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在那场雨下过之后

是那场雨,把你挟持给我的。

在那场黄昏的淅淅沥沥的雨过后,还记得有一些明亮亮的月光,印在潮湿的地上,印在我们走过的路上。

在那些明亮亮的月光之后,你为我月下制作柚子茶,那是你一枚枚剥皮取肉捣碎,蜜制而成。我泡进透明的玻璃杯里,像面对盛开的一朵朵柚子花,不知道柚子是不是会开花,不想知道。我不忍把这些澄明的汁液喝进被烟酒熏染的龌蹉之胃。你短信嘱我,就是让我降糖养胃的。喝了柚子茶,带着花香和你的心香,沉入不再孤寂的梦乡。

在那些酸甜交织的柚子茶之后,我和你在一个孤岛上,在那里遇上了一片金灿灿的黄菊花,黄菊花是为你而开的吧,开得那么灿烂如霞。

我知道,黄菊花开了,就面临严寒的冬天。

黄菊花谢了,窗外的冷风一阵比一阵紧。那些盛开的黄菊花,何曾想到闪着寒光的秋风似刀子,正在一天天把她们从枝头剥落凋谢。

落花无语。流光无语。屏幕和键盘一样无语。只有我的手指在暗夜的灯下,敲打着,那些洒落一地的雨珠,那些月色,那些柚子茶,那些黄菊花,在灯影下变成黑蚂蚁大小的汉字,像极了从我心头跌落而下的泪滴,组合成我们曾经约会短暂相恋的那些零散的记忆……

今夜的你,还好吗?在你的画案前,绘画还是习字?是盘腿于沙发看书,或是陪儿子看电视?

我不知道此刻,你是否也像我一样在听一首歌,我听《黄菊花开了吗》,再听《山楂树》。也许你和我一样,在听音乐排遣寂廖的长夜。也许像我一样,面对一朵盛开的黄菊花嗅着野菊香,不愿她凋零枯萎在冬天,而黯然独自神伤?

我不知道此刻,你是否也坐在这沁凉如水的初冬夜幕里,哀叹晚秋的红楼为什么失落了绣球,让无所凭依的情感和梦幻在所仰望的星辰间忽隐忽现忽明忽暗?

许多的时候,我并不愿想你。泡上一杯灵岛云魁送我的灵山岛菊花茶,让那些与你有关的往事,活跃在杯子里,如杯中的菊花瓣一样轻轻地舒展开来。当黄菊花的清香,静静地弥漫了我的书房,依稀有你的声音、笑容,不时示现于眼前,萦绕在我耳边。这时,我想对你说,你的心情我已读懂。

今夜的你,即使不再有梦,即使你的梦中,不再有我,我也会在今夜化作一颗明亮的星星,高挂在你的窗外,向你闪烁我的痴情。月亮躲进了云层,惟有我的眼睛,划破幽幽暗暗的夜空。

我天天去走一趟城市花园中心的那个石拱小桥,倚在石栏上靠一靠。若是雨天,我不愿打伞,光着头沿我们最初走过的那条石板路走去,任僵硬的柳条在冷风里摇晃,直到我接到一个谈业务的电话,才会回头。走在和你初见的大道上,不愿碰上熟人,碰上熟人也装没看见,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愿静静地走我的路,追忆我们不经意的萍聚过程,回味路上你曾留下的气息,把它们走成故事,写入我的诗文。当我自己阅读的时候,我感受到别样的久违幸福与心痛的甜蜜。

黄菊花开了吗?摘一朵给我吧!你知道我从来都很喜欢,盛开的黄菊花。你是这样说,我也想给你承诺。等黄菊花开了,我一定会送给你一朵。

黄菊花开了,你已经走了。你是否还记得,记得在花开花开的时候,摘菊花给你(我)的承诺。黄菊花开了,我(你)背上行囊,就这样走天涯。

摘一朵菊花,最美的菊花,夹在给你(我)的信里。告诉你今天,今天的清晨,黄菊花开了。永恒的青春、永恒的承诺,菊花般开着……

这首动人而忧伤的歌,由男女声二重唱,据说是上世纪60年代初的一首情歌,遗憾那时我还未出生。直到深秋从灵山岛归来,才偶然第一次听。这明朗中带着忧伤,忧伤中含有明朗的旋律,听的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每听一次,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是的,黄菊花开了,我选择离开你。像秋天只是四季中的一个段落,像我只是你生命中的匆匆过客,我的逃避阻挡不了冬天,冬天在属于它的季节款款驾临。请相信,我一直还会记得你,记得曾经在网上偶遇的你,一个心直口快亦有几分善感多愁的女子。记得在花开、花开的时候,你给我的那么多爱的关怀。

