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每一个季节的草木,都会认真地表达自己

每一个季节的草木,都会认真地表达自己。
我喜欢乡下野草的名字:蒲公英、水蓼花、野棉花、狗尾草、益母草、车前草、葎草、艾草、芦苇、月见草、苍耳、节节草、鬼针草、半夏、婆婆纳、鸭跖草……

每个名字都氤氲着水汽,沾染着田野的芬芳。我喜欢随手揪一片草叶,或随意抽一根细茎,放在鼻尖,嗅它们青涩的淡香。我偶尔也会咂一咂那青草,感受它们丰富的寂静。

这个季节的草木都沾染了秋气息,有些深沉了。

牵牛花却开得正好。蓝紫的花,喇叭状,有的攀上高枝,有的藏在草间,各有各的味道。

很有些时候没有出去转转了。对着门前的一池老荷,不禁想荆桥渠那边的荷叶,莲蓬。

去年,入秋很久了,那里的荷还是碧绿一片,很是喜人。尤其是白荷花,一朵一朵,由高高的梗擎着,是很有些看头的。不过,白荷花我是怎么也拍不好的。它的端然、纯净,在我的手机镜头里总有些模糊,有点郁郁寡欢。

司机随笔的图片

现在,我坐在这里思量,想到刺儿博客里莫奈的睡莲。
刺儿介绍:莫奈从1899年至1926年,他一直画着他的睡莲和小桥。有人留评这样说:说实话,我觉得莫奈的睡莲并不美。刺儿回复:之前看印刷品也是无感,现场看他的睡莲,感到震撼。

这大约与我在池塘看白荷花,然后用手机拍白荷花,再翻看是一样的感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