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三爷的信

叫,叫,就知道叫!二奶奶坐在床边拿着一封毛了边的信,烦躁不安地冲着院子里桐树上的知了吼叫。一只花脚蚊子在二奶奶头顶上嗡嗡,二奶奶挥舞着的信封停在了半空,那只不知趣的花脚蚊子竟爬在了二奶奶的脸上。司机随笔的图片

“啪”,二奶奶的手掌上染了一片红。

唉!烦躁不安的二奶奶站起来向外走。

二奶奶消瘦的身子在燥热的空气中移向三爷的住处。

啪,啪,啪啪!二奶奶轻轻敲了敲敞开的院门,喊了声:三弟。

院子里没有动静,二奶奶径直向屋门走去。屋门半开半关,三爷半卧在藤椅上。见二奶奶来了,慌忙起身,脸带愠色。

三弟,给我念念信吧!

你自己不会看吗?三爷接过信责怪地说,大热天的,也不让人安生。

我不认字,三弟是清楚的。

自二爷走后,三爷就成了村上唯一有学问的人。四十年前,在外求学的二爷和三爷一起走出了村子。三年后,失去了一条腿的三爷回来了,二爷却没有回来。没有回来的二爷,却不时给二奶奶寄信来,四十多年从没有间断过。从那时起,三爷除了每年去县里一到两回外,就不再走出他的院子。

都读了多少遍了?三爷抽出毛毛的信纸说。

二奶奶羞涩地低下头,没有回三爷的问话。

吾妻梅儿。三爷念完此句,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念:

吾妻梅儿

见信如见人。吾一切安好,只是天气渐冷,出门不便。

梅儿,吾归心似箭,但路途遥远,诸多不便。

当汝看到信时,吾已经离开此地,不要寄信给吾,切记!发记!

夫君轩。

信没有年月日。

三爷把信装进信封递二奶奶,二奶奶清瘦的脸颊泛着红晕。谢谢三弟!你二哥快一年没来信了吧?

没有。八个月零十六天。

二奶奶走后,三爷坐在书桌前,拿出纸和笔写道:

吾妻梅儿

见信如见人。吾一切安好,勿念!

梅儿,吾归心似箭,但路途遥远,诸多不便。

当汝看到信时,吾已经离开此地,不要寄信给吾,切记!发记!

夫君坤。

三爷把信纸揉成一团,然后又拆开摊平,放进抽屉里。

吾妻梅儿

见信如见人。吾一切安好,只是天气渐冷,出门不便。

梅儿,吾归心似箭,但路途遥远,诸多不便。

当汝看到信时,吾已经离开此地,不要寄信给吾,切记!发记!

夫君轩。

信没有年月日。

三爷把信装进信封,穿戴好,拄着拐杖向县城走去。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