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雨疏风骤

“后来那沙沙声再作弄我,我也不去搭理,毕竟模糊的黑夜里它到底是占了上风的。”

司机随笔的图片

据说台风“烟花”靠近河南,将带来两天大暴雨。于是商场超市学校各大单位都成立小组派人值班,警惕成度拉满,老爸昨晚就值了个夜班。

大风骤起,从昨天下午开始猛烈地刮,感觉没有片刻安宁。疾速的大风掀起树的狂舞,巨大的风声交杂着树与叶的惊骇之声,有墙倾樟摧般的声势,好像下一秒再坚韧的树也要被折倒。

天色极速阴沉,却是只有大风。伴着黑夜渐浓,窗外的一切都隐匿在深沉的墨色里没了边缘,不再清晰,以至于分不清那浩大的沙沙声究竟是突然的的声还是阵阵风声,一次次被混淆。后来那沙沙声再作弄我,我也不去搭理,毕竟模糊的黑夜里它到底是占了上风的。

雨直到关灯睡觉都没下,妹妹非要跟我挤一个床,刚开始都没睡着,都没觉得冷,可哪想到 半夜会频频醒来,被冻醒,还要给她盖被子。

这样的风,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大窗户使我屋每到刮风下雨都比其他屋凉快许多。整个家都睡了,我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边,因为我好像听到了风里夹杂的不绝的雨声,是比风更立体的冲击一切的声音。

窗外一片清凉,依旧是夜里的静,不用看也知道,迎面吹来雨的味道。雨下的不算特别大,我安心地睡了。

早晨被冻醒,周身置于冷气中,被子薄薄一层,将凉凉的双臂缩进被子,还是难挡逼人的寒气,真是清凉过头的凉风!一骨碌下床慌忙穿上外套。客厅凉风习习,有了入秋的感觉,雨后的空气直往身上扑,外面是一片湿润有风的微冷阴天,是雨疏风骤后的清新夏天。

窗玻璃上挂着密密麻麻晶莹的水滴,没有再移动,只是在等待化为水汽融入宁静的云层。

雨确实停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