黄菊花谢了,你还在哪里站着,心上的人还在思念,我的梦是醒还是不醒呢?我将依然沦陷在那一场雨中。在我选择离开你的那一刻,我知道已将一段美丽的花期错过。从此纵然我还有会飞的翅膀,也难以穿越这情天似海的世路坎坷。

今夜,我想告诉你,从相识到相爱,我们谁都没有错。也许只怪我们相遇的不是季节,我错过了春,也错过夏,正值秋已深深……

黄菊花未开时,你悄然闯进我的生活;黄菊花谢了,我只有把你当成最美的那一朵,夹进我曾经尘封的日记本里,作为一枚书签,夹进日记本的,还有属于我从此将埋葬在心海深处的那些和你美好的片断。

日渐寒彻的冬风里,我不想把对你的祝福放飞。对你思念的泪痕,只想挂在夏日的石拱桥头。黄菊花谢了,我悄然离你远了。我沿着雨水洗白的石板路,沿着菊花飘香的小岛,一次次去把你若即若离的影子追寻。

我难掌控的,不仅仅是我的命,我的运,我的情,我的梦,我的欢笑与泪水,就像这黄菊花的花瓣,不是被秋风带走,就是被秋水浸透。

黄菊花有开有谢,像我手指上的雨珠,像我掌心里的泪水,我不想凝成冰河,也不想泛滥出岫。

这是凌晨,匍匐在灯下我还没睡。这是2014年11月10日的凌晨三点,我所崇拜的偶像——一代日本电影巨星高仓健在大洋彼岸的东京走完了他的一生。他一生演过205部电影,83岁还在电影的路上行走。当奔走下一部作品的旅途,他病倒了,带着他犹如在生的安详笑容,匆匆羽化成仙,魂归天堂。

从此,那《远山的呼唤》,那《幸福的黄手帕》,那《追捕》,不会再有《千里走单骑》的人了。

我一时不知身在何处。四野是静静的荒原,风瑟瑟地刮着,那远山雪花树叶般不停的落下,覆盖了我的身躯我的心脏。

高仓健深植我心的,是他冷峻的面容和表演的天赋。同时,他身上有许多让我费解的东西。他一生只演电影,很少接演电视剧。他和我一样婚姻是失败的,一生结过一次婚,后来离异,从此没有再婚。1956年,高仓健相遇歌手江利智惠美,像所有热恋的男人和女人,他们很快坠入了爱河。这是高仓健的初恋,他非常痴情于江利智惠美。1959年2月16日,恰他28岁的生日,就在这一天,他与相爱三年的恋人结为了眷属。让人想不到的是,这对明星恋人也没能摆脱“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的世俗的咒语。迥异的家庭背景,繁琐的日常生活,有障碍的沟通交流,甜蜜的生活很快便出现了裂痕,彼此不断的相互伤害,在遭遇妻子流产和濑田住房被大火焚毁之后,双双俱疲,正式分居,夫妻关系名存实亡。1971年,历经十二载的风风雨雨之后,高仓健和江利智惠美走到了终点,以离婚而告终。此后的11年中,江利智惠美一直郁郁寡欢,离群索居地生活。1982年2月13日上午,江利智惠美僵硬的尸体在东京的公寓内被人发现,体检因酗酒引发大量呕吐,呕吐物堵塞喉咙窒息而死,死时她45岁。3天后,高仓健在她的娘家为前妻举行了葬礼,巧合的是这一天,既是高仓健51岁的生日,也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江利智惠美去世后,高仓健面色悲恸地久久伫立在她的遗像前。事后,有人把他们的离婚归咎于他的冷漠。1999年,高仓健在主演的电影《铁道员》里,用了江利智惠美的成名作《田纳西华尔兹》做背景音乐,预示着高仓健的内心里,仍饱含对前妻深深的爱。他说:“过去我们是有不和,但那短暂的瞬间,一支常新的曲子,一幅熟悉的景色,却令我感慨万千。”

