记得五一那天,我和先生要陪着你去江坝观花海,不知你是怕麻烦我们还是真的很累,迈不动脚步,因而没能成行,如今这些都成了我心里永远的遗憾。那么热的天,你穿了两件衣服,脖子上的汗凉凉的,像是从冬天走来。我知道你疼,为了不让我难过,你却从不在我面前呻吟。然而可恶的癌细胞在不断吞噬着你的身体。我给你揉肩时才发现,你的肩、背、腹部已有转移性包块,我可以想见你每天在承受着怎样的疼痛。其实在清明节看油菜花的时候,你看着花,我看着你。你两眼呆滞,形容枯槁,我就应该明白,只有身体健康,才有心情和精力游山乐水。

病中,我给你买来木瓜、枇杷、软心酥、蛋糕、蛋挞、沙琪玛……弟弟也特意从香港买来枇杷膏,巧克力,小熊饼干……我们生怕你再也没有机会吃了。我们兄妹三人在手机视频中说着你关心的话题。这些年你太累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你终于停下来,被别人照顾了一回。最后几天你已经不能进食了,弟弟让我赶紧去买了红参,这样才让你多在人世停留了两天。你不想走,责备我们的父母为什么要把你叫走。我想,是你一生太苦太累,母亲不愿你再在人世受苦受累,所以想要叫走你,好让你早一点脱离苦海去天堂里陪伴她吧!

那天下午我知道你生命的灯盏已经即将燃尽,虽言语不清你仍反复给我说这说那,弥留之际早早让我们给你穿好了衣服。弟弟马不停蹄地赶回家已是下午三点,一进家门,你就睁开微弱的双眼责备他,“你不好好上班,这么远跑回来干嘛!”看到你,弟弟已是泪如雨下,但是再多的泪也挽留不了你,你们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无言地诉说着骨肉兄弟之间最深的眷恋!在最后的那段日子里,你说过的最多的话就是“让老三花了那么多钱,我的病还是没看好,钱都白花了。”这就是一生勤俭善良的你,总是在为别人着想。那天下午三点二十二分,你停止了呼吸,从此从痛楚中解脱,去了那个不为我们所知的世界。曾经,我们三兄妹都自认为母亲最疼爱的人是自己,我想,母亲最疼爱的或许是你吧。那么哥哥,你就安心地去吧,替我们陪伴母亲,在天堂里去畅游你生前向往而没有去过的那些名山大川吧!

哥哥你知道吗?汉阴的老舅听说你英年早逝不顾年迈的身体赶来为你送行,还有宁陕及双乳(汉阴)乡的本家兄弟姐妹都纷纷前来与你告别。还有你的那些发小、同学也一起来为你送行,他们为您深深感到惋惜。连续两晚的守灵,我们都坚持着,坐在那里,时不时为你续香换蜡。给你诵经,祈福。今天,一大院子的人,有帮忙的,有吊唁的。下葬结束有一场酒席,帮忙的赶着准备酒席上的材料,吊唁的等着那场离别。整个氛围跟过大事没有多大区别。下葬那天我独自守在吊唁厅,总感觉哥哥仍在忙碌,在说话。以前每次来看你,你都是放下手里的活,欢快的给我准备可口的饭菜,和我聊各种话题。今天,你躺在吊唁厅的冰棺里,永远的隔绝在欢乐之外,永远的远离了人世。可是,我却一直有个幻觉,觉得那外面忙碌的人群里有你,哥哥你正像以前一样高兴的为大家准备饭菜呢。哥哥,你的离世,让这么多人聚在了一起。这些人,有爱你的和你爱的亲人,也有你平时不怎么走动的远亲近邻,发小同学。他们这样虔诚,若哥哥你泉下有知,我知道你是会高兴的。人死了,除了至亲悲痛欲绝,其余人也就是一声飘渺的叹息,觉得遗憾而已。逝者已逝去,生者当珍惜!

母亲一生慈爱,坚韧,自强,聪明。母亲的优点都被你继承了,而她早逝的命运也一样被你遭遇。你的自强,善良,包容,使你从没有被生活的困苦压倒,你看起来还很年轻,却最终过早地被疾病夺去了生命。亲人中,我们两人隔的不远,母亲去世这么些年来,我回娘家其实也就是回你那里。你在,家就在。现在你走了,以后我再想回娘家,又该往哪里去?世上像父母一般爱我疼我护我的那个人不在了,我从此也便成了无根的浮萍。今生今世,你留给我的,除了墓碑上那个熟悉的名字,就只剩下无边无际的念想。哥哥,再多的泪已换不回你,既然你是去陪伴母亲了,那么我该忍住伤悲,不能再让泪水牵绊你,打湿你飞升的路。我会好好的,我们都会好好的。哥哥,你安心地去吧,来世,让我们再做亲兄妹!司机随笔《西藏生死书》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