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和体育有关的那些事

好多次了,想写写我的母校无极中学,想写写在她的温暖怀抱里度过的三年求学时光。可是努力搜寻记忆深处的碎片,除了难忘教过我们的恩师李明哲、金建堂、万铁波、李秋莎、刘兰云、李俊卿等外,在记忆深处中活蹦乱跳的竟然不是关于学习,而是我们每周一次的到学校农场劳动,是在食堂帮厨切菜,是热火朝天的学校运动会和花样繁多的体育课。我有些不解,问同事是怎么回事?同事正在攻读心理学,她说人的记忆会本能地屏蔽那些让人痛苦的事情而留下快乐的东西。我觉得有道理,和艰苦的学习相比,以上这些确实是年轻的我们喜欢做的事情。那我就遵从内心,写写让我印象深刻的和体育有关的那些事吧。

运动员•专业队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是1979年—1982年在无极中学求学的,其中初三一年,高中两年(当时学制两年)。我初三是插班进入的无极中学,所在的班级是70班。那时,高考已经恢复,原来无极中学办的文艺班和体育班都转变成了文化课班,我进入的70班就是由原来的体育班转化而成的。进入这样的班级,在身高上首先有一种马入驼群的感觉,因为许多同学不是学校篮球队的队员就是田径队的队员,他们身材高大健美,有的甚至是壮硕。这些同学平时和大家一起上文化课,早晚随队进行专业训练,整天在操场上摸爬滚打。他们穿着印有“无中”两个大字的蓝色运动衣,脚穿高帮篮球鞋或白色跑鞋,在熙熙攘攘的学生群中很是显眼,让从没有穿过运动衣和球鞋的我们很是羡慕。尤其到了秋冬季,他们的运动衣换成了厚实保暖的绒衣绒裤,让我们更是眼馋。但是他们的训练生活也是刻苦枯燥的,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付出的辛劳和汗水也是我们不曾有过的。篮球队取得过怎样的成绩我不清楚,田径队一到学校开运动会,这些队员就成了各自班上和运动场上的明星。大家争相看他们谁能跑第一,谁跳的最高……学校的乒乓球队也很出名,里边有好多名声在外的高手。我至今记得她们的名字——吴泰然、吴玉肖,还有我们班的张建丛。据说她们都来自同一个村庄——祁村,她们村的乒乓球水平很高。我还在村里读书时,我班有一个乒乓球打得好的女同学,曾代表我们公社参加过县里的比赛。她比赛回来说,到县里和人家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她描述说有个叫吴泰然的,好生厉害,发球时喜欢跺一下脚的……当我来到无极中学读书后,我见到了同学口中说的吴泰然等,我看她们的眼神就像现在的人们看自己的偶像和明星啦。

 

 

教过我们体育的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杨占本老师了。他的高标准、严要求当时让我们颇为腹诽,但时过境迁再遇考验却深感受益,至今想起都充满感激。

杨老师学体操出身,身材不高但体态挺直匀称,有着搞体操的人特有的轻盈健美。他首先教我们做俯卧撑,那个年代,大部分来自农村的我们,哪里知道什么是俯卧撑呀!所以尽管看了他的示范,轮到我们自己做时仍然不得要领。有同学只沉下身子,手臂却不弯曲。他就严厉地说:“身体保持平直,一起沉下去,不能只下肚子,手臂不弯曲,只沉肚子管什么用?”

学会了做俯卧撑,又做垫上运动,就是在一张大垫子上做一套体操动作。我们在垫子上按套路进行一番摸爬滚打后,最后成跪在垫子上的姿势,然后再由跪姿一跃而起站立起来,方为结束。刚开始我们难以完成这个动作,但在杨老师的严厉督导下,经过多次练习后,也都能够跃起了。

再就是单双杠了,我们更是没有接触过,有点头大。但是一想到杨老师那张黑黑的冷脸,就告诫自己说,练吧,你没有退路。所以,在大课间,在放学后,单双杠器械那块儿都可见学生苦练的身影。我至今难忘,为了练一个在单杠上由一条腿倒挂到拉起身子骑行在杠上的动作,我们的腿弯都磨成了青紫色。还记得,双杠最难的动作是下法,需要把身体高高地荡起来后,再手推杠体让身体离开双杠,落地站在垫子上。开始我们都胆小不敢做,但是明白了不做就不能过关时,也就把心一横飞身下杠,居然没有那么难。有了第一次尝试后就不怕了,以后就越做越好了。

