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那大院

“进了那大院的门,院里已经与半年前有了大变化,满眼的翠绿压过来,桃树也好杏树也好,还是那浓密的不像话的枣树,都疯了似的往上往两边长。”司机随笔的图片

从我家到老姥姥家是非常远的一段距离,即使每年都来回几趟,我还是记不住是怎样的路线。反正很远,大概要一个小时,我没有几次能全程清醒着到,总是要睡上一阵,不管车里载了多少小孩子,叽叽喳喳有多热闹。

路上也没什么稀奇的地方,树,庄稼,树,房子。路上滴了几滴雨,一直阴天,到了那熟悉的村口,还有几位老人带着红袖章让出行程码才给进嘞。

进了那大院的门,院里已经与半年前有了大变化,满眼的翠绿压过来,桃树也好杏树也好,还是那浓密的不像话的枣树,都疯了似的往上往两边长。我站在院子中央抬头看,梧桐树像巨伞,长得极高,笼罩了半个院子,又不遮挡任何光线,干净利落。

地是瓷实的泥土地,但也开垦出来两小块能种东西的地。以前是种满了菜,现在只剩一块田里几棵长势良好的辣椒和凤仙花了。

我又看到了猫,而且那猫今早还生下了小猫。

 

老姥姥喜欢坐在廊下,坐在一个小马扎上,至少我们去的时候是这样,看着儿女家人来来回回忙碌,看着小孩子们在大院子里跑来跑去或者在植物旁边七嘴八舌观察昆虫,有时候会与我几位姥姥姥爷说上一会儿话,聊聊这个院子或是我们不知道的事。

老姥姥坐在小马扎上,常叮嘱我小心蚊子要抹点花露水,会领我们进屋拿点零食饮料,布满深深的皱纹和风霜的脸上一直露着欢喜的笑容,那样慈祥,眼里闪着矍铄的光。我一看,会跟着笑起来。

老姥姥八十九高龄了,人生中所经历过的很多是我不曾感同身受的。这样一位老人,坚持要自己住在这个大院里,在妈妈小时候,老姥姥就已经住在这了。

我经常听到妈妈回忆小时候这大院承载的故事。

下午三点有长达两个多小时的钢琴课,吃完西瓜匆匆往回赶。我想,等到八月十五,我一定要去大院里打枣。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