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天赐良机,妙不可言

305室成员各有喜好,乔茹雪喜欢唱,陆婉婷喜欢吃,李可岚没事就煲电话粥,乔慧儿呢,喜欢写写画画,尤其是这几天,灵感好极了,金句直蹦,尤其是晚上,更是天赐良机,妙不可言。

遗憾的是,吉宁大学晚上十一点都会熄灯,这让乔慧儿很痛苦,写得正在兴头上,吧嗒一声,没电了,更可气的是,“76号女魔头”每晚巡逻,要保证每个寝室都安安静静,只差喊,天干物燥 小心火烛了。

文思泉涌,乔慧儿只身犯险,悄悄用被子遮住光线,用一个小台灯照明,轻手轻脚地敲击键盘。

“305室,怎么还不熄灯!”门外,传来“76号女魔头”穿云裂石的声音,乔慧儿一惊,迅速合上电脑,熄了灯,像只惊恐的兔子,猫脚上床。

“305室,别的各家都熄了灯,就你们家不遵守规定,上次惩罚还不够啊!”“76号女魔头”仿佛怕人不知道似的,扯着嗓子直叫唤。

“哎呀,妈呀,咋这么难缠呢!”乔慧儿小声嘀咕。

“这死老婆子,又大声咧咧了,鬼哭狼嚎个啥!”乔茹雪闷声道。

“你小点声,能听见的!”李可岚赶紧制止。

“公鸭,你一嗓子,八百里开外都听见了,小心你的皮!”陆婉婷也道。

果真,“76号女魔头”开始咚咚咚地直敲门:“开门开门,无法无天了!”

“妈呀,这可咋办,她不会揍我吧!”乔慧儿心虚地抱紧被子。

“没事,她敢!”乔茹雪放大声音道,“干嘛,都睡了!”

“睡了还在说话吗?吵得乱七八糟,你以为我听不见?”“76号女魔头”在门外喊。

“这不都是被你给折腾醒了吗?”乔茹雪就地反击,“叫唤个啥,还不让人睡了?”

“我叫唤?乔茹雪,你这同学咋说话,我警告你们,再这样都给我滚出去,别没事找事!”

“行了姑奶奶,俺们都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睡不好怎么上课?”乔茹雪回了句。

“这还像话!安静!别扰乱秩序!大学生就应该有大学生的样子!”“76号女魔头”训斥了几句,悻悻地走了。

楼道里终于恢复了安静,所有的风吹草动都没有了。

安安静静过了两天,乔慧儿实在是憋不住了,白天忙着上课,晚上多好的机会啊,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是曼妙无比!用乔慧儿的话说,夜晚是灵感的新宠,他们一结合,就会生大胖小子!乔慧儿吸取上次教训,熄灯后,观察“76号女魔头”已经巡逻过了,这才开工!啊哈,怎么能想到这么一招呢,乔慧儿直呼自己是天才!

其他三位都已经睡着了,乔茹雪还发出响亮的打声,真是个女汉子!乔慧儿笑着摇摇头,她利索地跳下床,打开电脑,哈,再也不用鬼鬼祟祟的了!晚上就是好!一写一长串,妙语连珠!

“305,怎么又开灯了?!”“76号女魔头”一声惊雷,吓坏了乔慧儿,所有人,都醒了!

“哎呀,妈呀,”乔茹雪猛地坐起,如梦方醒,“这是咋了?地震了?”

陆婉婷和李可岚也在揉着惺忪的睡眼。

乔慧儿忙着处理作案现场,熄灯,杀机(直接关电脑),跳上床,装僵尸。

“咋了,你们又开灯,还问我是咋了?你说咋了?”“76号女魔头”大声道,“开门开门,别影响别家睡觉!”

乔茹雪跳下床,准备开门。

乔慧儿怕极了,声音发抖:“好姐姐,你别开!”

“怕啥?”乔茹雪道,“姐给你罩着,别怕!”

“76号女魔头”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灯呢,谁在开灯?”

“哪呢?这哪有灯?”乔茹雪装模作样道,“是您看花眼了吧!”

“我看花眼?”“76号女魔头”一个冷笑,“我的眼睛还没花,好着呢,我给你说!”

乔慧儿战战兢兢搪塞道:“萤火虫,那是萤火虫!”

“编,继续编!还萤火虫哩,你咋不说孔明灯呢?”“76号女魔头”大嗓门道。

“孔明灯不适合在屋子里放!”陆婉婷斗胆插了一句。

“刁民!你们一个个都是刁民!”“76号女魔头”用手指着每一个人,“我给你们说,这次不好好反省绝对不行!明天下午完课后到管理处每人递交一份说明说书,尤其是那个擅自开灯的,一定要态度端正,承认错误!”

