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没有那么大的被减数,你别劝我做减法

进了夏天,几乎没有写什么东西,几乎要荒掉了。想到“荒掉”,那种感觉就像是少年时在乡镇上读初中的学校操场,暑假的操场会在雨水的滋润下长满了荒草,九月一开学第一件事儿就是全校师生声势浩大地除草,放眼望去厕所外,跑道边,荒草碧连天……当然这是二十几年前的情形了,如今故乡世道变迁,旧日的记忆留在了久远的过去,如今越来越多的乡镇上的人跑到城里去奔波忙碌,越来越多的城里人跑到乡镇上去清闲快活,然后各自跟各自说着各自的不容易,各自背着各自追逐着各自的小幸福。

“中年”这个话题很有意思,最近几年一直都在谈论,经久不衰,前些年是说“油腻”,这几年是说“不易”。在我看来中年人最是矫情,真让他们回去做少年,他们不舍;真让他们前去做老年,他们不愿。从概率论和数理统计的角度来看,生活从来没有专门捶中年人,每个年纪挨每个年纪的捶,只不过是中年人,捶得密度大了些。

我很讨厌一些鸡汤告诉大家的一句话,叫做:生活,你要懂得做减法。

你没有见过一个中年人的日常生活,你不知道他的每一份忙碌和辛苦都没法做减法,如果他做了减法,老板可能对他做除法,生活可能给他做加法,命运可能对他做乘法。

我写过一篇文章:那些所谓豁达的人,一生至少爽过一次……

比起那些教给年轻人或中年人生活里要做减法,对生活要豁达的道理来,我还是希望他们的人生真的至少应该爽过一次,精彩过一次,奋斗过一次,夺目过一次。

当你没有一个比较大的被减数的时候,真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在当今的社会,在中年的年纪敢于做减法。

趁着能奋斗地动的年纪还是要努力加油,不要在极穷的年纪谈极简,不要在屌丝的年纪谈佛系,不要在随份子的年纪谈随缘。

前辈特别爱说一句话:“不要那么拼,没有了健康,再成功又有什么用?”

司机随笔的图片

乍一听,真对啊,没有毛病,深深的爱,满满的关怀。

 

但仔细一想:不太对啊,人生的命运是个函数,但它不是健康与成功的两元方程。并不是你少一分拼搏就多一分健康,怕的是特别不努力还特别不健康。

当你的被减数还很小的时候,不要学着去做减法,你没有什么好减的,你要努力增加你的被减数。

这个社会很危险,到处都是除法,被除掉了你就是个商,在宇宙里你就是个熵。说直白点:熵就是炮灰的意思。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