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救(小小说)

水泉的韩国义先生用20年的积蓄,于昨天,买回一辆崭新洁白的高速国五农用车,一家人别提有多高兴!开车门,关车门,不敢用力太大,害怕把车的锁孔油漆碰掉怎么办?小心翼翼地上车,小心翼翼地开车门,把车看得比家庭成员还要重。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不重要,不行呀,家里仅有的七万元,全部拿来买了车。就在昨天买回新车的今天早上,一位客户打来电话拉煤,韩国义果断地说:“等磨合好了,给您拉”。

 

冬天的天气黑得早,韩国义的妻子,早早地配好叶叶果果,丝丝片片的火锅佐料,全家通过20年的省吃俭用,终于把柴油三轮车,换成高速国五车。天还没有黑,家庭火锅宴,就在狂风乱舞的飞雪中,拉开帷幕。

 

韩国义的妻子说:“天气预报从今天夜间,将会迎来大雪降温,这不,天还没有黑,雪就开始了,公路上听不见车”。韩国义住在水泉桥的公路边上,车快车慢,车多车少,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下雪的夜,国道不通车。

 

正在这时,韩国义接到距他30公里远的靖煤红湾半山腰的救助电话,是他朋友老李打来的,装了一车煤,车坏半坡。

 

飞扬的雪,吼啸的风,漆黑的夜,老李把第一个电话,打给韩国义,请求他在雪夜的红湾山道,帮他回家。

 

放下电话,带上防滑链,带了一盒热饭,韩国义启动昨天买的新车,向困在雪夜中的老李,慢慢走来。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