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黄金时代

还没到冬天,就开始盼望过年了。

经常是在上下学的路上,我和大伟就开始算了,还有多长时间过年。不过经常是上学算完放学就忘了。在上下学的路上点火玩,倒是我们每天必做的事情。

冬天了,天冷了,天亮的也晚了。太阳还没有爬上东山我们就要去上学。上学的小路两边是麦地,白茫茫的寒霜附着在麦苗上,麦苗冻的直挺挺的,一副冻僵的样子。早晨实在是冷,就在地头点起火来。冬季干燥,枯草一点就着。大家东一把西一把的添枯草,火头窜的老高。经常是忘了上学的时间,最后不知谁喊一声“迟到了”,这才往学校里跑,抬头再看,日上三竿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放了学更不得了了,一玩起来就忘了回家。照例是点火。下午放学点的火和早晨不同。早晨取暖的成分更多一些,大家围着火堆烤烤手。下午点火纯粹是玩。早晨的火只点一堆,下午的火一烧一片。那时候小不知道火的危险,幸而没有酿出什么祸事。在路上玩上半天,回到家已上黑了,少不了挨顿骂。

终于到了寒假的日子。就我们这些调皮的孩子,成绩自然不会好。家长的苦恼我们也体会不到,只在发成绩那天被骂难过,过了那天,又该怎么玩的怎么玩了。寒假作业是不会好好写的。偶尔被家长按在那里写一会,必定是天好的时候,搬着椅子在厦檐下,晒着太阳,像模像样的写一会。这个时候爸妈应该是欣慰的。但这种时候很少。更多的是我和哥哥弟弟一起疯玩,一天一天的盼望着过年。

河里结满了冰,成了我们的乐园。我们每天去滑冰,抽陀螺。所谓的滑冰并没有冰鞋,只是在冰上跑来跑去的疯玩。还有大一点的孩子在冰上骑自行车,有时候啪的摔倒了滑出去老远,我们偷偷的嘀咕一声“活该”,谁让他们在冰上骑自行车呢,万一把冰压漏了,岂不连累我们也掉进水里。

有的时候也去地里捡柴火。背个筐,去树林里,苹果园里,地头上,到处溜达。看到藏在金银花枝叶下偷偷绿着的苦菜,稀罕极了,感觉这萧条的冬天里,也孕育着生命。有时候找个背风向阳的坝下坐下来,靠在那里晒晒太阳,暖暖的,懒洋洋的,说不出的惬意!有一次我百无聊赖的靠在坝子上,歪着脑袋无意识的随意望去,一只野兔在四五米远的地方晒太阳,也正在歪着脑袋看我。这小家伙倒是会享受生活!

冬天几乎没有什么活了,大人们忙过春夏秋三个季节,冬天终于闲下来歇息歇息。晚上吃过饭,就会有叔叔婶子的来串门。炉火烧的通红,茶水一壶接一壶的泡,大人们喝茶拉呱,小孩子则窜来窜去。我们捉迷藏,拿手电照家雀儿,打打闹闹,进进出出,大冬天的热一头汗。二叔和四叔是大嗓门,普通说话就像吵架,我们在外面玩也能听到他们的声音,热闹极了。大人们总是有拉不完的呱,也不知他们在说什么。

九点钟就都散去了,茶喝足了,话虽还没说完,留着明天再说呗。农村的冬天都睡的早。没人喝茶拉呱的时候八点钟可能就睡了。没有路灯,夜很黑,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的犬吠和公鸡准时打鸣。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