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白羊坪

桃江县境内,以动物命名的地名很多,与羊有关同时与历史名人有关的地名只有两处:一处是明代巡抚郭都贤放过羊的五羊坪,一处是清代兵部侍郎萧大猷放过羊的白羊坪。
白羊坪现为牛田镇小桃村的一个村民组,原为杉树仑乡的一个自然村落。清末和民国初期,桃江属益阳县,境内十二个里,杉树仑为十里。白羊坪位于杉树仑腹地,山清水秀,田土肥沃,林茂草丰,牛羊遍地。
司机随笔的图片

萧大猷生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出生地杉树仑萧家村。萧大猷出生前,萧家村河港多,叫河坪村,白羊坪青草多,叫草坪村。河坪村与草坪村隔河相望,两村居民结为芳邻,和睦相处。萧大猷的父母是厚道的农民,男耕女织,家风淳朴,将出人头地的希望寄托在萧大猷身上。萧大猷小时候每天上午去学堂读书,下午帮父亲分担农事,放了四只白色的绵羊。因河坪村田多,草坪村草多,他常常用竹鞭赶羊出门,经过一个叫三板桥的地方,然后走进草坪村放牧,随身携带一本线装本古诗集。为了放羊、读书两不耽误,他机灵地将四只白羊拴在一处草地的四棵树桩上,防止它们乱跑去啃食附近的庄稼。这样,白羊就只能以树桩为圆心,吃圆心以内的青草。可是,很多时候,它们总是安不下心来,明明圆心以内的青草足以填饱肚子,却总是对圆心以外的青草感兴趣,老是围着树桩走来走去。说来也奇怪,只要萧大猷坐下来捧书朗读,四只白羊会马上安静下来,边啃草边侧耳谛听这位牧童发出的朗朗书声。一次,他朗诵王之涣的《登鹳雀》“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这时候,一个姓文的秀才路过,被眼前的情景深深地吸引了:一位放羊娃手捧诗书,披戴午后的阳光,身边是四只温柔的白羊,清风徐来,青草微动,好一幅牧童夕照图!文秀才不禁走拢来,轻轻地拍了下放羊娃的肩,许赞道:“好小子,将来一定有出息哦。”萧大猷抬头朝文秀才微微一笑,然后继续埋头诵读唐诗。

清同治甲子年,萧大猷中秀才,光绪己卯年乡试中举人,庚寅年赴京城殿试,中进士,先后担任主事翰林院编修、兵部侍郎之职。萧大猷踏入仕途后,牵挂家乡父老。一年春天,他回乡省亲,特地到草坪村登门拜访了文秀才,还题诗一首:“板桥流水曲,野屋绿杨堤。入座见良友,当门多旧题。白鸥忙过我,着意立春泥。”文秀才听了连声称妙。萧大猷情系社稷安危,心连百姓忧乐,其诗作《赠陈介夫守府鹤鸣之官》,寄寓了他亲民之情:“五溪天险列山城,武水西来见底清。塞上旌旗云墨墨,镜中须发雪盈盈。官卑自有亲民乐,老至难抛爱子情。上马据鞍知勇在,天舒岁月佐升平。”亲民爱民之情溢于言表,与郑板桥的“一枝一叶总关情”有异曲同工之妙。
后来,当地人为纪念晚清大才子萧大猷,将他的出生地河坪村改名为萧家村,将他少年时放过白羊的草坪村改名为白羊坪村。萧大猷边放羊边诵诗的故事,至今传为美谈。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