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回国7天倒计时与hygge时刻

早晨在困在泥沼的梦中醒来,久久不能释怀。是命运的泥沼,还是真泥沼?人总是面对梦境时有许多猜测,评估自己的运气。运气差不差有什么关系吗?运气好能怎样?坏又能怎样?讨生活,活下去,不是唯一而正确的路吗?司机随笔的图片

起来洗漱,吃早餐,洗衣服。我都是星期一洗衣服,因为星期一时理工科的博士们去实验室了,我一个人在宿舍,正好独霸洗衣机、烘干机,不必在群里喊“洗衣机里是谁的衣服已经洗好了”“烘干机里是谁的衣服已经好了”。

等洗衣服的时间,站在书桌前扫描图书。不是用专业的扫描仪,就是用ipad。举着ipad,翻一页书,拍一张照片。这本书有700多页,是一本研究何景明的书。哎,何景明啊,我曾经想着从明代戏曲转向明代的诗文研究的,当年邓先生鼓励我从戏曲一体跳出来,我也信誓旦旦说要把整个明代作为研究课题,可是距离说这样的话都快过去十年了,我依旧困在戏曲里,而且由明到清。

这一困不像梦中的泥沼吗?想到这里,我的手抖了一下,照片拍糊了,重拍。我又抖擞精神,翻书,拍照。

拍完之后,衣服洗好了,折腾到烘干机里,然后背上书包去超市。买了肉、西红柿。不能再买很多,因为吃不完我就要回国了。又到星巴克买一杯美式。抱着美式爬山回家。到家衣服正好烘干,取出衣服,坐在沙发上,吃着卷饼,喝着咖啡。豆瓣上有个话题“hygge”时刻,现在就是这一刻了。

这样的日子,就要结束了,这是倒数第七天。

翻开抽屉,清理物品。之前邮寄明信片,还剩下一张邮票。寄给谁呢?寄给自己吧。写几个字:“何日君再来”。写好明信片,贴上邮票。恰好趁着去图书馆把它投入邮筒。

于是起身背包去图书馆还书,再借书。出来时天已经黑了。我闷着头走路,脑子里胡思乱想。忽然一个大叔“hello”一声,跟我打了一招呼,擦肩而过。我像睡醒了一样回应“hi”,但见大叔的背影了。在加国,老年人见到我,都跟我笑着打招呼,年轻人则是绝无声响擦肩而过。

即使我不再年轻,我竟只能默无声响与这里擦肩而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