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随 想

昨天空了一篇随笔,不是因为有事耽搁,相反,晚饭过后离睡觉还有五个小时,是这周晚饭吃得最早的一次。
不写全是因为不想写。脑袋里没话,写上我也不喜欢,在我看来是应付,我也不喜欢。

我给自己说人有惰性,有一次就有下一次,随笔本摊在一边不写的感觉会上瘾。而现在全体验一遍发现并不是,全相反。不发有种罪恶感和不安,跟我亲手抛弃亲骨肉的负罪感似的。至于惰性,事实证明我对文字积累的情感和表达欲依赖性,完美地打败了所谓惰性。

我发现自己开始讨厌在傍晚或晚上外出放松,看电影吃饭逛商场。特别是迈出商场,已是发紫或漆黑的夜幕,时间已走到八点钟以后,那些刚刚得来的放松快乐此刻已走到尾声,填充我的内心又极速顺着指缝溜走一去不返,知道这一天又要结束了,而我能留住些什么?一丝丝愉悦都被剥离殆尽,剩一具空虚又乏力的躯体,去面对长夜和一盏独亮的台灯。
明天呢?太阳照常升起。
这些只有用几个钟头就创造出的快乐,永远只是片刻存不得永久,谁又能真的抓紧它,谁又能活在片刻里一辈子呢?
我是不能,我不会,也不想。

 

从三姨姥姥家出来,送客声溢进整个楼道。当门砰得关上,热闹戛然而止,楼道的墙是新刷的,一个灯泡闪着,四下白的让人难受,安安静静。

寂静、焦虑和黑夜总是绝配。
在这样的坏境下,我想到以上那些想说的话。

司机随笔的图片

老姥姥今年也九十了,说话行动虽有些必然的迟缓,但精神得很。我们到的时候,正同姥姥和小姨打扑克牌。
是的,仨人在打牌。客厅坐的都是熟悉的亲人。现在去想就觉得打牌这个场面蛮可爱的。

我也加入了,好不容易能看到大家凑一起,闲来无事,也想陪长辈乐呵一会儿。

 

我家,一个平凡的家,没有政府高层领导干部,没有“书香门第”,就是一个与全世界几十亿人的家一样,普通但极温馨的家,有它独一份的柔情,独一份的属于我们的亲情,血脉相连,这便是与家人的缘。
我没想过攀比家世身世,也不在乎家里多少名人,我爱他们他们爱我,像今天一样与家人笑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