“老师,还是四号楷书手工体吗?”乔茹雪故意问道。

“对!四号!楷书!手工体!”管理员火了,“你这丫头,就喜欢和人对着干!”

“好好好,”李可岚赶紧打圆场,“老师,我们知错了,请您消消气,消消气!”

“我看305就你还是个明白人!”“76号女魔头”心情稍稍有些宽慰,开始撤退,“都睡了,明天到管理处说事!别吵吵,再吵吵,我让你们现在就到操场上跑步去!”

“再吵吵,我让你们现在就到操场上去!”关上门,陆婉婷鹦鹉学舌,也阴阳怪调地来了一句。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大家了!”乔慧儿歉意地说。

“妹妹,你的胖娃娃倒是生出来没有啊?”乔茹雪问。

“没”乔慧儿哭丧着脸,“本来已经酝酿好了,一惊吓,又回去了!”

“咳,没事,你白天生,这晚上不是凶多吉少吗?”乔茹雪笑道。

“我咋这么倒霉呢?”乔慧儿惊魂未定。

“干脆你就叫霉作家吧”陆婉婷笑,“笔名,笔名!”

几个人偷着乐。

“哎,妹妹们,都睡吧,别吵吵了,”李可岚指指外头,“小心又杀了个回马枪!”

“就你,还是个明白人!”陆婉婷模仿着管理员的声音,又疑虑道,“那老婆子是不是就不睡觉?天天这么守着?”

“更年期的老女人,没那么多瞌睡!”乔茹雪打了个哈欠,“啊——,困了,睡觉!”

图片

夜,终于那么平静地过去了,305室又迎来了新的一天,几个人就如何写检查展开了激烈讨论。

“别问咋写,如实写!我就写我正在做梦,被雷公一个霹雳给打醒了,具体情况,我屁也不知道啊!”乔茹雪道。

“你做梦?啥梦,春梦?天,你不会写你的春梦去应付吧!”陆婉婷故意捂住嘴巴,做出惊骇的样子。

“你个色魔,”乔茹雪指指着陆婉婷,无语地摇摇头,“要有多大的身躯才能撑起您那龌龊的灵魂啊!”

陆婉婷笑:“您都好意思撒谎了,我哪敢好意思不信呢?”她转头问李可岚,“明白人,收纳筐,咋写,你说个方案!”

李可岚一本正经:“咋写,我看咱还是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地写吧,和人对着干,吃亏的是咱!”

“那咋写,我们总不能出卖霉作家吧?”陆婉婷问。

“那当然,咱就说咱都有不按时作息的坏毛病,切记,一定要态度诚恳,有认错的表现!”李可岚道。

“姐姐们,都是我连累大家了!”乔慧儿又是作揖又是鞠躬。

“切,多大个事!”乔茹雪满不在乎地甩甩头。

“没事,不怕的,你别多心!”李可岚柔声安慰道。

下午五点四十,305室成员浩浩荡荡开赴管理处。既成的惯例,乔茹雪打头,陆婉婷第二,李可岚第三,乔慧儿最后一个。

“76号女魔头”已经一脸严肃地“守株待兔”了。

“老师,这是我们几个的检查,不——说明书,不对,是反思!”乔茹雪递上一沓四人的“杰作”,“您看,都是按您的要求,一码的四号,楷书,手工体!”

“那个老开灯的呢?这个时候了,还不出来说个话?”“76号女魔头”瞥了一眼几个人的反思,坐着没动。

“这?”几个人犯了难,这可不在计划之内啊,乔慧儿一紧张,拽紧了李可岚的胳膊。

“老师,您看我们反思都写好了,给个面子吧,保证以后不犯就是了!”乔茹雪用余光看了一眼乔慧儿,说道。

“不行,你们家多次违反纪律,不按时熄灯,这次不好好整顿一下,说不过去!”“76号”声音高冷,表情严肃。

“哎,你这老太太,”乔茹雪火了,“不就两次吗,两次就是多次了?”

“76号”噌地站起来:“你看你这娃咋说话,两次不是多次呀!”

“两次怎么就是多次,你学过文化课吗?怎么说呢?好像我们屡教不改似的!”乔茹雪牛脾气一上来,一甩袖子,把上前拉扯的李可岚甩开,瞪着眼睛直接和管理员对上了。

“你——你——你!”管理员被气得嘴唇哆嗦,一手叉腰,一手像母鸡啄食一样戳着乔茹雪,“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我血压都被你气高了,你知道不知道?!”

“哎呀,老师,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乔慧儿赶紧上前,两只手像小鸡的翅膀,在胸前直扑腾,“您消消气,消消气!”

“我就知道是你!说萤火虫的那个!自己不注意,害得全寝室为你背黑锅!”管理员心知肚明地说。

“背黑锅咋了,我们乐意!你别难为她好不好?”乔茹雪大步上前,一把拉过乔慧儿,“一边站着去,别低三下四的!”

