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两篇短文

(一)我的身边有风
我的房间连接阳台,同时非常奇怪——
太阳高照睛空万里,温度较高又热又晒的天气里,我屋尽管三扇窗户全闭,客厅空调风速开到最大,那凉风也很难曲里拐弯地波及到我屋,房间能比客厅高上好几摄氏度。我一进屋差不多就要流出汗,又闷又热。
然而每到阴天,刮个风降个温或下场雨外边没了热烈的阳光,不再用开空调,屋里三扇窗户大开,便一定会有习习凉风灌入,风在房间巡游徘徊,吹拂房间里每个地方。
有凉风时,置身房间定会感到凉意袭裹全身,那风吹得晾衣架咣当作响,张开双臂扑上我的床,床单被褥都泌着丝丝凉气,这样的风的吹拂下,待久了还会冷嘞。
所以每逢雨夜,醒很早不一定是闹钟所为,一般都是凉风将将人直直冻醒的。
今天下午居然阴天,我屋也跟着阴沉下来。晚上刚踏入房间,风便势不可挡扑面而来,头发顺势往后飘,夜里清凉的风裹携我每个感觉细胞。我好像是乘着风一般。
“我屋太凉快了吧!”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二)一位外卖小哥
我一只手费力地攥着装着满满一袋包子的袋子,另一只手使劲攥着装了一盒冰淇凌卷的保温袋,还都没有提手。
坐在老妈电动车的后座,提着俩重物手还酸,行驶中我不断调整坐的重力、倾斜什么的。过了一个路口,突然看到一个黄色身影从我们车旁经过。
外卖小哥啊。
我一直记得先前某一场特别大的雨,来得也很突然,伴着乱刮的大风。站在窗边往楼下看,有一位冒着雨被淋的湿透的外卖小哥。他没带头盔,车子静置在雨中,黑色箱子上积着一洼往外淌水的水坑。雨好大,我没瞧清他的正脸,看到他骑上车走了。
外卖小哥啊…
小哥骑得比老妈带了一堆东西快,从我们旁边过后,我听到他说了句话:
“这个车后胎气儿不足了。”
那是一句善意的提醒哎,心里瞬间感动。外卖小哥加了速,这次我还是没能看清他的脸。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