高仓健的私生活一直是个谜。他与江利智惠美离婚时,正值盛年和他电影生涯的巅峰期,可此后他再未娶。一个寡居的男人,在圈内外也少有被传播的绯闻。他膝下无子,没有过多的近亲,前妻早已故,他死后的丧事,则由演艺公司帮助料理,遗体悄然火化。一个巨星的时代,就这样在怅然终结了。

《幸福的黄手绢》和《远山的呼唤》,我在多年前,从收音机里的《广播影院》听过,在小城影院的大屏幕上看过,在海尔的电视机上看过,还看过他的《追捕》、《野性的证明》、《铁道员》、《千里走单骑》等,印象都极深刻。前几年看一本书才知道,《幸福的黄手绢》取材于一首美国的乡村歌曲《老橡树上的黄丝带》。日本的情感电影和美国的乡村歌曲嫁接,让我甚为惊异。

司机随笔的图片

善于“拿来”的日本人,经高仓健个性化的诠释,就把一首美国的歌曲演绎成了日本本土的一个凄美的人生故事。

《纽约时报》在1971年10月14日刊登了一篇小说:长途车上,沉默不语的一个男子,经不住同车年轻游客的诘问,终于开了口。原来他从一家监狱刚出来,获释放前他给妻子写了一封信:如果她已另有归宿,他不责怪她;如果她还爱着他,愿意他回家,就在镇口的老橡树上系一根黄丝带。如果没有黄丝带,他就会随车而去,永远不会去打扰她……汽车快到镇口了,远远望去,镇口的老橡树上挂了几十上百条黄丝带,车上的乘客都为他大声欢呼。

早年,我就爱读西方的小说,对这首《老橡树上的黄丝带》印存于脑海:

我服刑已满,我就要回来。什么属于我,现在我才渐明白。如果你收到我的信,知道我将获释,你会知道怎么做。如果你还把我爱,如果你还爱,在老橡树上系条黄丝带。

我离开三年之久,你是否还把我爱?如果看不到,老橡树上的黄丝带,我将不下车。忘掉那过去,过错都归我,如果我看不到老橡树上的黄丝带。

司机先生,请你帮我看,因为我无法承受,要看到的黄丝带。我真的仍在狱里,她握着爱的钥匙,那就是在老橡树上系一条普通的黄丝带。请在老橡树上系条黄丝带。现在整个汽车在欢呼,我真不敢相信老橡树上系满了黄丝带。

高仓健的形象,影响了中国几代人,也包括我。我的爱情的失败,让我对他更敬爱。曾有人看了他的《幸福的黄手帕》写下诗,遗憾这两首诗都非我所写,抄在这里,以表达我对他离世的深深祭奠与已逝爱情的怀念。

幸福的黄手帕,一块巴掌大。写满星星月亮的故事,多少秘密都装得下。

幸福的黄手帕,不见他长大。绣满鲜艳的玫瑰花,多少甜蜜都装不下。

幸福的黄手帕啊,幸福的黄手帕,陪我走过花样年华。幸福的黄手帕啊,幸福的黄手帕,伴我走过春秋冬夏。

第二首是:

急匆匆分手的那个车站,那个初夏中午时光的小站。
你无意间为我擦汗,轻轻地轻轻地,用你的黄手绢。

那是你真爱的手绢,一方小小的黄手绢,一方柔柔的黄手绢。分手的一瞬间,你把黄手绢塞给了我,也把幸福填充到我的心间。

是幸福的黄手绢吗?在我的手中飘舞,做我的归途旅伴。是幸福的黄手绢吗?在我的枕边轻眠,睡梦中和我细语低喃。是幸福的黄手绢吗?是你的味道渗透到我的身边,让我忘不了那缠绵。

是幸福的黄手绢吗?是你在远山呼唤我,呼唤着我的脚步,走进你的身边。是幸福的黄手绢吗?我的幸福的黄手绢、黄手绢。

曾经在秦岭的南坡,那时我还年少,不知愁滋味,把《山楂树》唱给我的大山听。

上世纪50年代流行于俄罗斯的这首歌曲,我并不喜欢俄罗斯人的原唱版,先后听过关牧村唱,廖昌永唱,常石磊唱,更喜欢的是黑鸭子合唱组在电影《山楂树之恋》中的演唱:

歌声轻轻荡漾在黄昏的水面上,暮色中的工厂在远处闪着光。列车飞快地奔驰,车窗的灯火辉煌,山楂树下俩青年在把我盼望。哦那茂密的山楂树白花开满枝头,哦你可爱的山楂树为何要发愁?

