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岩:与路边电话亭有关的记忆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很晚才会打电话。大概是高中二年级以后吧,以前我都不会打电话。而且那以前我应该没有摸过电话。

八十年代前期村子里在村委会有个需要摇以及需要乡里邮电局转接员转接的电话。后来没有了,村子里有个对讲机,应该是很厉害的对讲机,因为那是与十多里外的乡镇沟通的唯一设备。那时我还在上小学,等到安装可以拨号的电话,我已经上大学了。

大概我上高中时姥姥家已经安装了电话。那是1994年,小县城安装电话也是件事儿。但我并没有打过电话。那个电话应该是我三姨给安装的。

我三姨跟着知情返乡的三姨夫回北京,先在厂子里干活,后来出来开饭店,竟然发达了。他们归来认亲,讨好姥姥姥爷,做了不少事。终于一家人其乐融融了,沟通频繁起来,给姥姥家装了电话。那时三姨已经用起砖头一样的大哥大了。

但我自己真正打电话,大概是1997年查高考成绩开始。后来就会打电话了。然后电话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考上大学是1998年。当时师大宿舍没有电话。我们要打电话,就去动植物园门口,那里有路边的电话亭。在电话亭出现前,打电话一般都去小卖店。90年代后期,我家开小卖店,就同时提供打电话服务。电话亭像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出来,街边每几百米就有一个。

电话亭打电话用电话卡,好像先是插卡的那种,后来有了拨电话卡卡号,再拨对方电话号码的电话卡。大学入学后,同学教我使用电话亭。那时学了很多新技能,用卡打电话就是其中之一。

电话卡不贵,常常半折促销。

学会了之后给姥姥打电话。跟家里说说学校的情况。后来家里安装了电话,我也往家里打电话。但我打的不多,学校的新鲜事儿不多,我又不缺钱,往家里打电话越来越少。

收到某同学的回信,信上有电话卡号。心跳怦怦地去电话亭打电话,没说几句话,好像也没什么话可说,就挂了。电话挂了之后,心跳没那么剧烈了,一个人伫立在动植物园门口,看着街灯下自己长长的影子,看自由大路车疾驰而过,有些失落,有些无聊。寒风吹过,瑟瑟发抖。

大约到了二年级,宿舍里安装了电话,就很少去电话亭打电话了。宿舍的电话卡与电话亭的电话是通用的,叫201卡。又不知道何年何月,电话亭消失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