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兵荒马乱是归程

本来想好好写一下归程,但是太累了,我就白描几句。

归程前的周五是黑五,与小伙伴去温哥华“抢购”。我自己买的有限,给人带的多。回到维村去邮寄了两个包,一些瓶维生素,剩下的就装箱自己携带。司机随笔的图片

托运箱是反反复复装,装好之后上称,超了重装,有空余再装,一直弄到出发前晚上。总是装不下,只能再分装一个手提包。

维多利亚2号早晨我到了机场。值机托运行李,第一个托运箱子一上称就超了,超了1.6磅,还不少。我要取一些东西出来,她说称第二个试试。第二个差了2.6磅,这样两个行李箱合计99磅,没有超重(100磅)。

但是我还有一个登机箱,一个双肩包,两个单肩包。她就说只有2个登机免费包。我说OK,然后推着行李走了,想着怎么办。过安检的时候,安检大哥也说我的东西太多了。

安检之后,我坐在候机厅等待,同时上网查行李数量。因为要坐的飞机是小飞机,行李太多肯定扎眼。我发现每个人两个免费额度之外,还可以带一件大衣。我便把帮人带的大衣袋子拿出来,把原本穿在身上的大衣脱下来装进袋子,同时装进一个单肩包。

然后厚着脸皮请旁边一位天津大哥帮忙带一个单肩包,因为他只有一个双肩包,就同意帮我带着拉杆箱。真是遇到好心人,非常感动,但是我的拉杆箱太重了,又非常愧疚。

维村到温哥华的飞机晚点四十五分钟。飞到温哥华正下雨。温哥华机场里都是地毯,地毯上推着行李箱比地板砖吃力。我背着双肩包和一个单肩包,取出大衣用手抱着,另一个单肩包挂在拉杆箱上,先是推着,后来拉着。从下飞机走到另一个登机口,走得满头大汗。喝了一杯美式,吃了个小汉堡,原本想逛逛的,但想先去登机口看看,结果发现已经开始验证件了,排队验证,验完证件就登机了。

后座是一对双胞胎,哭了一路,其中一个小朋友都哭到呕吐了。所以我的头啊就嗡嗡的。上飞机时,我把大衣又装进大衣袋子,塞进了行李箱。我一个人差不多占了四分之三格子的行李架,好在我上飞机早,否则就得分成好几个地方。

到北京下飞机的时候,我又取出大衣穿上,把大衣袋子装起来,可是北京没有那么冷,进了机场没几步就热得不行,只能脱了大衣抱着,像在温哥华机场一样。那大衣至少有六七斤,抱着太不容易了。好在北京机场是地板砖,推着拉杆箱比较省力。

北京机场又是摆渡车,又是地铁,在巨大的T3航站楼里奔腾。又过安检,电脑、相机都要取出来。为了有效利用空间,我的两个杯子也装满了小物件,有些小物件是金属的,让我取出杯子再过安检。

像在维多利亚机场一样,一排盒子上摆满了我的东西,在维多利亚安检还脱了鞋,抽出皮带,北京安检没有这么麻烦,却用电子设备搜索了很久。

过了安检之后,已经到了我习惯睡觉的时间,困与累同时袭来,感觉自己一点儿劲儿都没有了。赶紧在星巴克又来了一杯冰美式。

最后一程,上了飞机我就睡着了。下飞机时大衣管用了,再不用抱着了。最后感谢鹏二教授午夜下楼接我,真的很冷天气里的热情。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