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第二针打出遗憾

要打第二针了?我不可思议地看向文件的标题,九月九号?这还早吧。把手机摁灭再摁亮,锁屏上大大的时间下方显着清清楚楚的字:9月8日星期三。
就在明天!
其实9月8号我就该打第二针。一是妈妈没时间,二是接种点不让打了。还有,去见见同学不好嘛。
一看地点在学校,起码没有第一针在卫校远。妈妈准备陪我去,爸爸豪爽地揽下司机的活。
今早没等闹钟响,五点多就清醒了,可能因为心里一直有个事吊着神。翻出校服,好像有点上学的感觉,尽管知道还有两节数学上完才能去,但按捺不住了。
七点左后,妈妈突然问我,同学们都接种了哪种新冠疫苗。我愣了,我第一针是科兴,第二针最好也是科兴。那燃起的以为能去学校的熊熊向往突然被浇了一半,我确实慌了,一定要搞清楚。
翻同学们的文章希望能有点线索,问来问去找来找去,得出一个让我太为难过的事实:同学们打的兰州生物。
极其苦恼上完数学,无奈来到离家很近的疾控中心接种科兴。我想也没人给我打电话,拿了身份证就去了。
人很多,都是婴幼儿接种别的疫苗,屋子里哭闹声此起彼伏,放映的动画片最终也把我吸引越过
去。
第二针还没第一针疼,胳膊都不带疼的。
到家十点多,也忘给谢老师说一声了。结果我看见好几个来自“孔祥乐胥”的未接电话,我疑惑了。回拔过去很快有人接了,是乐胥。
“你第二针打了没?”
“打过了,咋了?”
“咱学校这也有科兴!刚我们听到了有喊的……”
“啊?!”
“然后一直给你打电话,快把我和王琪涵急死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
倘若我接到了电话,我就能去了,倘若提前了解清楚,就不至于这样了。
我第二针打得极不愉快。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