当那嘹亮的汽笛声刚刚停息,我就沿着小路向树下走去。轻风吹拂不停,在茂密的山楂树下,吹乱了青年钳工和锻工的头发。哦那茂密的山楂树白花开满枝头,哦你可爱的山楂树为何要发愁?

白天在车间见面我们多亲密,可是晚上相会却沉默不语。夏天晚上的星星静瞧着他们俩,却不明白告诉我他俩谁可爱。哦那茂密的山楂树白花开满枝头,哦你可爱的山楂树为何要发愁。

他们谁更适合我的心愿?我却没法分辨我终日不安。他们勇敢和可爱呀全都一个样,亲爱的山楂树呀请你告诉我!哦最勇敢最可爱的到底是哪一个?哦我亲爱的山楂树请你告诉我。请你告诉我。

每听这支歌,我像临风站在那株山楂树下,守候我未知的爱情。我在小山村出生,那其貌不扬的西坪村的山楂树,熟悉的就像我的父老乡亲,也如我在茫茫的人海中,默默无闻。我后来到了城市里,脚底沾得还是那抖动不掉的泥土。我是谁,我就是来自三秦的一个游子,注定不是小说作者艾米笔下的《山楂树之恋》中的江南男子汉老三。

那么,我想到了你,你是那静秋吗?一定不是。静秋是那个爱情被禁锢、人性被打压的荒唐年代的一个悲剧。张艺谋想让静秋演绎一段唯美的爱情,我认为这并非就是个神话。

静秋和老三中间,始终隔着一层薄薄的膜。就像现在的我和你,中间隔着一段雷池。窗户可以捅破,人的脸皮岂容轻易被撕裂被割破。

我有时想,静秋的那层“膜”,是怎么保持下来的。她算不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空有发育成熟的身体,爱在脑子里却是一团浆糊。连她的知识分子妈妈,也用手指划拉秋静的鼻尖验证女儿是否还是处女?我想起《有话好好说》里李保田说的那句话:“别拿无知当个性。”换言之,能拿无知当纯情吗?

爱情的唯美,人世上存在吗?柳下恵愚弄的怕只是中国人。连天上的嫦娥也思凡,清代的山东大才女李清照也写下:纯情与性,非得矛盾地对立吗?纯情不在于有无性不性的行为,是内心的纯洁与善良,是爱神圣化的追求和信仰。费雯丽在《魂断蓝桥》里,塑造了一个站街的风尘沦落女,你能说她就不纯情?男女之间正常发生了性关系,就是不干净、不纯洁的人了吗?性行为是上帝赋予人的权力,是爱的行为,只要未违背法律,与道德和公共权力何涉。具有爱的能力的男女,若都不食人间烟火,那要上帝赐给你的爱的器官干什么?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爱就是水火之融合。爱了,就大胆的去爱,大胆的去做爱,爱意味着,要为此付出。付出多少,得到多少。

你是80后,出生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年代。你身上有静秋的纯真和青涩,更有当代女性的自由与开放。

任何年代,生存与发展都是男女造就的,爱情也就需要一定的“物”之体现,于是有了定情的“信物”,有了对等的“礼物”,体现爱的平等。爱之本身是一个谜,我相信这样一句话:“在爱情里,你未看到的永远比你看到的多得多。

你曾问过我:“人是会变的,万一你心变了呢?”这让我《山楂树之恋》所处的那个时代,人们恐惧于“万一政策变了呢”?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都知道这潜台词背后隐藏的是什么。这是国人的辛酸和悲苦,让人迷惘的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风云,导致对政策延续性和社会稳定性的极大怀疑。变或不变,相关的是每个个体不能自决的命运。上天堂或者下地狱,就在这“万一”之间。这“万一”如一枚枚钉子,深烙于心,是国之殇,民之殇,也是情之殇。

