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今日白露

从前,以为长大是件艰难辛苦的事;如今,才懂得苍老是这世间最无奈的事。

 

有人说,若没有认真的年轻过,那就优雅的老去吧。

 

可当苍老真正来的那一天,心中何其落寞、悲凉。就像这秋一样,白露凉了天地,也凉了人间,凉了一颗孤独苍老之心。

 

优雅何来?魅美何来?

 

真正的人世,是没有那么多美好的。谁的日子不是一日重复一日的焦虑与劳碌,琐碎纠缠与鸡飞狗跳。哪来那么多岁月静好,诗与远方。

司机随笔的图片

所谓的岁月静好,诗与远方,不过是人的自我想像或自我安慰;若无这想像,人间岂不太乏味;若无这安慰,人心又何其孤凉。

想像亦无罪,安慰是自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从前,以为这人间最难得的,是美好的相遇;苍老之后才明白人间最难得的,是情深的重逢。

白露秋凉,山河已老,故人何在?

 

都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只若是,新衣可添,故人难逢……

我们都在这世间,活得越来越忙碌,越来越焦虑,也越来越孤独。

我们可能已能够熟练地客气欢笑,却再难说出一句情深滚烫的话;我们可能已能够完全应对世俗逻辑,却越来越难自解一颗孤凉之心。

这已成为越来越多的人,余生的常态。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白露到,秋已凉。杯粥尚可温,无人问添衣……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