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陡城砂河

散文《陡城砂河》,我会写到许多年以前的一位洗衣女。她的没有受到尘世污染的双眸,给我留下了的无限美的暇思,这是活在陡城妇女的清澈。还有我的妻子从生命如水的陡城回来……这些片段,这些细节,这些人物,这条古老的陡城河,为我提供了源源不断地创作灵感。明天,我会把陡城砂河,一气呵成,洋洋洒洒两千字。红尘滚滚、车嚣辚辚。纸醉金迷、利欲熏心,人们很难保持平淡如水,清纯如茗的静美和激动。这是我写陡城砂河的原因。今晚,找到她的第一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和陡城砂河,有着心泉叮咚,妙不可言的佳境。

 

10年以前,拉煤,我从平川109线靠近新墩砂河里的陡城砂河,到过陡城。那年的陡城砂河,只有一条乡村便道,砂河充满了开天辟地的原始风貌。一条小溪从对面古城墙的脚下,汨汨流出。续而,一股两股无数股的小溪从石缝里流出,汇成波光粼粼的陡城河。陡城村民一年四季,百年四季,用砂河,这条月光似的河水,去淘米、去洗菜、去做饭。一年四季,百年四季,陡城村民站在欢乐的小河上,去饮畜、去浇菜、去灌耕,多余的水,又从沙石上流过,流到8公里外的黄河。大海告诉你:这是陡城砂河里的甘泉水。

 

 

最近去过一趟陡城砂河。水,还是原来的水,甘甜可口。有好几眼泉水是从沙石的红柳丛中冒着气泡冲出沙土,汇成陡城河。

 

陡城城墙,陡城明月与陡城砂河沙石上的叶茎形成水从地心来的陡城河。

 

今年春天,平川政府出台治理陡城砂河的利民步骤,陡城砂河一改往日的自然属性。从平川109线路口起步,密植松柏杨槐,栽种奇花异草。我从国道拐入陡城路口,楼牌,彷古城墙,烽台炮楼,铁马金戈式的弯弓射箭立于陡城路口,抚今追昔,探古寻幽。

 

 

这便是改造后的陡城砂河,既有大漠落日的苍茫,又有烟波钓徒的闲适。

 

最美的地方,就有我的妻子,最清的溪水边,也有我的妻子,最困难的时刻,还有我的妻。上述三个之最,诠释妻子是这个星球上最有资格说出善良的女人。活在平川的水泉镇,距离陡城不远。

 

 

她知道我休息,早早地为我准备早餐。清晨的梦,感觉右胳膊的小臂弯处,有股麻麻的药味?是她看见我的右小臂出了几粒湿疹,为我涂抹三明市南洋生物科技生产的“舒极膏”,帮我治疗。

 

抬头,看见如33年前第一眼看到的妻子:相等。今天的妻子,堪比33年前更加年轻。风霜雨雪,使得妻子格外柔媚明艳,舒展从容。

 

前10天的早晨,我得出车靖煤井口,妻说她想陡城砂河,听说焕然一新的陡城庙会开了。我说好!注意安全。

 

 

那一天,我给我的邻居送了一趟煤。下午三时进门,坐在书房学习,听见厨房里带有波浪喧哗的音乐。寻声进去,妻子正用手机观看她在陡城砂河瀑布青石上翩翩起舞的视频。峡谷水雾,罩住城墙烟树,妻子灿烂地踏浪而行,奔向真实的自己,挣脱世俗的枷锁。

 

我的妻子活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但她永远没有世俗杂念,永远的“清水出芙蓉”,这些画面,都是来自陡城砂河。因此,我写陡城砂河的“曲水流觞,一觞一咏,畅叙幽情,信可乐也”。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