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左邻右舍

前段时间,突然知道老家三嫂去世的消息,感到震惊,更感到难过。三嫂今年65岁,在老家是我家的西邻。老妈今年想老家的人了,就回去了一趟。那几天就住在三嫂家。老妈本来还想专门去三嫂那里一趟。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行,结果就传来了三嫂去世的消息。转眼间,阴阳相隔。老妈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司机随笔的图片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父母为了改变找房子住的情况,咬紧牙关,东拆西借,在村子东南建了三间石头房子。当时房子上的木团被人偷了,老爸又找的。当时的建筑队说我家和杨家桥一家的木团最差。当时也是无奈的事情。

当时我们那条街只有三家。我家、西邻三嫂家和东邻大叔家。三嫂家跟我家是近房,三哥跟我父亲又在一块儿教书,两家走的很近。东邻大叔家,虽然房份儿不近,大叔也不教书。但是大叔是淳朴的庄稼人,时间长了,关系也非常融洽。

三嫂家两个孩子,大叔家两个孩子,我家也是我兄弟两个。三嫂家的老大新华是男孩,比我大一天。我们一块儿长大,一起上学。老二是女孩儿。大叔家的老大老二都是男孩。老大大军比我小一岁,从小喊我哥哥,我喊他大弟弟。现在四十多了,还是如此。因为三嫂家的老二要的早,没赶上计划生育没有挨罚。我弟弟和大叔家的老二炎炎就挨罚了。开始几年没有承包地,每年得交社会抚养费。记得我弟弟都上初三了,还交社会抚养费呢。当时气得我弟弟不行。

当时村里没有多少副业,也没地方去打工。山村缺水,加上山地贫瘠,基本上不种小麦和玉米,更别说种菜了。就是春天耕地,种花生,栽地瓜,夏天锄地翻地瓜秧,秋天刨花生刨地瓜,擦地瓜片。农闲的时候,除了做饭、喂猪喂鸡,就没有多少事儿了。平时大家就是串串门,喝茶聊天。当时大门上吃饭,或者开开后门,光着膀子,端着碗,一样跟邻居大声唠嗑。一个同事,也经历这样的情景,他恋恋不忘呢!(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