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从“大观园试才题对额”看贾宝玉的思维品质

贾府为元妃而修的“省亲别墅”竣工在即,贾政率领一群文人进园视察并现场办公,重点落实诸多匾额和对联的题拟。贾政与众人刚进园子,便遇到了在此玩耍、躲闪不及的宝玉,遂想起了家塾先生曾夸他“尽有才情”“专能对对”之事,便想借此机会试试他的水平,遂命他同行。宝玉不知父亲何意,只好小心谨慎地跟随其后。
宝玉向来害怕父亲。平时,每逢父亲传唤,他都吓得不得了;到了父亲跟前,总是唯唯诺诺,胆战心惊。也是,贾政很少有好脸色好腔调给宝玉,动辄就数落嘲讽甚至斥骂。可以这样说,与父亲在一起,宝玉多是心情紧张,精神压抑,极少快乐。有了长期以来形成的对父亲的恐惧,再应对这场突如其来,毫无思想准备的考试,确实难为了宝玉。
谁料想,就是这个一向不被贾政看好的宝玉,一旦进入了自己熟悉且擅长的题额拟对领域,竟能够思维活跃,反应敏捷,从容应对,屡有超群之作和不俗见地,使得这次“题额咏对”之旅,几乎成了他一个人的才艺展示现场会。那些被请来的饱读经书的先生们却相形见绌,成了他的陪衬和鼓掌喝彩的观众。宝玉用行动印证了家塾先生对他的赞语。
在我看来,读者阅读这部分内容,固然要欣赏宝玉的作品,更重要的还是用心领悟作品表现出来的可贵的思维品质。下边,说说我的体会。

司机随笔的图片
着眼整体看局部

 

刚进园门,便见山上有镜面白石一块,是题额之处。贾政先请众人题额,众人知道他要试宝玉的才学,便以“叠翠”“锦嶂”“赛香炉”“小终南”等名敷衍。贾政让宝玉来题,宝玉出手不凡。他没有直接揭晓答案,而是针对具体的景致,发表了一番高见。他指出,此处并不是“主山正景”,只是游园的一个起点而已。仅此一句,直戳众人的要害:孤立地看眼前景而就景论景。他,因为此前多次园中玩耍(好友秦钟死去,宝玉格外忧伤,贾母便让人常带宝玉到这新建的园子玩耍散心),对整个园子的景物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故能立足整体看局部,信手拈来了唐代常建诗中 “曲径通幽”四个字题额。“曲径”从脚下蜿蜒而去,是眼前景;“通幽”暗示前边风光无限,能够引人入胜。他还引用古人“编新不如述旧,刻古终胜雕今”的话,表明了此处宜“述旧”“刻古”的创作理念,为其在后边又反其道而行做了一个铺垫。面对宝玉的“作品”和阐述的理据,不仅众人夸赞,苛刻古板的贾政也不得不给了一个“微笑”。对宝玉而言,这算旗开得胜。

逆袭众人出新意

 

到了第二处,只见“佳木葱茏,奇花烂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下。再进数步,渐向北边,平坦宽阔,两边飞楼插空,雕甍绣槛,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俯而视之,则清溪泻玉,石磴穿云,白石为栏,环抱池沼,石桥三港,兽面衔吐。”面对这番景致,众人,包括贾政的思路似乎都遵从了宝玉说过的“编新不如述旧,刻古终胜雕今”,无一例外地想到了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众人观亭,认为取“翼然”为好;贾政看水,以为“泻”字最妙。宝玉发表意见时,便借机科普了一番“辩证法”。他先讲“老爷方才所说已是”,但随后一转,“似乎当日欧阳公题酿泉用一‘泻’字则妥,今日此泉也用‘泻’字,似乎不妥。”两个“似乎”,让话柔和了很多,有很浓的商讨味道,这是言语的策略。继而他阐述了“不妥”的理由:既然是省亲别墅,在用词上就应该追求典雅,这个“泻”字,恰“似粗陋不雅”,应该再拟“蕴藉含蓄”的才好。宝玉平时在贾政面前唯唯诺诺,规矩得要命,此时,竟敢当众试探着否定了父亲的意见,而且说的十分在理,难能可贵。他说出了自己的“蕴藉含蓄”:“沁芳”。贾政听了,虽然没有说话,但已经不自觉地点了头,众人也齐声叫好。随后,贾政又命宝玉拟了一副七言对联,听后也“点头微笑”。宝玉的优点是“述古”但不“泥古”,景致不同,思路也不同,没有像众人那样一味地到古人文章去索摘词句。
第五处,见一处桃花源般的美妙景致,那些先生们又都立马联想到了《桃花源记》,有说“武陵源”的,当即被贾政用 “陈旧”而否;有说“秦人旧舍”的,宝玉又一句话戳其要害:“秦人旧舍”说避乱之意,如何使得?莫若“蓼汀花溆”四个字。虽然贾政评宝玉“更是胡说”,但相对前边两个,宝玉所题还是要胜出一筹,元春省亲看到这四个字时,也只是删去“蓼汀”,认同了“花溆”二字的。

