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父亲的窗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家住六楼,且没有电梯。

这个暑假,把行动不便的父母接到了家里住。上楼时的艰难自不必赘言,这几个月,父母只能囿于这三室一厅的空间了,憋闷之感可想而知。

父亲每天的活动就是从客厅走到卧室,从卧室走到阳台,在很快地参观了各个卧室、看腻了阳台上的各种花草之后,就只是每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

渐渐地,我发现,每天午休前和晚饭后,父亲都会站在他卧室的窗子前向外张望。好像那里上演着精彩的故事:惊心动魄、百转千回。父亲的目光徜徉在窗外,踟蹰徘徊,留恋往返。

我很好奇,窗外有什么?

顺着父亲的目光望去,那里有垂柳、花池、青草。绿柳垂下的枝条轻抚着石阶,石阶之上是花池,花池里少许的月季花也已凋零,青草茂盛但不太平整,有些地方不知道为啥露着地皮。花池外,丝瓜藤爬在铁栏杆上,恣肆的开着黄花。

母亲说:看你爸,一直在向窗外看,白天看,晚上看,一天能看几十次,也不知道要看啥?

父亲就回答:窗外有风,可凉快了。

说这些时,已是夜晚了。我去阳台看看窗外,夜凉如水,天空中有星闪烁,对面楼房窗子里散出点点灯光。父亲是在看灯光亦或满天的星光?那里或许藏着父亲的一世沧桑?

有时下雨,关了窗,父亲便站在窗边看雨,看起来怪落寞的。

有时,父亲也拉着母亲去看一看,指指点点。偶尔听他们说,那片草长不出来了,夏天快过去了,可惜了……仿佛那里是他们的另一个世界!

我不禁黯然,如今,这窗子就是父亲与外界的唯一联系了。父亲也不止一次地说:“那片裸露着的地皮,再也长不出草来了……”言语之中有着无限的遗憾!

突然有一天,父亲兴奋地说:“花池里有一只猫,白色的,好像无家可归,但是还胖乎乎的……”

我想起来了,父亲说的是小区里的那只流浪猫,不知道何时,也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一只白猫,偶尔见它在垃圾桶上,许是找食物吃。渐渐地,有三两个孩子给它送东西吃,逗它玩。时值夏季,它也许就在花池里过夜的吧!现在,它竟然被站在高高六楼上的父亲发现了。

每天下午,那几个小孩子给猫喂食,父亲就站在窗前看他们。这仿佛成了他们的约定。“有时是剩菜,有时是火腿肠,还挺丰盛 ……”父亲说,“小孩子把食物放在花池边沿上,唤猫来吃,猫吃完了,就跑到孩子们面前,亲昵地用尾巴蹭蹭小孩子们的腿,随着孩子们的逗弄或上或下地跳!它仿佛有名字,听不清他们给它取的什么名字!”

窗外有了这只猫,父亲的日子好像生动了许多!每天定时观看,也成了固定的节目。偶尔有一天,猫没有来花池里,父亲会不停地唠叨:“那只猫呢?猫到哪里去了?”

渐渐地,父亲又发现了晚饭后小区里孩子们的嬉戏,热闹而有趣。父亲能说出每一个小家伙的特征:两个小男孩儿,八九岁模样。一个虎头虎脑,爱动爱跑,嗓门特别大;另一个瘦瘦的,爱骑滑板玩,不太爱说话;还有一个小女孩儿,梳着羊角辫,爱唱爱笑。“仨人每天晚上玩得可开心了。”父亲非常兴奋地给我们说。

每天晚上,只要是晴天,父亲都要等那几个小朋友回家后,才心满意足地上床休息。仿佛在孩子们的欢闹中结束自己一天的生活,是无限快乐的事情。

唉!谁能想到,一向爱动爱交际的父亲,现在却因行动不便,只能与隔窗的这些人、事相伴了!不过,父亲看起来很满足。

我想给父亲说,如果能下楼,前面拐角处还经常坐着一个耄耋老人,会给每一个下班回家的人热情地打招呼;再往前走几步,是公园,那里现在已是果实满枝头了……

可是,这一个暑假,父亲能做的只是看窗外的风景。雨天,就看一地水花,看孩子们跳水的小脚丫;夜里,就看满天繁星;晴天,看绿藤、看孩子们嬉戏。那里有生机、有温情、有欢乐,也许还有童年、故乡,一切都在窗外。小孩子、小白、花池、青藤装点了父亲的窗子,装点了父亲的每一个夏日。

不知道父亲还孤不孤独!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