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秋天相见

“八月七号秋分,那时候满怀遗憾想告别夏天,然后老妈调侃我这个“伤春悲秋”的“悲观主义者”说这三伏还没结束夏天怎么能算结束。我那酝酿好的气氛一下子被破坏了”

八月七号秋分,那时候满怀遗憾想告别夏天,然后老妈调侃我这个“伤春悲秋”的“悲观主义者”说这三伏还没结束夏天怎么能算结束。我那酝酿好的气氛一下子被破坏了,但是确实有了“夏天还没结束”的心理安慰,三伏天结束还早嘞很嘞。

昨天发随笔前看到央视新闻一篇夜读,《一句话告别夏天,你会说什么?》,我大吃一惊,现在连三伏都过去了。

我告别过很多夏天,如今要带着风波未平步入秋天,还是第一次。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今天突然收到一条消息,竟然是来自生物老师。上一次与老师对话是两个月前,6月27日18点43分,生物地理考完的那天。我借给王老师了几本书,放假前,现在老师发信息也是关于这书的。

没想到上学期一次借书,还能成为我与王老师保持联系的桥梁。

家离学校远,王老师坚持要来。我在大门等老师,表面很淡定,内心其实非常激动——一是因为还没有老师或同学来我家这边,王老师是第一位;二是因为,原以为放假前的一面已经是最后一面,没想到还可以在暑假见到老师。

 

王老师依然是那般和蔼,老师下车将先前借的书装在红袋子里送到我手里,我将我准备好的书递过去。那时候是阴着的天,应该是刮了风的,老师熟悉的声音随着风传到我的耳朵,那时在心里构思了许多遍的话愣是一句都没讲出来,风吹着我慌慌张张的,真的再站在老师面前时,一举一动都透着慌乱。

我是自乱阵脚,听着老师说的话,问的问题,老师说了说我这次生物地理分数的排名,说生物丢了那分可惜了,问我在家都是在学习吧,这个暑假过得怎么样?我的很多话到底是觉得不太合时机说出来,不过单单是听着王老师说,也足够可贵。

出了伏果然是凉爽点,难不成又要连着几天的雨?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