对你的“万一”我无法回答,会变还是不会变,只能因人而异。就像“色彩大师”张艺谋,在剧中把那棵普通的山楂树弄成了一种象征。从城里进村的静秋,初来咋到就听说了山楂树的故事,人们说山楂树原本开的白花,后来被烈士的鲜血染成了红花。静秋一直想知道,这棵山楂树到底开红花还是开白花,就像她和老三的爱情,直到老三要死了,她才想到献身以报。这里的红花与白花,是意识形态作怪的,最终成了鲜活生命的祭品,连同他们的爱,也是“伪君子”的祭品。

把老三的骨灰葬在见证他们唯美爱情的山楂树下,静秋的爱情就复活了吗?那场爱就是永恒的吗?过了不到30年,那棵山楂树因三峡库区的蓄水工程,被永远埋在了水下。老三死了,人为的唯美的爱情童话也就死了,随着山楂树的永久消逝,连渲染的《山楂树之恋》也一去不复返了。

我愿意陶醉在《山楂树》的歌里,却不愿意相信他们山楂树下的爱情,更不愿意像他们守护一段无知的爱情。

我宁愿以一种等待的姿势伫立在树下,那怕对狂风摇曳我的树影,也不要自己是殉葬品。我的青春我的生命是有限的。我盼我的手机,它随风响起风铃。手机响了,就会来了你的消息,一朵黄灿灿的菊花像山楂一样在我的心上绽放。多少次,你怕我酒后不起。我看到了上面一行跳动的字:黄菊花开了吗?

真想摘一朵给你。略带羞怯的趁势去牵住你的手。待我回眸,你早已消失不见,我傻傻地朝着你来的方向,低唤你的名字,却没有回声。泪无声的流下,汹涌无比,任我怎么也控制不住。

向你来的方向跑去,不顾一切,追寻你的踪迹,不知什么东西阻止了我前行的脚步,我磕磕碰碰地跌倒在地。

有一天,还有机会吗?用手指滑过你的鼻尖,你的黑发,你的酥胸,那一定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爱你,所以爱你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包括贫穷和富有,疾病和健康,你的过去,你的将来,都是我爱。直到,我不能爱你为止。

泪眼朦胧中,手碰到床头柜的棱角上,我感到一阵疼痛。

原是南柯一梦。你就那么毫无预见的走进我的梦里,让我夜半惊醒。

已经好久没有梦到你了,你想对我说什么呢?

那时节,我们的这个城市正值炎热,满城的灯红酒绿,红蓝粉橙。

我有意无意的给你电话短信,你有意无意的给我电话短信,或清晨或黄昏,看似问个平安,通个音信,再蠢的我,也知道我爱上你了,

并非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你面前,我不伟岸。
在我面前,你是帆船。

朝阳里,月光里,连流动的空气中,时常也有不经意间的眼神碰撞。偷望,总有我慌乱的心跳,你躲闪的眼神,我的心是奔马,你的心如鹿跳。

渐渐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把我缠绕。我不知道我该是树,还是那藤。我不愿我们谁做了藤,愿我们是并立的树。

你不是美若天仙,却是我倾心的那种清奇女子,你的黑发不是柳丝飘飘,你的衣着不是珠光宝气,却是我钟情的类型,素雅大方。

后来,你创造机会让我见识了你的父母,我才知道,你有一个强势的母亲,一个朴实的父亲,一个幸福的家庭,难怪你从那个多水的省城,选择了来这里就业。

光顾你的房间,推门见窗台上,正盛放着一盆菊花,黄黄的花蕊似光滑的绸缎。那时,我还不知道《黄菊花开了吗》这首歌,不然我会唱几句:“摘一朵给我吧!你知道我从来都很喜欢,盛开的黄菊花……”

可你像洞悉我的心思似的,轻轻地掐下了那朵正开的黄菊花,放在了我的手里。

那朵花,我一直夹在我的笔记本里,那本笔记本上写的全是关于你。

不是所有的感情,开花后都会结果的,就像这盆栽的黄菊花,有的开放,有的缄默。尘世中,有些感情注定是露水,逃不过距离的藩篱,与世俗的偏见,没有多少癞蛤蟆,可以吃上白马王子的天鹅肉,没有多少灰姑娘,可以是童话里的白雪公主。

