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市井长巷,聚拢来是烟火,摊开来是人间

调休,周末便只剩下一天。

前一晚照例格外放肆的熬夜,毕竟第二天可以睡到自然醒啊。

伴着淅沥的雨声,拥一床薄被,这秋日清凉的夜实在是最惬意不过了。只是,说好的自然醒,醒来时看表,也才七点过一些。

因为,实在睡得不踏实。

司机随笔的图片

明明已经快到了防火的季节,可新一轮的降雨,所有人不得不再次投入防汛大军。原本昨晚下班就能按时回家的先生,先是电话告知,说晚一些才能回来。晚十点,短信留言,还在开会。十一点过,电话告知:今晚值班,就不回家了。

 

又看到朋友发在群里的视频,大雨的夜,开车在能见度五米的山路上行驶,不时地,还会路遇塌方。

他说山上都是安置点,村民都是连夜转移。因下雨,上山下山的路都已被封,这周末不休息。

 

这常常出现在文人墨客笔下,柔情的浪漫的充满诗情画意的秋雨,突然地,就变得恼人起来。

 

 

早八点,看到朋友发的抖音截图,王屋镇的一名机关干部和一个驻村干部在送群众就医路上,遭遇洪水,车辆坠入河中,两名群众被奋力营救,而两名干部却被洪水卷走,失联中。

不免又是一阵揪心,暗自祈祷,愿好人早日归来。

 

孩子上学,先生加班,偌大的房间里,便只有我一个人。很享受这样安静的时刻,认认真真的吃一餐饭,然后开始各种的打扫清洗。

某宝上买了瓶地砖清洗液,为了清除卫生间地板上的水渍。原本应是喷雾状的,可按了半天才发现喷头竟然是坏掉的,退货也不值当,自己也从来不喜欢给差评,索性直接倒在了地上,将就用着,效果虽没有那么神奇,倒也还可以。

 

收了夏裙,整理衣柜。

一件件地,从衣柜里取出,花花绿绿竟摊满了整个床。

那件明黄的上衣,已有好几季未上身了;

那条豆绿的裙子,怕是已装不下日富一日的我图片;

那件红衣小衫,穿上显胖,买来后就一直被冷落;

那条黑白相间的长裙,以前曾爱极了可现在觉得白得没那么白;

那身浅绿的套装,因一装饰的链子有些许掉色,怕也不会再穿了……

 

要学会断舍离,所以,所有这些,决定统统舍弃。

挑挑拣拣,分类打包,将一些没怎么上身的和看起来质量款式尚好的,放到楼下的“衣物回收”箱子里,但愿能帮到一些人。

取出,折叠,分类,打包,一中午的时间就在这扭扭答答中度过,竟也有汗微微。

 

 

下午便有了大把自由的时间,追我喜欢的综艺节目,睡个饱饱的觉,完成读书打卡,出门散步一小时。

铺天盖地刷屏的,是孟晚舟回国的消息。

回家的路,虽曲折起伏,却是世间最暖的归途。也再一次让我们相信,如果信仰有一种颜色,那一定是中国红!

 

孩子打电话让晚自习后给他送鞋子。

晚九点五十的校门口,竟然挤满了人。

我看见一位妈妈提着一个蛋糕,想必今天是孩子的生日;

一个四五岁光景的小朋友跑到我身边一脸热情地说“你好啊!我姐姐也在这里上学。那个穿红衣服的是我爸爸,那个穿蓝衣服的是我妈妈。我老家是南阳的。”我不禁笑了,远远看到人群中他的爸爸妈妈,真心为有这么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而感到开心。

 

放学铃响,呼啦啦跑过来一群少年,隔着大门,家长们一面递着东西,一面是各种的叮咛。

“上面是衣服,下面是吃的。别一天老打电话,好好学习。”一位爸爸洪亮的声音旁若无人地响起,对面,是几乎和他一样高的女儿。

我不禁笑了,这一定是位直男爸爸了,女儿也许只是想在繁忙的学习之余,听听父母的声音,有个小棉袄时刻惦记多幸福啊。

周围很多人也笑了,女儿略显尴尬地接过东西,问爸爸明天的天气,然后在爸爸又一遍的“不要老打电话”中转身离去。

也就十多分光景,校门口又恢复了平静。

可怜天下父母心。

 

晚十点过,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夜风微凉,看到一句有趣的话:路灯为什么多半是暖色调的,大概是为了温暖每一个晚归的人吧。

生活中会有烦恼,有些烦恼丢掉了,才有云淡风轻的机会。市井长巷,聚拢来是烟火,摊开来是人间。

认清这个世界,然后继续爱它。

于是,记下这平凡的一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