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夏天最后的雨

“ 漫无目的地在雨中踱着步,踩在一个个大小不一泛着涟漪的水洼里,溅起一圈水花,水坑从荡漾着波浪逐渐平静,倒映的碎影却因为雨滴而摇曳模糊。”

司机随笔的图片

 

该上班的上班,只剩下我和妹妹。家里背光,昏暗得有些凉爽,外头的雨细腻如游丝,一阵阵地下,它们悄无声息。风吹着树并不安静,是树叶间摇曳摩挲的声响,似风与树的喃呢,又似阴云布下在人间自然的交响曲。
或许是因为明天并不正常开学,今天本该紧张的日子变得波澜不惊的,可谓心态十分平和。虽明天就要网课,但今天24小时里从未有什么大动静,我心平静到不正常。
延续了几天的秋雨,宣告着很多的结束——2021的夏天,2021的那个充满期待的暑假,都溜过去了。两个月的夏夜晚风,梦似的抓不住,这个夏天的一切痕迹被封存在笔尖,沉睡在我自五月开始的每一页。
再翻开做过的生物地理卷,夏天的一切又在眼前无比清晰地浮现,美好的记忆一遍遍重映,原来早已触及记忆深处,雨一样地循环往复。

 

自己坐上辆出租车,幸运地遇到个健淡的年轻司机师傅。细雨滴滴嗒嗒敲打着车窗,师傅打开话匣子,与我讲起各种事情云云,我会感叹地回几句话,确实出自内心,那时候我感觉自己像个大人。
“我家五个孩子哩,我是老幺,我那四个姐一共八个小孩嘞。”
“是吗,那回老家的时候会很热闹吧。”
“是啊,热闹得很哩!”
再比如:
“姑娘你多大了啊?”
“我十三了。”
“哎呦!那你长得挺高啊!”
“哈哈,没觉得呀。”(真没觉得高,只是聊天而已)
“有一米六了吧你这。”
“差不多了,还没到。”
“嗬!那天拉了一个女孩,大学生,一米八!她说她买衣服都不好买啊……(还说了很多)
其实我觉得女生,一米六五到一米七就正好了。”
看来有必要和这位师傅谈谈身高之类的了。
师傅还讲了很多,以至于多绕了一圈才到学校,不过费用是正常付的。

 

 

雨不大,我干脆不打伞。9点55,赶紧快步走向临风堂,这些树貌似又浓密了一些,雨水滚落在上,流下娇艳欲滴的苍翠。
漫无目的地在雨中踱着步,踩在一个个大小不一泛着涟漪的水洼里,溅起一圈水花,水坑从荡漾着波浪逐渐平静,倒映的碎影却因为雨滴而摇曳模糊。我白色的鞋尖浸湿成了灰色,并不愿停止树下的行走。
既然是夏天最后的雨,九月到来之际,稍作留恋便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