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菩萨保佑

骑车带着妈妈出门,陪她逛街。

她看中的上衣买一件,裤子买两条。我看中一件卫衣,价钱没谈拢,放弃了。

等她拿出钱来,我已微信付账。

“哎呀,每次都是你给我买。我说不喊你,可我现在上街没人陪着,我自己都难得摸回家了。这街不是我们那时候的街了。”

我笑笑。不喜欢她与我客气。

司机随笔的图片

想起芷涵。

在我们离开的那一刻,她的眼角有泪光在闪烁。

此刻,我的心莫名地,又酸了。

芷涵与安安不同。她很少表现出这样的情绪。

邹先生说芷涵不是到那边当老师,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去安陆的。我知道,以后,只要芷涵在那边,安陆,就会是我心心念念的地方。

 

在回来的路上,与妈妈说起芷涵在安陆住的地方,说学校安排的一室一厅,虽然没有装修,但住两个人没问题。说如果我去,有地方住。

“你安安还小啦。最少要等安安读大学了你才可以去。”

“我就是有时候去看看。她爸爸说要我过一两个月了就去看看。嗯,国庆节放假她肯定会回来的。”

 

邹先生说芷涵从没有上过班,一上班就要猛上劲,不知能不能做得来?对于这,我倒是不担心的。她能吃苦,也上进,学校分下来的任务她一定会认真完成的。

芷涵告诉我说校长要她在教学之余另管理学校信息技术方面的东西。

 

小叔子对芷涵说:从此天高任鸟飞。

妈妈对我和邹先生说,这伢上进,你们不要担心。

 

于这里回想,想那个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乎乎的小婴儿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