我不是不自信,也不是我自卑,面对你,我必须把我低到尘埃里。

我没有更好的选择,只有选择离开,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我的离开,才能更好地把这段美好的感情留存,让它纯洁如花,至美至真。

我的天空有了阴霾,你的日子有了失落。

不是没有疼痛的,那无数个难捱的日子,我如嚼蜡般的慢慢咀嚼着我的选择,终是忍住,不去再惹你的相思。与其把你撕裂,不如我一人承受,我不想在你我之间发生真正的烈痕,我宁愿用离开,留住这美好的缘分。

从此,我爱上了菊花,爱黄色的小花。也爱上了茉莉花、菊花茶,沏一杯捧在手心,想那些与你有关的往事,看往事在杯子中如菊花瓣,浓浓淡淡,深深浅浅。

当菊花或茉莉的清香渐渐弥漫我,记忆这东西便沿着菊花芬芳的道路,追寻你在另一方的模糊的影子。

夕阳落坡,天地暮霭。时光流逝,潮起潮落。我不在暮色里,我在春水里,你的身影就不模糊。长夜的梦再忆想往昔,那纯洁如黄菊花的情愫,会一直一直的开在我心底,醇香无比。
每一季,黄菊花开了我都会祝福你,每一季黄菊花谢了,我都会失落长长的日子。
星星闪烁在天际,我在尘世做一颗黄菊花,不期然就开进你的梦里呢?

“黄菊花开了吗?”梦一样的时光里我问自己。

“黄菊花不是开了吗?我送你花儿了呀!”

这是雪后吗?空气很清馨,我又想起了你。想起你的黄菊花般脸,你的脸就像一个添香的红袖,倒映在那清明的上河里。我忍不住把我相思的小舟,推进你黑夜的流波里,融化在我轻敲键盘的柔指里。

黄菊花盛开的太晚了!若是开在任我描画的春天里,我会,在春雨里,在春风里,和你疯狂在春天播种的,孕育在夏天开放的黄菊花。那么,我们的黄菊花还会惧怕冬天的凋谢么。

是否疯狂一回,就会受孕一朵黄菊花呢?若我有疯狂的资格,我将疯狂一千次,一万次,让黄菊花完全是我们的世界。我这样的想,不全是莫名其妙的,也不都是荒诞不经的。

此时的你,也许已沉睡梦乡。或许你的梦魇里,没有黄色的,黄得灿烂的,开满世界的黄菊花。

三四月,在我老家陕南的三四月间,桃花梨花杏花都开了,尽情怒放。那满山遍野开放的,是红灿灿的霞,雪白白的花,红的妖艳,白的玉洁。那是一树树的惊鸿,不是一片片的鸿毛,那一眸红白相间,如你的眼,对你这样的女人,必须献上洁白的花头巾,喝下香甜的黑米酒。

在我的陕南,陕南的三四月间,油菜花也黄了。那一畴畴,一坡坡的黄哟!似你穿过风的发,风一吹过,花香微微。

陕南的油菜花年年在四月开,驻在我心之花园的黄菊花还会开吗?

曾想对你说:“油菜花黄的时候,带你去岭南看我汉中盆地的油菜花!”

还不等我说出口,黄菊花就谢了。“你还会去我的陕南吗?”此时,我想这样问你。

忘了告诉你,那一天我想起了紫藤花,也想念黄藤花开放的模样。不待我告诉你,紫藤花、黄藤花、粉藤花都已经开过了。

在黄藤花开的时候,紫藤花不经意在我还没赶到的时候就绽放了。

佛家人说,紫藤花是佛陀转世,是上天馈赠人间的最美礼物。这让我想起,曾经儿时在槐花欲开的春风拂面的日子,我站在老家祖屋的槐树下,等待一树的槐花开。静听远处传来,村人出坡高嗓子吆喝的《槐花几时开》。

难道你,就是那时,我梦寐以求的槐花吗?

黄菊花开了,我的槐花姑娘就回来了。

黄菊花开了,我的爱情就像柿子熟了。

笑嫣若花,人淡若菊。你是我上世轮回的女人花。

可黄菊花被人摘走了。

我已追不回你来了。

我仍然爱你,心永远不会变。

我等不了你一千零一夜,但我会在心里爱你一辈子。

也许像陈奕迅唱的《十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