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无法被采集的那些

家信

 

她给我寄来蓝松鸦,霜,

星星,以及此刻正升起在贫瘠山巅的

秋月的消息。

她轻描淡写地提及寒冷,痛苦,

并罗列出已经失去的事物。

读到这里,我的生活显得艰难而缓慢,

我读到生机勃勃的瓜

堆在门边,篮子里

装满茴香,迷迭香和莳萝,

而所有无法被采集,或隐藏在叶子中的

那些,她只能任其变黑并落下。

读到这里,我的生活显得艰难而陌生,

我读到她的兴奋,每当

星星升起,霜降下,蓝松鸦唱起歌。

荒芜的岁月

没有改变她聪明而热情的心;

她知道人们总是规划

自己的生活,却难以如愿。

如果她哭泣,她不会告诉我。

我抚摸着她的名字,

叠好信,站起来,

倾倒信封,从里面飘出了

玻璃苣,忍冬,芸香的碎片。

 

by:[美]玛丽·奥利弗/ 倪志娟 译

司机随笔的图片

 

 

多年前我是爱写信的。

记忆里湖南大学的黄教授说我的信感情真挚,比散文更好。

 

那时最盼望的是收到同学与老师的来信。那些手写的钢笔字散发着他们的温度、气息,带给我无限的暖意。

 

那时与一位同学通信最频繁,常常是信还在路上走,他的人已先到了。他与我说学校的一切,又问我有何打算?我只是笑笑,欲言又止。后来,我在与他的回信里还是轻描淡写地提到了失学后的愁闷与困窘。

 

不久,收到他的信,信里还夹着一片美丽的银杏叶。他在信上说:“周末我过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长江边看水,看堤坡下的紫花地丁,蒲公英、婆婆纳和杨柳,那时候你的心情应该会好许多。”

那封信,让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久久不能自已。

 

今天,再一次读到玛丽·奥利弗的《家信》,忽然想起一些片段,只觉恍然如梦。时过境迁,当初的真心与美好,像一江春水,一去不复返。而我们,早已失散多年,再也不曾见过。

 

“她给我寄来蓝松鸦,霜,

星星,以及此刻正升起在贫瘠山巅的

秋月的消息。”

 

此刻,回头又读这些句子,依然心荡神驰。

然而,我还是发觉自己与从前有许多不同的地方,是什么呢?

——也说不出是为什么,大约是一点踏实的进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