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又办了一张会员卡

上次理发,在托尼老师的忽悠下,加上自己贪小便宜,就办了一张刻骨铭心的会员卡。每次想起那张卡都痛彻心扉。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就是这么一句话:就算花钱买了个教训,以后就不会再上当受骗了,起码不会在同一个坑里再跌倒了。
那张3000块钱的卡是去年11月办的。原本一直发愁我得去多少次才能把这张梗在心里让我极不自在的卡消费完,没想到这张卡消耗的速度还是远远超过了我的预期。今年5月,卡里就只剩下10块钱了。在我心里,这就算清零了,不觉长长舒了口气。托尼老师再怎么忽悠,我都笃定地说下次来的时候再续费吧——当然,再也不会有下次啦。
就因为贪恋第一次从620断崖式下降到186的便宜,我不惜办了张3000块的卡。后来我又去了两次,朋友去了一次,然后里边就剩下10块钱了。
我觉得自己做了冤大头。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头发又到了不得不收拾的地步了。
恰好附近新开了一家理发店,我一天两次从门口经过,门口硕大的广告牌上醒目地写着开业优惠,烫染才88块钱。
这个价位太有吸引力了,尤其是和上一家店对比之后,简直就像友情赠送一般。再说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离家近,瞅个空子出了小区就到了,不用一收拾头发就得大动干戈,成了沉重的心理负担。
于是我就去了。
结果呢,托尼老师拿来一张价位表让我选择,每个价位后边都跟着两个数字,一个是原价,一个是折后价,可最便宜的也比门口的价高了很多。我脸皮薄,万分不好意思地问了一句:不是88吗?
托尼老师稍一迟疑,淡淡地说:88也可以的。
可我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不少言外之意,比如88的服务质量你就别报多大希望了,关键是88的药水你放心吗?
我想起了一个段子,据说还是在理发行业打过工的人写的段子:小工去问店长给顾客用什么药水,店长问顾客选择的是哪个价位,小工说选的是588,店长说超过500的就给用好药水,所谓的好药水就是一桶五块钱的药水。整个店里的药水只有两种,五块钱的,不足五块钱的。
可我不知道这个段子到底是真是假,万一只是个段子呢?如果选择的价位太低,药水的刺激性会不会很大?那本就不多还在飞速脱离头皮的头发不就剩的更少了吗?可如果选的价位太高,我觉得自己又当了冤大头。
每次面临选择我都这样,最后我就选择了中间的价位。

托尼老师一上手,我就开始怀念上一家死贵死贵的店了。
我很自然就联想到最近豆豆在《脱口秀大会》上说的理发段子了。在那种10元快剪的店里,你根本就享受不到什么服务,别说上帝了,消费者起码的尊严也没有了,一句话,除了价格便宜,就找不出其他优点来。如果在那种百十块钱的店里理发,服务真的好,虽然出门的时候和进门的时候发型也看不出多大变化,但理发的过程中心理感觉简直太美妙了,一句话,除了价格贵,好像就找不出其他缺点了。
我倒不至于有豆豆那种反差极大的感觉,可是,差别还是相当明显的。
进门不会有人姐长姐短地叫着,不会有人帮你存包包,不会有人马上递过来一杯茶水,更不会有人把洗好的时令水果端上来搁在你面前了。就连他们的理发围裙,也不像人家店里的围裙,人家的围裙胸前有一块透明的塑料,可是看手机的。
罢了,我是来理发的,想喝茶吃水果自己在家就行,没必要去理发店啊,再说了,每次人家都有水果,你也从来没尝过啊,你还担心人家洗不干净呢。看不了手机,刚好让眼睛歇歇。
我一边对比,一边进行着心理建设。
可是,托尼老师上手前也没有给我戴上耳套啊;托尼老师的手也太重了,我怀疑他每次揪起的一撮头发中,都得有一两根落到地上,可别给我揪秃了。
我的头就一直配合着托尼老师,随着托尼老师手上的动作时而左时而右,只希望能保护一下头发,也能减轻一点点疼痛。
唯一让我满意的是这个托尼老师话不多,我不用像以前那样,得一直勉为其难地和托尼老师聊天。当然,更大的可能是,托尼老师一直勉为其难地陪着我聊天。
洗头时,托尼老师建议我做个护理,我想起毛毛躁躁的头发,也就同意了。
图片结账时,托尼老师建议我办张会员卡。我进店时就打定了注意,这次说破天我也不会再办会员卡了。可是,托尼老师说如果我办卡,就可以送我一瓶护理产品,市场价要三四百呢。我居然又动心了。
其实我也不算太失去理智,我还是在脑子里盘算了一下才做出决定的。
这家店没有上一家店狠,会员卡从200块到2000块,最低只要200块哦。不过,送护理产品的会员卡需要800块。我想了想,除了这次消费掉的,平时下班路过时发现人不多就顺便进去做个护理,后边再来一两次,800块可能还不够呢。
于是我就办了张800块的会员卡。
回家的路上,我想我是不是又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了?当然,我自己是万万不会承认的。
到了家,儿子说那你赶紧消费吧,他怀疑这家店只交了半年的房租。
他可真会扫我的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