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岩:晕车与晕人

司机随笔的图片小岩年轻时晕车。

坐车必晕,晕必吐。小时候还好,一年到头也坐不了几次车。上高中那几年可折腾惨了,每学期就坐几次车往返于县城与家之间,但每次都晕得厉害。

治疗晕车也成了头疼的事儿。现在好像有晕车药,我没吃过。因为知道有晕车药后,我已经不晕车了。

那时候的汽车没现在这么高级,车内散发着汽油味,以为是汽油味导致晕车。最惨的时候,家里让我喝口汽油,真是“解铃还须系铃人”的思路,可是并没有成效。也有一段时间用橘子,橘子清新,吃橘子和闻着橘子皮,可以缓解。

上大学后也偶尔会晕车,但大部分时候不晕了。有几次坐火车往返于长春与北京之间晕车。晕车后感到浑身乏力。记得有一次本想从长春下车继续坐车回松原,但实在已经没有办法支撑了。

当时坐空调火车,感到车上的氧气不足。现在想想车上怎么会氧气不足,那么多人乘车都没事,为何偏偏我不适应?现在想明白了,只是我当时太瘦了,大概还有一些营养不足,长途硬座导致低血糖,如果上车就狂吃巧克力应该会没事。

现在我不晕车了,只是因为我胖了。

但我现在晕人。

我的工作大部分时间宅在家里看书、写作。偶尔去趟桂林路,人来人往,我就像患有密集恐惧症一样,感到恐慌,脑袋内嗡嗡作响,甚至不知道怎么躲闪,有时候就憋着一口气,快速穿过人群,奔到人稀少的地方。

每上一次街,都像一次远征。回来之后都需要一定时间“回神”。

飞机抵达广州是晚上,机场上的人不多。但上了地铁之后,没过几站,人就像蜜蜂一样涌进来。当然最恐怖的是次日,与sy同学搭地铁,人拥挤得连过数车,我们都没有挤上去。看到别人贴进车,我没有勇气与力量。

我不适合这样的人多的环境,我晕人。

于是我怀念在维多利亚那些见不到人的日子。我不用说话,我的眼睛里只有蓝天、海鸥和乌鸦,我的脑海里只有梦想和诗。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