由于杨老师的狠和逼,我们的体操都学得不错,而且在后来再碰到类似情形时深感大受裨益。记得上大学后,上第一节体育课,老师要求我们全体做俯卧撑。在所有女生中,只有我和另一个同学做得最多最好,而有的女生甚至连一个都做不成就趴在地上了。大四时,我们体育课开始分专业教学,同学们有的报排球,有的报羽毛球,有的报篮球等,而我不假思索地报了体操。要知道,以我近1.7米的个头,报体操是不适合的,但是,杨老师在中学时代给我们打下了良好的体操基础,让我喜欢上了体操,对上体操课充满了自信,为此,我深深地感激杨老师。

大学里的体操课所学项目更加丰富多彩,有中学没有接触过的侧手翻、高低杠等,但是都没有觉得难,很轻松地一项项考试过关。只有一项考试难住了我们所有人:那就是把一根横杆架在两个立柱上,类似跳高,但不同的是要求我们在助跑后双腿紧并蹦过横杆。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是因为高度问题,二是还有心理问题。所以同学们都是跑到跟前就折返了,没有勇气一跃而过。但是,但是,这一关必须要过呀?!在一次次的心理斗争过后,我又拿出过去的经验,逼自己一把。既然无法逃避,那就勇敢面对。当又轮到我跳时,我助跑到横杆前,把心一横,腾空起跳,哈哈,稳稳地蹦过去了。好开心啊,我又一次体会到胜利的喜悦,又一次感受到杨老师的体操课带给我的益处和积淀。

 

 

我们那时为什么那么重视体育课?一是因为当时学校和老师要求严格,二是体育课有达标的要求,也就是每门科目都有相应的评分标准,只有达到了这个标准,这项考试才算合格,所有的科目考试都合格了,你的体育课才算达标,才能拿到毕业证书。

那时达标还根据年龄分组,不同的年龄段考核标准不一样。初中一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测试800米。800米属于中长跑,既需要速度也要求耐力,还要合理分配体力。我们的测试是在马路上,就是现在的正无路。考试当天,老师把我们14岁以下(属于少年组)的几个同学带到起跑线前,然后掐下秒表,号令我们开跑。我们穿着平常衣裤,脚蹬家里做的布鞋,撒开脚丫子,一路向西。起始阶段还比较轻松,三分之二里程过后,开始面色发白,喉头发紧,口干舌燥,感觉心脏要从嘴里蹦出来,但是脚还是机械地向前迈着,因为我们要在3分多钟内(忘了具体时间了)跑到终点,不然就算不及格。靠着顽强的意志力终于越过了终点线,人感觉快要累瘫了,但是得知考试合格,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此前的一次次训练总算没有白费!

测试了800米,还有短跑100米呢。我不擅长短跑,总是跑不及格。高中时,我们班有个叫李春菊的高个子女生,跑100米时最帅了!她有着出色的速度,大长腿跑起来大步流星,两条又长又粗的辫子随着在腰背上摆呀摆,一路呼啸着就冲到了终点,不用看表,绝对合格。我们站在旁边简直看呆。

 

还有投掷项目呢。手榴弹和铅球算是一类,你可以选择其中之一考试,一项成绩合格就成。投铅球需要爆发力好,我们的文艺委员王琨是个漂亮的文弱女生,但是她一出手就能及格。我投不及格,就转投手榴弹。手榴弹对爆发力要求不那么高,有劲就行。我凭着从小在家里干农活的身体积累,一投就及格了。

跳跃项目,男生考跳马,女生考跳羊。我记得男生们考试跳马时,好多人都不敢跳,因为马身比较长,如果助跑速度不够又胆量不足,就跳不过去,一般人会中途骑在马上。但也有身体素质好又轻灵的男生会一跃而过,那身姿那潇洒简直美不胜收!女生们跳的羊(也叫跳箱)就好跳多了,就像跳个高点的柜子。我们小时候都有在土堆上跳罗锅的经验,所以只要敢跳就能跳过去。所以,女生们跳羊的成绩比男生跳马要好。当然,这也和女生们比较认真有关系。我记得课余时间,老师们会把山羊搬出来放到空地上,我们就会结伴去跳,私底下用了功,考试当然就会有收获哦。

 

拉拉杂杂地写了这么多和体育有关的事情,目的只有一个——感怀和追忆我们中学时代的好时光。那时,除了生活上比较艰苦外,其它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合乎情理,合乎科学。同学们课上学习劲头很足,课余生活丰富多彩,真正做到了有张有驰,全面发展。那时,没有课外班的连篇累牍,没有游戏机的勾魂摄魄,同学们除了学习就是在各种体育活动中锻炼身体。运动会上跑接力的,不少就是学习尖子;参与跳高的没准就是一个学霸;校篮球队队员考上了重点大学……因为锻炼,人们的身体素质普遍较好,在学校运动会上创造的纪录甚至被保持多年。难怪有不少人用深情的笔触怀念和赞美曾经的80年代,我这不就是其中一个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