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雪,出我意料地大,出我意料地纯洁,

在昨日随笔写作结束后,还不到五点,所以也就仅仅写了下雨这事,但谁知我刚码完随笔,那雨就变成雪了,它一大粒一大粒砸了下来,直砸得玻璃窗啪啪作响。
昨天的雪下得出奇地大,乍一开始,它可不是什么纷纷扬扬的惟美画面,开场舞的主角是一颗颗砸在地上的大雪粒子,随后才逐渐变成漫天的鹅毛大雪,华灯初上时,望向窗外,在路灯的照射下,大雪显得愈发猛烈了,放眼望去正如岑参的诗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司机随笔的图片

吃过晚饭,老妈就拉着我下楼打雪仗,我自然非常乐意,于是就换上件厚羽绒服,和爸爸、妈妈下了楼。刚出楼道口,一股冷风就扑面而来,地上的雪足有一脚深,这应该是我有生以来见得最大的雪了,仰起头来想观赏一下空中的飞雪,却被它砸得狼狈不堪,也称得上是“撒盐空中差可拟”了。
绕到楼后,还未被踏过的雪,洁白而平整,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在上面留下脚印呢!但邻居家的两位朋友马上打破了我的强迫症,他们开启了热火朝天地打雪仗模式,哈哈,最佩服的还是我老爸,他只是迅速地往我妈的脖子里灌了几个大雪球后,还未真正入戏,便在妈妈的惊叫声中悄无声息地溜回家了。
而这时,激烈的“砸脸”大赛才正式开始,由于老妈攒雪球的速度太慢,被我在这空当中砸了四、五次,老妈一度濒临崩溃。跟同龄人玩才是最愉快的!我和妈妈与对门的两个朋友组成了两队,每队两人,相互攻击;说是正面攻击,其实是“不地道”地搞偷袭,因为你不知道哪辆车后有某人攒了一地雪球,正等着你的脸来“迎接”它。

此时,大雪虽大,却下得安静,衬得我们的笑声更加响亮而又爽朗。回家看看湿透了的裤子和外套,也是十分的佩服自己,都已经湿成了这般,竟然无一丝寒意,有的只是一头畅快淋漓的汗水。
为了纪念今年的大雪,我做了两个小雪人放在冰箱里冷冻了起来。
雪,出我意料地大,出我意料地纯洁,希望少年的我们也保持这样一个令人出乎意料地纯洁,好似这雪一般洁白如初!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