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卷书香 一卷爱

七月七日,星星璀璨起来,传了千百年的爱情故事是否正在银河的上空上演?街上张灯结彩,还有焰火,像一张张笑脸在夜空升起。

岁月静好,天上人间。有情人的等待,在这一刻给了最令人心动的诠释。

我住在灯火深处,闭门而不出,内心另有一个小小的节日:若干年前的今天,我们相遇在青葱年华的校园,笑容比烟花还要灿烂。

掩卷书香,清凉的风替我一页一页翻动往事。

司机随笔的图片

读初中的年纪,我还是个假小子,你还是个小少年。隔排而坐,流行的明信片帮我们传递过节日的祝福。一句刚学的英语带着奇奇怪怪的的乡音,在我们的课桌上交换来交换去;一个鬼故事在书包里多次伪装,仍吓得有些表情变成雕塑。那时的我们,笑声爽朗,友情比书香还要纯洁。

后来同读师范的我们没有什么交集,但毕业前同到儿时母校去实习又再次相遇。我们骑着自行车模拟上班,你从河对岸风驰而来,我从长长的公路绕到街口出现。一个班级的语文、数学,还有体育、美术以及所有学科,我们勇敢地承接了下来。

面对真正的教材、真正的学生和指日而来的节日庆祝,我们一起备课,常常同步地抓耳挠腮。无助和求助的眼神,在我们对视的一刹那,掠过丝丝暖意。那是爱情吗?咸咸的书香里弥漫着偶尔心动的憧憬,像,也不像。

 

毕业是件记忆犹新的事情。我们返回师范校园分班联欢,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教室,我笑而不语。我们的纪念册上再次出现彼此的祝福语,那一长串一长串清秀的字符,是书香里的上上之品,养眼,悦心。那晶晶飞扬的少男少女的思绪,在青春的季节里漫空飞舞。只期能有个来日相聚,不欢不散。

终是见了,而且来得那么那么的自然。我们被分配在同一所山村校园里教书,实习的一幕幕即将每天重演。你笑了,嘴角的酒窝里旋着满盈盈的快乐;我也笑了,瞳眸里映出一个英俊的少年。

浪漫的夜里总有星星,月亮投个朦胧的纱衣甚是新奇,还有无数吟唱的小虫推波助兴。我们眺望银河,忽闪忽闪的星星,也许就是牛郎织女,点亮了那山尖最美丽的乡村爱情。

月光下飞扬着轻侬软语,夜雨滴答里眉眸读心。屋子内,缱绻小时光印刻着流金岁月。一盏灯光,两枚身影。阅读,或者备课、批改作业,一定是一起。字符跳动的节奏里,书香尽染温润,山村生活没有了清苦。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在晚饭后散步,而散步时总要买书,这个习惯延续了很久很久。

天天去爬盛山公园,是哪些年呢?老城在帮我回忆。我们牵着手,或者牵着孩子的手,走过长长的东河桥,穿过热闹的步行街和体育场,再横过人民路,常常在黄葛树下停留。那儿有个书摊,各种报刊杂志应有尽有,还有一些时下流行的小说和新版的书籍。

我们在那里或坐或站,慢吞吞地翻看几章精彩后,就从中挑选一本或几本心爱之物,悠悠然拐向盛山去。夜深了,我们兴致勃勃返回家,你总能先睹为快,一口气读完一本杂志,然后津津有味地透露精彩的华章。哗啦啦的书页扇动着迷香,我总是忙不迭地追赶着情节。

牵手,散步,逛书店,从老城延续到新城。我们途径的报刊亭从街道中心到公园角落,在越来越绕路的探寻中,最终,都迷失在浩渺的网络里。你,怅然若失;我,若失而怅然。

 

最忆几年前的书香重现。那是2017年我生病住院。你拿着几本杂志疾奔而来。我做了手术出来的那个夜晚,因为麻药将醒未醒,整夜都在折腾。你一边护理,一边侧躺在陪护床上对着我,把杂志上的好故事一个一个读给我听。

那夜,我恍恍惚惚听着一个个断断续续的故事,却没有记住一个完整的内容。只听得你洪亮的声音越来越沙哑,快天亮时还伴着咳嗽之声。那夜,我哭了,不是因为病痛的难受,而是因为你那执着的叨念。

整个夜晚,我被折腾得没有一丝力气,内心却写满平静。那是书香和你的唇语交融后,渗进我虚弱体内的浓浓情意催生出来的。你为我浇铸了一块柔而不软的盾牌,从此,我有了百毒不侵的护身符,有了战胜病魔的勇气。

 

今天,我在我小小的节日里久久回味,心里再度升起一股暖暖的流。一卷书香,一卷爱的小时光,它以七夕凄婉的爱情故事为背景,却只为我一人照亮。它是我永远的星辰,夜夜抵达内心的浩浩长空,晶亮而光芒。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