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师恩是永远难以忘怀的!

我的启蒙学校竟然在一家民居的堂屋中。
启蒙老师叫张定云,女性,也许比我娘还大。反正,张老师和我娘的关系很好,她们相互之间是常常串串门的。有时,张老师把嘴贴近我娘的耳朵,说得我娘频频点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她们闺蜜之间的悄悄话,我们是不能听的。
我上学时才五岁多吧,那时还不兴幼儿园,上学就是小学一年级了。记得上学的第一天,父亲把我送到张老师家里,交完学费领到课本后,小孩子的身份不再,我正式成为一名接受教育的学生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或者是学校教室紧张,我们就在张老师的堂屋里开始读书了。
堂屋是木质结构,门大开着。进屋时,可以看见一张毛主席的像贴在木壁上,老人慈祥地看着我们全班同学进进去去,主席像下面是一块大黑板。学生们坐的凳子是自己家里带来的小板凳,一条春凳可供两个人伏案写字。张老师的课桌要比我们的大些,但显得有些粗糙。
整个堂屋就我们全班30几号人占据着,张老师是语文算术一个人教。那时候钟表还没进入寻常百姓家,我们上下课时间基本是靠老师的想象而决定。至于中餐,有时是家长送,有时是自带的。到吃中饭的时候,如果是冬春两季,张老师还会多一个任务:为学生们热饭菜。每到中午时分,几十号人吹吹打打,叽叽喳喳,蔚为壮观。
对于手把手的教学方式,我是亲身经历过的。小时候常把字写错了,老师如果来检查时,打个对勾就开心。如果打了个叉,就会嚎啕大哭起来。这时,张老师会回到我的面前,把石板上的字包括她打的叉仔细擦掉,再手把手地告诉我写几次,确定我记住了,再度擦掉,让我再写一次。这次肯定是写对的了,张老师拿着红色粉笔,郑重地在我的石板上打个对勾。这时,欣喜若狂的我,会把那块象征着我进步了的有红对勾的石板,小心翼翼地捧回家,让父母看。
在张老师的堂屋里,我受到了最初的启蒙教育。
张老师是不骂人的,更不会用教鞭责打我们。她只会用一颗母亲般的细腻的心,把自己的所学传授给同学们,让学生在她的执教之下,不断地汲取知识的源泉。
张老师是我们的亲娘。我对往事说。
那一天应该是晴天的,可到中午时分竟然下起了雨。到放学的时候,雨竟然大了许多。穿雨具的学生们都纷纷回家了,只有我一人穿着布鞋、孤苦无援地站在堂屋中,无助地哭了。张老师见了,忙穿上套鞋,把我背负着,送我回家去……
尽管过去这么多年了,我永远记得多少年前的那个下雨天:铅色的天空下,雨飘忽着,我伏在张老师的背上,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多少年后,和白发苍苍的张老师说起这段往事时,已是祖母级的老师淡淡一笑:记那么多干嘛?我早就忘了,只记得当年你是最老实的学生。
老师,“最老实的学生”也老了,“最老实的学生”可以大声地告诉人们:世界上什么都可以忘,但师恩是永远难以忘怀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