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跛爷

跛爷年轻时扮跛能以假乱真。若看戏人喊他“跛子”,他笑而不答,就地耍了个空中翻滚,人人拍手叫好。跛爷悟性好又肯用功,技艺愈发精湛,得名跛爷,方圆百里无人不识。
一年大旱,跛爷家乡,受灾甚重。
跛爷心切切,找到班主,意巡回义演募资赈灾。班主轻捻胡须,当即表态,愿首捐两千元,并修书一封求在狮县任官的内弟协助巡演募资。
狮县丰腴,民风淳朴。
戏班抵狮县,班主内弟好生招待。除发动本县戏社同台义演,还游说乡绅解囊相助,又言若义演成功,额外再赏戏班两千元。
既是同台,自然少不得高低之分。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跛爷不敢怠慢,时值西洋文化流入,全国各地梨园都在推陈出新。跛爷悉这狮县县城,同样少不了几双眼盯着他这角儿。他只能成不能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演出日近,跛爷上街买颜料,见狮县街头一派太平景象,想到家乡父老饥不果腹,即头晕目眩,踉跄跌至街边。一声“哐当”,跛爷醒过神来,揉搓摔疼的部位,起身,一乞丐怒气冲冲扯住跛爷。
“我的碗!”
跛爷道歉,并多赔了钱。
这一境遇,令跛爷突发奇想:请几位灾民前来狮县,将家乡灾情搬到舞台,演一出“受灾”新戏。虽非专业,但贵在真实,况且无人敢如此创新,跛爷一拍大腿,成了!
演出当日,此新奇的舞台剧果然大获成功,跛爷戏班赢得漂亮,募捐达七千元之多。众人皆喜,纷纷竖拇指赞跛爷。
然天有不测风云,当日深夜,人困马乏,戏班辎重大车竟无故火起,火借风势肆意蔓延,车瞬间成了火海。
跛爷惊醒之时,风火声凄厉。
“快!救火!救火啊!”跛爷急喊。有人跟着疾呼,“快泼水!”
“没有水!快附近找水!”
“跛爷受伤了!”
“班主!”
……
后半夜,大火终扑息。班主聚拢众人,一一清点安置,募捐财物损失殆尽。而最惨的是跛爷,半脸和下颌,烧损骇人无比。
跛爷顾不得痛,“扑通”跪在地,恳求班主再想想办法,救救家乡父老……班主无奈应允。
巡演募捐不得不暂告停歇。离开狮县前,班主内弟前来送行,并送众人盘缠一千银元,又捐资两千银元,助跛爷家乡灾情。班众纷纷拱手称谢,所分钱财皆倾囊捐出,托班主速转送跛爷家乡。跛爷感激不尽。
众人分头休整,缺跛爷畴谋,戏班接演捉襟见肘。
跛爷伤势日渐好转,听闻家乡灾情稍解,心觉宽慰。又闻狮县等地灾情不断,盗贼零星四起,不由平添一丝忧虑。
跛爷因伤息演,欲告假返乡。
这日收拾停当,正要出门,忽然一队官府人马闯入戏班,拘了班主一干人等,言是组织盗窃大罪,戏班上下一应财物就地封禁,所有人等候听审,众皆哗然。
跛爷不信,跳跃上前拦截,马受惊,拘押着班主的那辆车轮子不偏不倚,轧跛爷的脚上,跛爷一个踉跄,跌车轮下,车速停。
“班主,您,这是何事?”跛爷死拽压车轮下的脚,爬起,仰头问。
“哼!”班主一丝冷笑,别过脸。
人群里闪出一人,移开了跛爷。
“跛爷,您这是明白,还是糊涂啊?”
……
“忘记您的身文契约了?您这样的角儿,到哪不是戏台子嘛!再说,狮县那场大火……您不知道啊?”那人压低声音。
跛爷真成了跛爷,也再不提回乡之事。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