紧扣主题遣词语

 

宝玉在第三处的表现更加精彩。面对眼前的景致,众人有说“淇水遗风”的,有说“雎园遗迹”的,均被贾政以“俗”的理由一一否决。轮到宝玉说话时,他便点出了此处的特定意义和题额的原则:这是第一处行幸之所,必须颂圣方可。他还就贾政的提问,评价前边两个拟题“太古板”,莫如用“有凤来仪”四个字。这四个字,实在与贾妃的身份和省亲的事件相吻合,突出了主题。众人“哄然叫妙”,贾政虽骂宝玉“畜生,畜生!”,但他还是点了头。又让宝玉题联,题联后,贾政虽摇头,且说“也未见长”,但揣其内心,还是给予了认可,可能怕宝玉骄傲,不明说而已。作为读者,把 “淇水遗风”“雎园遗迹”同“有凤来仪”相比,那简直就不在一个文化档次上了。别说前边两个没有突出此地是“第一处行幸之所”的特殊,没有突出“省亲”的主题,单是这“遗风”“遗迹”中的“遗”字,就给人以“没落”“残余”“颓败”“大势已去”等不好的联想,题在此处,显然很不得体。宝玉的才学与思维个性,在此得到了进一步的彰显。

挑战权威求真理

 

在第四处,宝玉的个性表现得尤为强烈,他不畏权威,尊重事实,慷慨陈词,给了读者一个理性与文化的高度。这是一处乡野特色明显的地方,众人都以题 “杏花村”最妙。就在贾政指出此额犯了正村名,要留待贾妃元春赐名时,宝玉说话了。他先引经据典,说出了“杏帘在望”,就在众人称赞“暗合了杏花村”意思时,宝玉忽又作了个自我否定:“村名若用‘杏花’二字,则俗陋不堪了”,继而给出了“稻香村”。众人喝彩是一定的了,没想到挨了贾政一顿臭骂。进入茆堂,有“纸窗木榻,富贵气象一洗皆尽”,贾政见此景心中喜欢,口头称赞。他遂问宝玉感觉如何。按理说,宝玉顺情说好话,没有任何风险,还会讨父亲满意。出乎意料,宝玉没有投其所好,而是说照“有凤来仪”那个地方差远了。他不顾贾政的数落,明知故问地提出了何谓“天然”的问题,并在某学究诠释过后,一气呵成,说出了不及“有凤来仪”的原因:“此处置一田庄,分明是人力造作而成:远无邻村,近不负郭,背山山无脉,临水水无源,高无隐寺之塔,下无通市之桥,峭然孤出,似非大观,怎似先处有自然之理,得自然之趣?虽种竹引泉,亦不伤穿凿。古人云‘天然图画’四字,正畏非其地而强为其地,非其山而强为其山,即百般精巧,终不相宜┈┈”。可怜宝玉正说在兴头上,被贾政叫停了。

分享知识见坦诚

 