管理员的嘴唇又开始哆嗦了:“乔茹雪,你别太嚣张了好不好?你以为你是什么,黑社会老大?耍什么流氓作风!我看你就是祸事头子,唯恐天下不乱!”

“老师,您别见怪,这家伙就是嘴贱!心眼不坏!”陆婉婷堆起笑脸,说起了好话。

“哼,汉奸!”乔茹雪一甩头,“说吧,今个咋惩罚呢,早说早完事,别在这儿瞎咧咧!”

“我看你就该丢到监狱里好好改造去,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管理员气得脸色铁青,“既然你乐意受惩罚,我就成全你!去,操场上每人做100个下蹲起!”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五分钟后。

四个人零零洒洒地到了操场上。

“下蹲起?你说这死老婆子,76号女魔头,这花样还不少,不跑步了,改成下蹲起了?”乔茹雪嘲讽道。

“你个死鸭子,要不是你嘴贱,我们能来这儿吗?”陆婉婷抱怨道。

“切,羊脂球,就你那个怂样,一点骨气都没有!”乔茹雪撇撇嘴,不屑道。

“你那是自己往枪口上撞,找死!”陆婉婷教训道,“以后跟着姐姐混,看一点脸色!”

“都是我!我要是能早点认错就好了!”乔慧儿懊悔地说,“真是的,咱又得到这儿丢人显眼了!”

“丢啥人,全当是娱乐好了,再说了,羊脂球膘肥体重的,多锻炼,对她有好处!”乔茹雪乐滋滋地说。

“好你个头!”陆婉婷噘着嘴,“想死你自己死,别拉我们这些垫背的!”

“那多没意思,姐就喜欢看你——活受罪!”乔茹雪笑嘻嘻地说。

“既来之,则安之,咱好好做吧,一会还能赶上吃饭呢!”李可岚道,“鸭子,你嗓门大,你喊我们做!”

“各位同学请注意,各位同学请注意!”广播里突然传来“76号”威严的声音。

几个人一怔,“怎么了,啥意思,又要上新闻联播了?”乔茹雪惊讶道。

“六号楼

305宿舍,因为不能遵守学校的规章制度,不按时作息,特责成本室所有成员,乔茹雪——”“76号”顿了一下,“还有那个陆婉婷,李可岚,乔慧儿四名同学,写出书面检查,并在操场上做一百个下蹲起,请全体同学引以为戒,按时作息,不得有误!”

广播一出,所有的宿舍窗口都探出好多脑袋来,一下子,四个人又成了焦点中的焦点。

“他奶奶的,咱这曝光率不低呀!”乔茹雪笑骂。

“你们还不做,是等着领赏啊!”管理处窗户上,探出“76号”阴森森的脸,“做,我数着,一个也不能少!”

“这死老婆子,做吧!”乔茹雪说道。

“哎呀妈呀,这下蹲起,我可不行呀,我最多就十个!再多我就折了!”陆婉婷叫苦天连。

“脓包!”乔茹雪说着,拉着陆婉婷的胳膊,“我说你这身肥膘,真该减减了,来,开始,一!”

“我也来帮帮你!”李可岚拽着陆婉婷的胳膊。

“我们在一起!”乔慧儿扶住李可岚,几个人开始了百里下蹲第一步。

“老大老大,快来,你们快来!”卷毛凌峰趴在窗口上叫唤,“咱们班的四员大将又亮相了,今天表演的节目是下蹲起!”

609室的成员也开始聚集。

卷毛凌峰开始他的即兴演说:“一号作品,乔茹雪,外号,‘公鸭’,大手大脚大嗓门,脾气也大,性格豪爽,一嗓子能喊出八百里开外,被称为女中豪杰;二号作品陆婉婷,外号‘羊脂球’,超级喜欢吃,每天无所事事,养得一身肥膘;三号作品李可岚,绰号‘小媳妇’,又称‘明白人’,长得温柔贤淑,可惜名花有主,整天只顾着谈恋爱;四号作品乔慧儿,是里边最小的一个,看似机灵鬼怪,实则也爱闯祸,喜欢写作,新得大号‘霉作家’,又称‘一脚妹’,简称‘霉一乔’,介绍完毕!”

“哈,卷毛,你这讲解可真是内容丰富,概括到位,真该到管理处备案,通报全校呢!”胖子张彬彬笑道。

“那是,哥是什么,号称吉大新闻哥!”卷毛凌峰笑道,“老大,解说半天也累了,今天你请客?”

“好的呀,好的呀,这个我赞成!”眼镜男李山叫好。

“我也赞成,超级赞!”胖子张彬彬道。

“好,卷毛安排,我买单。”王明远看着操场,他的目光没有离开乔慧儿的身上,那丫头,实在太好看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