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生活是首歌

司机随笔的图片

“晚上吃什饭?”还没吃完午饭,我便问父亲。

“你妈定,依她”,父亲的视线移向身旁的母亲,她靠在沙发上略有所思的样子,脑子总想个陀螺不停地思索,表情凝重而沉静。之后的片刻,两人相互端详,相互等待,难得的宁静。对退休后的老年人而言,吃饭是个大事。

“吃汤面吧,煮点丸子”母亲拿定了注意,食谱往往是赵城的家常便饭。“吃几个丸子?”,父亲喜欢量化。“随便煮上几个就是!”母亲给了宽泛的回答。“到底吃几个科学?”父亲用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诠释着多年前工作职业习惯留下的思维定势。母亲故意不作答,目光盯住茶杯里起起伏伏的翠绿色芽叶。

“你妈真糟糕,半夜里醒来不睡,把我捣醒,问为什么这该死的美国总跟中国过意不去?”父亲转移话题,揭发母亲。母亲咬着牙,对父亲的科学养身法嗤之以鼻,有意把领悟爱国情怀的思辩高度与父亲拉开了距离。父亲用眼紧盯着母亲,好像向她挑战。两个人的战争一触即发。

这官司委实不好断案,有时关于剩菜剩饭的去留,葱蒜的价格,豆腐的味道,银行职员的脸色,诊所护士的语气,都与一天的战争与和平相关,与家里空气的冷暖相关。

晚饭后,我在厨房里洗碗,水开的大,锅碗动静不小,母亲几次欲言又止。“你是故意破费,还是急得走不了?还是发泄?”母亲又进了战备状态。我只好挠头,歉意地笑了笑。只翻起浪花朵朵,才没有引起惊涛骇浪。

卷入战火又往往难以避免,曾因为新发工作服的颜色,与母亲起了争论。“现在,都穿得好,吃得好,这已经够享福了,还挑三拣四!你还要活成什么样子?”母亲不满我的看法,表情严肃而激动。过了许久,我轻轻掀开被单儿,问躺在床上的母亲,她却把脸转过去。我又把她捂着脸的手拉开,轻轻地说“妈,是我不对,大的让小的,起来吃饭”,母亲又破涕为笑,终于化干戈为玉帛。

儿子嘴唇边儿上露出来一点儿小胡子,看来很有男人气。母亲听了他的话时总是很欢喜。母亲说:“今年去读研,以后娶了媳妇,就像鸽子放跑了,可就不知道还回来不回来。” 奶奶孙子间,又开战了。

父亲坐在沙发上,眯缝着眼,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