第六处,没有花木,只有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脚,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飘,或如金绳蟠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香之馥,非繁花之可比。”如此多的异草,众人说不出名称,贾政也说“有趣!只是不大认识”。众人皆惑之时,宝玉已按捺不住,未经“允许”便侃侃而谈,逐一介绍了起来。那么多异草,他都叫出了名字,且用语严谨,确定无疑的用“是”“自然是”“必定是”,拿不太准的就用“大约是”,学风很是严谨。不仅如此,他还说出了《离骚》《文选》等古书中曾提到过的异草芳卉的名字,一是证明自己话有所凭,二是告诉大家,由于年代久远,有些芳草的名称在口耳相传的过程中,给搞错了的也不在少数。没想到,这一番话,惹恼了贾政,没说完,就被强行中止。在接下来题额咏对的过程中,宝玉又明确指出众人拟的对联流于俗套,拿一些园中本来没有的事物入联,尤为空泛无奇。他题的额是“蘅芷清芬”,对联是“吟成豆蔻诗犹艳,睡足荼蘼梦也香。”元春省亲时给此处赐名“蘅芜院”,也是对宝玉题额的肯定。

兼“红”顾“绿”说具体

 

第九处,“贾政与众人进了门,两边尽是游廊相接,院中点衬几块山石,一边种几本芭蕉,那一边是一株西府海棠,其势若伞,丝垂金缕,葩吐丹砂。”众人都夸这样好的西府海棠不多见,贾政说相传这“女儿棠”出自国外的“女儿国”,所以才花最繁盛,这也是荒唐不经之说罢了。宝玉则更进一步,给出了另外一种切近的解释:大约骚人咏士以此花红若施脂,弱如扶风,近乎闺阁风度,故以“女儿”命名。他还说世人以讹传讹,都未免太认真了。不经意间也点了父亲这个“世人”一下。众人都说“领教,妙解!”贾政要大家想几个新鲜字来题,于是有说“蕉鹤”的,有说“崇光泛影”的,且公推“崇光泛影”为好。宝玉就此又发表了不同意见:崇光泛影确有新意,但这里有芭蕉和海棠两种植物,其中暗含了“红”“绿”二字,如果只说一样,漏掉一样,就不可取了。用“红香绿玉”,方两全其美。贾政虽摇头说“不好,不好!”但最终他还是采用了。元春省亲将此改为“怡红快绿”,证明宝玉兼顾“红”“绿”两物是正确的,元春高出宝玉之处是用“怡”“快”二字,把人的感受融了进去。
综上所述,宝玉与那些同行的先生们相比,少了阿谀奉承,人云亦云,古板迂腐,装腔作势,多的是仗义执言,独树一帜,活泼灵动,坦诚朴实。他的每次发声,都给这次题额咏对之旅增添了鲜活的文化气息和弥足珍贵的青春活力,进而让我们感受到了其思维过程中在逻辑性、广阔性、深刻性、独立性、灵活性等方面的与众不同。若不是贾政的忽冷忽热,时风时雨,甚至是无理的斥骂,我有理由相信宝玉还会有更好的发挥。
至于主考官贾政,他对宝玉的表现还是满意的,只是这种满意的表达方式有些另类。我这样说的理由除了上边提到的“微笑”“点头”之外,还有那些看似“嗔怪”的言辞,比如看了正殿,宝玉由于分心而没有作出额对时,贾政说道:“你这畜生也竟有不能之时了。也罢,限你一日。明日若再不能,我定不饶。这是要紧一处,更要好生作来。”看看,“也竟有不能之时了”恰恰在说此前的处处“都能”,“更要好生作来”(人民文学2000年5月北京第一版中有“更”字),也恰恰认为此前都是“好生作来”的了。至于第18回的交代就更明确了:贾政认为宝玉的作品“虽非名公大笔,却是本家风味”,“且使贾妃见之,知爱弟所为,亦不负其平时切望之意,故将宝玉所题用了。”还有,贾政对贾妃的直接告知,更说明问题:“园中所有亭台轩馆皆系宝玉所题”。
以上,是笔者阅读《红楼梦》第十七回时对宝玉表现出来的优秀的思维品质的感受,说与感兴趣的朋友讨论。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